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自然磨损与自我磨炼

时间: 2021-03-25

  世上何物最磨人?这个问题并不深奥,有两个字就回答了,或曰岁月,或曰时光。时光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谁都不能例外,谁也回避不了。
  
  细细想来,人在时光的流淌中,并非完全是被动的。被动的是自然磨损,主动的是自我磨炼,由此造就了不同的人生。
  
  人生在世,时光有限,精力有限,仅仅顺其自然,随波逐流,那只能是自然磨损。自然磨损由天定,自我磨炼可选择。有的人活得有趣,有的人活得无奈,皆因选择不同。那些活得有趣的人,大多是经历时光磨洗后,痛定思痛,删繁就简,有所舍有所不舍,有所为有所不为,选择适合自己又能被社会接纳的事情去做,将自己喜欢又有意义的事做到了极致。那些什么都抓在手里,不舍得放下的人,不僅活得累,而且蹉跎半生,碌碌无为。
  
  想当年,韩信如果一直浪荡乡野,乞食漂母,能否活下去、能活多久都成问题。他喜欢研读兵法,很想在用兵上施展自己的抱负,希望能跻身运筹帷幄的中军帐中,可他费尽心机,却未被项羽看在眼里。做个执戟郎虽然有饭吃了,但终究有违所愿,于是就跑路了。到了刘邦大营,起初只是个治粟都尉,此前还差点儿成了刀下之鬼。好在遇上了萧何,这才说服了刘邦,被破格拜为大将,历经磨炼,从而走上事业的峰巅。
  
  再如,西晋齐国临淄人左思,长相寒碜,又不善言辞,出门刷脸等于自讨没趣,只好猫在家里练书法、学操琴。大约是艺术细胞发育迟缓,欠缺这方面的天赋,字也练不好,琴也没学成。他老爹在朋友面前提起他来,总是唉声叹气的,这让本来就有些自馁的左思,受到了很大刺激,于是便埋头文史典籍,发愤攻读诗赋。为了试笔,他花一年时间写出《齐都赋》后,又花十年时间写成了《蜀都赋》《吴都赋》《魏都赋》。
  
  左思既无显赫的家族背景,又无响亮的文坛名头,《三都赋》成文后并未引起人们重视。当他将文稿示人时,引来的只是嘲笑和讥讽。好在皇甫谧、张载、刘逵、卫权、张华等名家慧眼识珠,《三都赋》赢得了他们的普遍认可,他们分别为其撰写序言和注解。于是乎,“豪贵之家竞相传写,洛阳为之纸贵”。贵到什么程度呢?有文章称,洛阳每刀千文的纸很快涨到两三千文,断档缺货后,不少人到外地买纸来抄写左思之赋。当初讥讽左思的陆机,看过《三都赋》后深为叹服,以无法超越为憾而搁笔。成语“洛阳纸贵”“陆机辍笔”,便由此而来。
  
  左思由其貌不扬到文采飞扬的华丽转身也向世人证明,勤能补拙,功不唐捐。正如斯宾塞·约翰逊所言:永远要记住,在某个高度上,就没有风雨云层,如果你生命中的云层遮住了阳光,那是因为你的心灵飞得还不够高。在你生命的天空中,难免会有云遮雾障的日子,但不是每一片乌云都下雨。只要你不再盯着那片云朵,埋怨那片云朵,而是通过自我努力超越那片云朵,你就会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
  
  就此说来,与其被动接受自然磨损,不如主动追求自我磨炼。这样的人生才能活得有意思、有意义。尽管不是所有人都能活得轰轰烈烈,但是,该发奋时还要发奋一番,至少不能白活一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