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高考623分的外卖小哥:“告诉你的孩子,千万别学我”

时间: 2021-09-12

  考了623分,他还如此淡定,大概是因为,这些年,历经生活的艰辛后,他比其他普通考生都清楚:高考成绩,意味着不是一场结束,而是一个开始。
  
  1
  
  26岁的外卖小哥王威,火了。火的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身为外卖小哥,他竟然考了623分的高分。
  
  一个是,他考了623分,竟然还在淡定地继续送外卖,就好像悲喜与自己无关。
  
  在大众的预期里,金榜题名时,少年需得意,虽不必如范进中举般疯癫,但也值得击掌高歌,醉酒狂欢。像王威如此淡定的,实属少见。
  
  异常的,必然是事出有因。果然,王威先人一步,自揭老底——
  
  2
  
  “我是一个反面教材。”
  
  26岁的王威,坦荡地说出这句话时,吓坏了很多人。就像,他在讲一个尘封的故事,而不是亲身的经历。王威是湖北襄阳人,也是地地道道的穷人家的孩子。他有过披荆斩棘且璀璨辉煌的过往。
  
  2013年,他曾以超出湖北省一本线60分的成绩——590分——被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工程和科学专业录取。
  
  那时的王威,犹如今日的诸多同学,有种苦尽甘来的狂喜。
  
  真相呢?真相总是如此残酷——
  
  3
  
  从襄阳到北京,不仅隔着1000多公里的路程,还隔着从眼界到心理的落差。
  
  苦读了10多年的穷孩子,本以为脱离了苦海,谁知道走上了竞争更加激烈的赛道。
  
  这一系列强烈的对比,都让自认为还算优秀的年轻人,在困顿和迷茫中,遭遇前所未有的全面冲击。最要命的,还有当初囿于某种局限,选择了自己压根儿就不感兴趣的专业。
  
  性格的自卑孤僻,认知的巨大落差,携起手来,把少年推上那条叫“自暴自弃”的路:“那个时候比较爱玩游戏,心思没放在学习上。说白了那个时间段,我对自己的前途很迷茫,学业兴趣不大,慢慢失去了信心。高中的时候还有比较紧凑的环境,大家在一起还有一定的存在感。但是到了大学,你就会发现你一点存在感都没有了……不知道该往哪里发展。”
  
  丧失了优越感、目标感和信心感的年轻人,在打游戏中,荒废了差不多4年的时光。
  
  直到大四快毕业时,他才发现,自己已挂了太多科,根本毕不了业,不得不面临退学。
  
  也就是说,退学,不是王威的主动选择,而是他的被动宿命。
  
  而不是他嫌弃自己的专业不好,学校不好。
  
  “一定要突出这一点。”
  
  今年,以623分的成绩,成为最红的外卖小哥后,王威在接受采访时,对媒体一再强调,他不希望任何人,从任何角度,以任何臆想,揣测中国农业大学不好。
  
  他认为自己当年的退学事件,必须向内归因,完全是他个人的问题。
  
  我理解王威的这种过度反思。
  
  因为,唯有如此,他的红,才不至于误导太多同龄人。
  
  唯有如此,他自己,才不至于在粉饰太平中,扬扬得意。
  
  也唯有如此,他才能彻底铭记这场青春错误,今后尽量避免重蹈类似覆辙。
  
  何况,他退学后,的确遭遇了冷酷又坚硬的碾压——
  
  4
  
  其实,大四如果不退学,王威还有别的路可走:选择休学,延期毕业,把挂的科目,重新修及格,再拿毕业证。
  
  学校领导和老师找到他,希望他能正视自己的问题,直面痛苦的现实,重振内心的热望,走上翻盘之路。但他退缩了。
  
  他怕,他逃避。
  
  “我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王威说,他家条件很差,整个大学期间他都比较拮据,他不忍用父母的血汗钱重新读一遍大学。
  
  另一方面,穷孩子的自闭和自卑,让他张不开口向任何人求助。
  
  那个阶段的王威,囚禁于前者的围城里,没有找到那把拯救自己的梯子。
  
  “签下退学通知书的那一刻,我就明白,我一直逃避的错误,那块遮羞布,最终被扯开了。”
  
  退学后,王威给父亲打了个电话。父亲哭了,他也哭了。
  
  那是夹杂着绝望和心痛的哭,也是掺杂着耻辱和懊悔的哭。
  
  哭过之后,他决定直面成年的自己:“以后的每分每秒,我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一个没有文凭的退学生,要如何对自己负责?
  
  生活接二连三甩来的耳光,让他在艰难和磨砺中明白:负责,不是随便说说。而是吭哧吭哧地赶路,是风里雨里的穿梭,是笑中带泪的隐忍,也是亡羊补牢的重建。
  
  他到辅导机构当过老师,到苦力市场当过搬运工,也加入骑手大军送过外卖……
  
  從北京、广州到老家襄阳,干来干去,他一直在机械地重复着那些吃苦受累的底层生计。
  
  在生活的捶打中,握着青春尾巴的年轻人,在身体劳作的疼痛记忆,以及心灵顿悟的俗世修行中,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学历,对于寒门子弟来说,太重要了。”
  
  所以,他决定返回原路——
  
  5
  
  2020年冬天,退学后,吃了很多苦,也遇到了很多难后,王威重返校园。
  
  回到学校后,他废寝忘食,有效努力,越发珍惜每天的时光。
  
  苦读8个月后,他参加了高考。等待成绩的日子里,他重操旧业,送起了外卖,自己给自己赚学费。
  
  他已经26岁。他的父母也在逐年老去。他在岁月的馈赠和生活的教训里,明白了选择和负责的意义,也读懂了担当和责任的重量。所以,他知道自己考了623分后,还如此淡定,并非他故作镇定的装腔,而是他历经千帆的沉实。
  
  所以,火起来后,他才如此恳切地说:“我的故事是硬币的两面,你觉得我励志的同时,不要忘了看见我荒废的一面。我过去荒废了很多青春,浪费了很多时间。”
  
  当这些朴素又深刻的话,从王威口中说出来,如此坦然,如此真实,如此走心。
  
  身为旁观者,我们分明看到,一个阳光自信又从容谦逊的王威,正阔步走来。
  
  我们都更喜欢26岁的王威。但,我们谁都没法否认,26岁的王威,是从21岁王威的骨骼上,成长而来的。5年的疼痛成长,让他裂变出不一样的风貌和磁场。
  
  今日的“我”,是由昨天无数个“我”蜕变而来的。每个成熟的人,都有过鲁莽且冲动的盛年。这没有什么羞耻的。
  
  人生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重来。所以,不要轻易辜负青春和真心,也不要轻易放弃自己和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