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感恩的“黄扶”

时间: 2018-02-11

  “黄扶”是一个笔名,这与两个黄姓人有关。
  
  人都会遇到“窄门槛”,无论你将来成为平凡人还是伟人。他出身贫寒,但非常努力,1912年,17岁的他便在宜兴老家的女子初级师范学校任图画教员,此时,他并没忘记做一名画家的理想,教课之余,刻苦作画,以不断提高画技。
  
  然而,厄运却死死纠缠着他,1915年,结发的乡村妻子病故,儿子劫生也终未逃过一劫,不幸患天花病夭折。一年之间,他还失去从小就开始教他诗文、书画,最为亲近的父亲。一个接着一个地打击让他痛不欲生,他就像一只无枝可栖的孤独的鸿,于悲痛中他改了名字。
  
  为了远离让他悲痛的环境,这一年,他来到上海。欲找到一份工作赖以度日,也好实现自己的梦,可他依然四处碰壁。正在他每天饥肠辘辘四处奔波时,幸运地遇到了商务印刷馆发行所的黄警顽。
  
  在和他一番交谈后,黄警顽认这个小伙子挺不错。当听他说经熟人介绍,要到商务印刷馆找《小说月报》的主编恽铁樵时,黄警顽连忙给他打电话。在和恽铁樵见过面后,他再次来到黄警顽面前,面露喜色,说:“感谢你的帮忙!恽先生说,我的人物画得比别人好,让我为教科书画插图,我看这事十之七八能成。”
  
  可是,过了几天,他又一次来到黄警顽发行所的店堂,如同被霜打了的白菜一样,满脸的沮丧与憔悴,他非常难受地对黄警顽说:“情况有变,做插画的另有人选。我无颜见江东父老!在上海,我举目无亲,只有你这个朋友,永别了!”说完,他转过身,脚步沉重,踉踉跄跄地离去。
  
  黄警顽最初对他的话并没介意,后来仔细一想:“糟了!他不会去自杀吧?一定要阻止他做糊涂事!”黄警顽估计他去了外滩,救人要紧,连假也没来得及请,匆忙追了出去。在外滩上,黄警顽焦急地找了一会儿,才在新关码头附近找到了他。只见他两眼空洞,正在码头上不安地来回走着,连黄警顽走到他的身边,也没能察觉。
  
  这时,黄警顽一把拉住他的手腕说:“你想干什么?书呆子!”他定了定神,见到是朋友黄警顽,失声号啕大哭起来,黄警顽也感到伤心,抱着他的头一同痛哭起来,招致许多人过来围观。
  
  黄警顽好一阵劝慰,他的头脑总算清醒过来,听了黄警顽的话,两人一起到发行所。在路上,他告诉黄警顽,因欠下旅馆四天的房钱,已经没地方容身了。黄警顽说,只要有我睡的地方,就不会让你睡在露天里。
  
  由于黄警顽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在单位人缘不错,经与同住一个房间的同事以及和门房商量后,黄警顽与他一同挤在一张单人床上,盖一条薄被子。至于吃饭问题,黄警顽每天给他一角钱。黄警顽还对他说:“每天你就到店堂看书,工作上的事我再来给你想办法。”以后他就每天到店堂看美术书籍,也翻阅翻译小说。他就是由徐寿康改名的徐悲鸿。
  
  几天后,黄警顽为徐悲鸿打听到一位宜兴同乡,这位同乡让他画一副画送过去,说也许对他找工作有帮助。他的画刚好被一位叫黄震之的书画收藏家看见,黄震之十分欣赏他的才华,见他正遇到难处,便把一间棋牌室借给他作画,这无异于雪中送炭。从此,徐悲鸿在上海站稳脚跟。次年入上海复旦大学法文系半工半读,并自学素描,后又赴法国巴黎留学,回国后任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等职。
  
  他始终牢记着这两位恩人,黄震之后来做生意破产,徐悲鸿常常予以接济,后来还资助其东山再起。徐悲鸿在黄震之60岁时,为之画了一幅祝寿图,画面是一位身着长衫的老先生,落款是“震之黄先生六十岁影”,这幅祝寿图可以在已出版的徐悲鸿画册中见到。
  
  20世纪40年代,在黄警顽生活遇到困难时,担任国立北平艺专校长的徐悲鸿请黄警顽到学校主管总务,后来又和他一同转入到中央美院。晚年的黄警顽孓身一人,除了平时常常去探望外,逢年过节还会让人开了汽车请他到家中吃饭。
  
  徐悲鸿还曾以“黄扶”做自己的笔名,以不忘这两位黄姓恩人在自己最为困难的时候对他伸出的援助扶持之手。
  
  人是要相互扶持的,正因为有那么多人无私地伸出扶助之手,让世界少了一些悲剧的发生,多了一道道如画的风景;也正因为人们不忘感恩,平添了一段段感人至深的人间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