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智者的回答

时间: 2018-05-23

  1967年,林语堂到香港一所大学去参观。参观后,校方请他与学生共餐,校长认为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就临时请他向学生讲几句话。
  
  林语堂很为难,无奈之下,就讲了一个笑话:罗马时代,皇帝残害人民,时常把人投到斗兽场中让猛兽吃掉。可是,有一次皇帝又把一个人丢进斗兽场里,让狮子去吃。这个人胆子很大,看到狮子却不害怕,并且走到狮子身边讲了几句话,那狮子听了掉头就走,也不吃他了。皇帝觉得很奇怪,狮子为什么不吃他呢?于是又让人放一只老虎进去,那人还是毫不惧怕,又走到老虎身旁,也和它耳语一番。老虎也悄悄地走了,同样没有吃他。皇帝诧异极了,便把那人叫出来,盘问遭:“你刚才对狮子和老虎说了些什么,竟使它们不吃你呢?”那人答道:“陛下,很简单,我只是提醒它们,吃我很容易,可吃了以后,你们得演讲一番!”说罢,林语堂便坐下了。哗,顿时全场雷动,博得—个满堂彩,校长却被弄得啼笑皆非。
  
  1987年,莫言的中篇小说《红高粱》被改编成电影,影片公映后,产生了空前的影响,莫言的小说也因此被读者所追捧。《红高梁》开篇叙述:“我父亲这个土匪种,跟随着我爷爷余占鳌的队伍去伏击日本人的汽车队……”许多读者对这种独特的叙事视角产生兴趣,并以此界定它是一种写实,纷纷写信询问。莫言在一次读者见面会上,引述父亲的故事释疑,他说:“其实我爷爷是个手艺精湛的木匠,我父亲是个老实得连鸡都不敢杀的农民。当我的小说发表后,我父亲看了很不高兴,说我污蔑他。我就说,写小说其实就是讲故事,你不是说咱家有个远房亲戚一次能吃半头牛吗?我父亲听了我的反问,一下子想明白了,并且—语点破了小说的奥秘:原来写小说就是胡编乱造啊!”说罢,莫言又风趣地补上一句:“你看,我父亲是—位不错的评论家吧。”一席话逗得在场的读者哈哈大笑。
  
  2000年金秋,李敖出席一次新书发布会,一个记者追着他刨根问底地问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最终,李敖不胜其烦,回答道:“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有一说一的人,小时候我曾经拜访过一位农夫,我问这个农夫,‘你的母牛是不是纯种的?’他说不知道。我又问:‘这头牛每星期可以挤多少牛奶?’他也说不知道。最后,他被问烦了,就说:‘你问我的我不知道,反正这头牛很老实,只要有奶,它都会给你。’”李敖笑了笑,对所有在场的记者说:“我也像那头牛一样老实,反正有什么新闻,一定都如实告诉大家。”大家哄堂大笑,那个记者也不好再问什么,只能就此打住。
  
  2004年12月底,香港艺术馆举办黄永玉画展,这期间,有线台—位记者前来采访黄老。记者问:“回眸过去的80年,在您绘画创作的生涯中,您对哪件作品最满意?”黄永玉笑着说:“对于我来说,每一件作品就像母鸡下的蛋一样,你能说出母鸡对它的哪个蛋不满意?”记者继续追问:“与您过去的作品相比,这些展品有什么新的特色?”黄永玉微笑着说:“对于这次画展的特色,我个人认为,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一只母鸡生了蛋,你问母鸡,它生下的第一个蛋和以后的蛋好在哪里?母鸡会告诉你吗?我的作品虽然像母鸡下的蛋,但我和母鸡又有不同之处啊!”记者再次追问:“有什么不同?”黄永玉不动声色地答:“母鸡下了蛋总要叫几声,而我不会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