人生

每一段人生都是珍珠

时间: 2016-01-01

  因为急性心肌梗塞,我住进了医院,幸亏抢救及时,才得以顺利出院。
  
  在医院这段时间,我似乎看透了人生的一切。邻床刚刚还有说有笑的老人,不久就没了。前几天还从门口打饭经过的阿姨,却听说已走了一天多了。原来,生命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
  
  躺在病床上,尽管我心潮澎湃,但我依然努力平静下来,既然生命如此这般,何不坦然面对。心一静下来,很多往事就纷纷涌进脑海,人也一下子变得轻松多了。我想了很多,想到自己四十年来走过的每一段路程。最后,我又想,如果我也像他们一样就这样匆匆地走了,走到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我会给社会、家庭留下些什么?有哪些事可圈可点?有哪些事让我引以为荣?思来想去,我这几十年,失去的实在太多太多,留下的实在太少太少,如果用四个字概括,只能是“不堪回首”了。
  
  也许是教师兼作家的弟弟看透了我的心思。一天他来看我,抱来了好多本杂志,让我打发病房难熬的时光。几天后,他看我翻完了大半的杂志,便试着对我说:“大哥,从今以后,你有的是时间,看能不能写点东西,在杂志上发表发表?”
  
  “就我这点水平,哪能写文章?”我还算知道自己的斤两。
  
  “你一定行的。”他说得很坚定。
  
  接着,他就对满腹疑惑的我开始摆事实讲道理。他说河北邯郸一个女笔友,也是40岁开始写文章,第一年就发表五六百篇,赚了一万多块钱的稿费。他还说福州一个初中生,靠写文章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他还说河南一个瘫痪在床的理科大学生,靠嘴巴咬筷子敲键盘写文章。他还说河南一个40多岁的打工仔一边打工一边写书,写出《守望的女人》还被拍成了电视剧。他还说湖北一个身体有障碍的乞丐,因为写出自传而找到了美丽的妻子……他说了很多很多,他用平静的语气说尽了在我看来有点天方夜谭的文坛故事。
  
  待他走后,我认真咀嚼弟弟的话。是的,他是一个真诚的人,他之所以跟我说起这些,无非是要告诉我,我也可以靠自己的大脑和双手书写一段在别人看来有点不可思议的传奇,而这对于我与弟弟来说,却不过像日出和日落一样平淡无奇。
  
  尽管如此,我还是担心那被我荒废的几十个春秋,实在没有什么精彩可以陈述。我对弟弟说起我的担心,不料他却说道:“每一段人生都是珍珠,只要你能把它拾起来,串成串,就能做成一只价值连城的珍珠项链。”
  
  每一段人生都是珍珠!
  
  是啊,这看似深奥的话语里,包含的却是极为朴素的道理。你荒废掉的岁月,串起来,能给迷路的年轻人以警醒;你留下辉煌的足印,串起来,能给奋进中的人们送去鼓励。
  
  想通了这一层,我尝试着拿起丢下20多年的笔,把散落在人生路途上散乱的珍珠一粒粒捡起来,串成串。尽管一开始有些艰难,可几个月下来,我的文章竟然真的见诸报端。捧读那些我写出的文字,那些曾经一度被我放弃的珍珠,真让人感慨万端,没想到它们在尘封了几十年后,还会散发出如此迷人的光泽。
  
  今年,已过不惑之年的我,正在让这颗曾经浮躁的心静下来。因为我已真正明白,每一段人生都是珍珠。要让自己串起的那一串项链更加迷人,我必须,从现在起,走好脚下的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