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少年十五二十时

时间: 2018-02-06

  当韦利还不到十七岁的时候,就决定要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母亲使出浑身解数,想使韦利打消这个念头。但到最后,她还是无可奈何地在服役许可书上签了字。
  
  完成了军训之后,韦利得知自己将要派往位于菲律宾的苏碧湾海军基地服役。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去这么远的地方。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间,韦利已来了菲律宾快两年了。一天,他的少校长官传召他到长官办公室。在韦利的印象中,他是个不错的人,能为部下设想。
  
  少校正在阅读文件。韦利的神色有点紧张,站在办公桌前等候问话。
  
  过了一会儿,少校抬起头来说:“军士,为甚么你半年多没给母亲写信了?”
  
  韦利感到膝盖有些发软。半年多?有这么长的时间吗?韦利暗自寻思。
  
  “我没有多少话可写啊,长官。”
  
  少校看着韦利,知道这只是个借口罢了。真实的情况是,他们这些年轻的海军士兵一有空闲就尽情玩乐,把其它的事情统统拋诸脑后。
  
  少校告诉韦利,他的母亲透过美国红十字会,费尽周折才和韦利的上级联系上,诉说儿子很久没有写信的情况。然后他问韦利:“你看见那桌子了吗,军士?”
  
  “是的,长官。”
  
  “拉开最上面的抽屉,里面有纸和笔。然后,坐下来,给你母亲写封问候信。”
  
  “是,长官。”
  
  韦利写完一封简短的信,又站在少校的面前,听候指示。
  
  “军士,我现在命令你:以后每周至少给你母亲写一封信!明白了吗?”
  
  在这以后的军旅生活里,韦利一直执行着上级给他的这个命令。
  
  三十五年后,母亲已是白发苍苍,精神状况也每况愈下,以致韦利不得不送她去康复医院疗养。
  
  当韦利回家整理她的东西时,发现有一个杉木匣子。
  
  打开一看,在匣子的底层,是一札用鲜艳的红丝带系起来的信。这些信,都是韦利当年从菲律宾写给母亲的。
  
  那个下午,韦利就坐在母亲房间的地板上,认真地读每一封信。读着读着,他禁不住流下泪来。
  
  到了此刻,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年少无知曾给母亲带来多深刻的忧伤。她望眼欲穿,他却音讯全无。及后,她用心珍藏着他写的每一封信,却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在长官“命令”下给她写信的。
  
  如今,韦利恍然大悟,母亲却已垂垂老矣。
  
  现在,韦利再也不需要一个指挥官在他面前发号施令,命令他要经常给自己所关爱的人写信了。
  
  韦利要在历经人世间的沧桑后,才终于明白:母爱是永恒的守望,永恒的眷爱,那是人间最弥足珍贵的财富。
  
  你又是否已经明白了?
  
  现在心里能好好保管着这份财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