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奔跑的人生

时间: 2018-02-09

  1
  
  认识夏荷,是因为书。我爱看书,爱买书,有时在网上浏览,发现一本好书就赶紧拍下。过不了几天,就会接到电话,通知到写字楼下去拿书。这事儿虽然经常发生,可我和那些快递员也没怎么搭上话,因为他们更换得太频繁了,都没怎么留下印象。
  
  直到有一次,我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她就是夏荷。我开玩笑地说:“再不会换人了吧!”夏荷胖胖的,笑起来蛮有喜气。她说:“董先生,不会的,您就放心吧,今后就我来送货。”原来,那些走马灯似的男快递员忍受不了这种跑来跑去的工作,更重要的是,没多少收入,所以干不了多久就走人。夏荷说,我一个女人怕什么,无非就是吃点儿苦呗。
  
  那份知足,让她看上去挺幸福的。有时候,我买的书一次就是一大摞,付款的时候,往往有一些零头,比如一两元钱啦,还有几角钱啦,挺不方便的。有一次,我随口说了句:“干脆把这个零头给抹掉吧,我都买了这么多东西了。”
  
  听了这话,夏荷一愣,面有难色,少顷,她爽快地说:“行,就依你的吧!”其实,我只是说说而已,并不是在乎这点儿零钱的。没想到,她还真的给抹掉了,比那些男快递员还干脆。
  
  2
  
  渐渐的,我和夏荷熟悉起来了。她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也不叫董先生了,她说那样称呼真别扭。往往是,电话接通后,她直接说:“楼下来,拿书。”有时,周六、周日也会接到她的电话,她说:“你的书刚刚到,要是不急的话,周一送到单位去行不?”这真的是很负责了,她太懂读书人的心了,书一日没到手,心里就像猫挠一样,有了这话,也就舒坦了。
  
  一个雨天,夏荷仍然来到了写字楼下。待我下楼时,只见夏荷穿了一件雨衣,躲在路旁的树下,帽檐上的雨水一滴一滴地往她脸上淌。见到我,她把手伸进雨衣,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小包书。
  
  我歉意地说:“真不好意思,我订的是一大包书,可网店给分拆发货了,又得让你多跑一趟。”没想到,夏荷却很得意,说:“你这是在帮我呢。”原来,他们快递员并不是按重量收费,而是一个包裹从快递公司收取两元的佣金。才两元钱?我不禁有些愧疚,以前总是抹掉了零头,岂不是让她白忙一气?但她却从来就没什么怨言。
  
  这次,付款时,我说:“凑整数吧,零头不用给我了。”夏荷眨巴着眼睛,说:“这怕是不大好吧!”我说,以后咱们四舍五入,都凑整数,这样简单些。夏荷这才嘿嘿直乐,不置可否的样子,随后骑上了那辆摩托,又奔向了雨中的下一个地方。
  
  3
  
  自那后,我网购书时,都是一本、两本书的下订单。每次下订单时,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夏荷的那张笑脸,黝黑的,泛着阳光的色彩。夏荷像是明白了我的心思,每次送货时,她总是笑眯眯的,也不多说什么。
  
  夏荷说,她的人生其实总是在奔跑。先是骑了一辆两轮摩托车,后来业务量大了,又换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往往是在这个地方交货时,电话已经打到了下一个主顾,就这样一直连轴转动。
  
  有一日,夏荷给我打来电话,说:“你能不能到我这儿来拿一下书?”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按着她给的地址就找去了。那是一个临街的门脸房,旧旧的红砖墙,两根竹竿支起了一个遮阳篷。屋内,只见夏荷半靠在躺椅上,一只脚打上了石膏,横在了门前。原来,夏荷送货时,发生了一点儿意,脚摔坏了。夏荷歉意地说:“这是咱俩熟,所以叫你自己来取货,不好意思!”她的脚边,儿子在满地爬。她说,老公在四处打工,没多少收入,自己也不好闲着,多多少少总能赚点钱贴补家用。现在钱不好赚,快递公司连电话费也不给。唉,赚的都是几个辛苦钱。
  
  夏荷说,你看看我,三十来岁的人,风里来雨里去的,搞得像个五十岁的老婆婆样,但生活总得往好处奔不是?我就是这奔跑忙碌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