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高贵的友情

时间: 2016-03-26

  我们平日总把“朋友”挂在嘴边,朋者,相聚之谓;友者,相知之称。相聚,所以相亲;相知,所以相有。朋友如醇酒,味浓而易醉;朋友如秋雨,细腻而满怀诗意。朋友把关怀放在心里,把关注藏在眼底;朋友未必常常联系,但却不会忘记。“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朋友真要细分,有许多种,张潮在《幽梦影》中曾经说过:“上元须酌豪友,端午须酌丽友,七夕须酌韵友,中秋须酌淡友,重九须酌逸友。”这段话的意思其实是在说,每一个时节,每一种心境,都需不同的朋友相伴。和渊博的朋友对谈,如同阅读一本好书,留下的是荡气回肠的回忆;与风雅的朋友相聚,如同欣赏名人的诗文,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收获;与幽默的朋友聊天,如同通读一部传奇小说,收获了难以忘怀的精彩。
  
  友情如沙,握得越紧,它流失得越发匆匆。真正醇厚的友情,不必握得很紧,却自始至终一如既往。我们总说“经营友情”,须知真正的经营,不需用策,只需用心;不需用心,只需用情。
  
  世人交友,纷繁复杂。很多时候我们发现,主导友情的其实并不是情谊本身,而是其中的杂质。人们将钱财和色相掺入友情之中,这样的交往常常不可靠。随着财富、权力、美色的消逝,友情也往往不知所终。正如古人所说的:“以财交者,财尽则交绝;以色交者,华落而爱渝。”
  
  东晋王徽之在山阴隐居,一夜正逢大雪,忽忆起身在外地的好友戴安道,于是不顾下雪的深夜,兴冲冲地乘小船前去拜访。船行了一夜,刚到戴家门前,王徽之却又转身返回。别人问他为什么,他只说:“我本来是乘着兴致前往,兴致已尽,自然返回,为何一定要见他呢?”
  
  东晋政治家温峤年轻时,好和闲人玩骰子赌博,经常输得一塌糊涂,无法脱身。有一次,他输得很惨,连家都回不去了,就在赌屋大叫他的好朋友庾亮(东晋外戚,太子妃的哥哥):“你赶紧来赎我呀!”庾亮也不多说,马上给他送去赎金,温峤这才得以脱身。这样的事屡屡发生,而庾亮每次都如救星般从天而降。
  
  朋友要放在心上,却也少不了常来常往的互动。如今世界,城市越来越大,交往越来越少。“君子之交淡如水”渐成人们自我安慰的理由。殊不知,友情就像牛奶,挤得太勤,很快就无奶可挤;挤得太少,难免牛怒奶酸。一段深厚的友情,既需要别无所求的清高,也少不了你来我往的热络。
  
  美国诗人赫巴德曾说:“一个不是我们有所求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发自内心的彼此关切与相互理解,才是最高贵的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