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生命的和弦

时间: 2018-03-13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初的梦,你是否还记得?
  
  我是说生命最初的梦想,而不是在学校里老师们用殷殷目光“绑架”了的梦想,比如科学家、文学家等。
  
  生命的最初,你可能想过长大后做警察,因为不想看到家人被欺负;可能想过做医生,因为看到了爷爷患病死去,你不想家里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可能想过去做建筑工人,因为想盖一座最好的房子,给家人住;可能想过去做农夫,就为那种啥长啥的神奇;可能想过去当飞行员,只为可以伸手抓过一片云朵,尝一尝,到底有没有棉花糖的味道;可能想过去做水手,因为大海给过你幻想……
  
  我有一同学,家境不太好,他对我说他特想开一小杂货店,什么吃的都有,想吃什么就随便拿。他说这话的时候很开心,眼神亮亮的,连带着整张脸都生动起来。后来他爸爸做水产发了财,家境渐渐好起来,现在的他在上海读研,前途一片光明。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的那个梦想了,也许想起的时候心中难免会掠过一丝苦涩吧。有谁知道未来的事呢?如果他中途辍学,也许就真的会开个小店,生活平常得像一杯白开水;可峰回路转,他现在开始从事生物科学方面的研究,这与最初的梦想有天壤之别。
  
  有多少人,能一直怀揣着自己的梦想呢?
  
  一个女性朋友,最初梦想着成为一个文艺女青年,常常带着一副悲天悯人的情怀看着这个社会,露珠一般的心,不染半点纤尘。为人处世,也像白纸一样单纯。结果可想而知,生活中碰了很多壁。如今,她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敲着的不是那些优美的文字,而是一段一段哗众取宠的广告。如今,那副柔软的心也似乎结了痂,再拧不出一滴悲悯的露水。前几天见她,我发现她又重新提起笔,看起了书,她说,不是为了成为文艺,而是为了自己在奔向枯萎的年华里多一点文雅的风气。想回到那个听着音乐、键盘敲打的时光,键盘敲打的是内心花开的声音。周遭是一片白,一片属于最初的雪地。
  
  我们都应该懂得去善待最初的梦,那就像是在熟睡中刚醒来的蚕宝宝,破茧而出,张望着这个陌生的世界,在内心写下自己的梦想——我要飞起来!谁敢相信,这么臃肿的蛹,真的长出了翅膀,飞向了广阔的天地。
  
  我的一个朋友在搬家的时候,在仓库里找出了一把旧吉他,这勾起了她很多回忆。“曾经,我想当一个吉他手。”当年,哥哥用第一个月工资买给她的,她珍惜得不得了。可很多年过去,她只会单弦弹奏,一直都没有学会和弦。
  
  看到我喜欢,他要把它送给我。
  
  “你为什么不试着学会和弦呢?”
  
  “我哪里有那么空闲的时间啊?”
  
  “现在,只要你想,总会挤出时间来的。哪怕是为了当初那个当一个吉他手的梦想。”
  
  她听了我的劝,把吉他留下了。过了半个月,朋友领我去了她的新家。她用这把旧吉他为我演奏了一首动听的歌,而且是用和弦演奏的。我想,我也应该学她这样,来试试,把最初的心调成优美的和弦。
  
  “你终于学会了!”
  
  “是啊,只要用心,几天就可以的。可惜大半辈子过来了,我今天才懂得这个道理。”
  
  “不晚啊,哪怕生命的最后一天,学会了和弦,也是不晚的。”
  
  一口老井的念想
  
  时洪生
  
  我经常会想起当年那份夜不闭户、不分彼此的邻里情。老井不在了,心里的那口老井却有我汲不完的念想。
  
  或者说,“乡愁”就是一口老井。
  
  老井很老。老井的年纪没人知道,就连生于民国初年的爷爷奶奶都说不清楚。不过,井口上那几道深深的勒痕就足以说明,用“老”字来称呼它是最合适的。
  
  几十年前,冰箱尚未进入寻常百姓家。每到夏天,谁家买了西瓜,吃前会将瓜装进网兜,再用井绳吊在井里冰一下,差不多一小时后就能吃到冰镇西瓜了。表弟小华是个爱钻研的人,平时喜欢捣鼓点小发明,夏天的井水一不小心就被他利用成了天然空调。步骤如下:睡前一两个小时,先在房间放两桶井水降降温,睡觉时再换上两桶,这样整晚就能降温两到三摄氏度。我如法炮制了一下,果然有效。多年前,这个低碳降温法便在老井周围推广开来。老井夏天作用多多,冬天也并非一无是处。井水一年四季的常温是四摄氏度左右。
  
  到了冬天,早晨起来刷牙、洗脸、洗衣、洗菜,用井水很温暖,冻不着手。冬天的早晨,井边也是很热闹的。
  
  每天不断有人上井台来打水,洗衣洗菜,说话聊天,井边自然而然就成了一个“信息发布平台”。诸如,谁家媳妇生了男孩,哪家菜场的菜便宜,什么时候又要加工资。虽然有些消息捕风捉影,但通过这个免费平台的发布和传播,得到了澄清,邻里之间也增进了解与和谐。因此,老井成了居民生活中割舍不去的一部分。大家在无偿使用老井的同时,也很爱护它,除了每天有人定期打扫外,每隔两年便会共同出资请专业人士对老井抽一次淤泥,以保持井水清爽。
  
  几年前,为了配合城市开发建设,老井周边拆迁了。于是,老井寿终正寝,我家也搬到了城北一座新建的高楼。不过,我时不时就会想起当年住在老井边的日子。
  
  “乡愁”大抵很具象,具象到可以是一间老屋,一道妈妈做的菜,一杯家乡酿的酒;或者是一枚邮票,一条船,一座坟墓,而于我,老井才是生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