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飞过窗口的年轻人

时间: 2012-07-10

这个悲惨凄美的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在一幢高层住宅的6楼上,3个人正激烈地争吵着。

  一个女人,正用丰美的手臂,紧紧攥着床单,哽哽咽咽地分辩着:“哦,约翰!我发誓我没做错什么!他引诱我——而且,我向你保证,我是被迫的,我挣扎过——”

  其中的一个男人,还穿着大衣,正指手划脚地训斥着那里的第三个人:“流氓!我要让你立即像死狗般完蛋,你得为这个软弱的女人付出代价!”

  屋里的第三个人是个青年男子。尽管此时他有点衣冠不整,仍坚持着不可一世的尊严。“我?干嘛,我又没干什么!我——”他抗议着,神色凄凉地盯着屋里空旷的角落。

  穿长大衣的男人打开朝街的那扇窗,一把挟住那衣冠不整的年轻人,将他扔了出去。

  年轻男人发觉自己在空中飞,赶紧害臊地系好内衣的钮扣,并悄悄地自我安慰说:“没关系!失败只会使我们更加坚强。”

  还没到5楼,他就从胸中发出一声深沉的叹息。“我的天哪!”年轻人想道,“我可是爱过她的!而她连向丈夫坦白的勇气都没有!现在我觉得她是多么遥远,与我毫不相干。”

  绝望地想着这一点时,他已落到第五层。飞过窗口时,他好奇地朝里张望了一下。

  一个年轻的学子正坐在倾斜的桌前,支着肘儿托着脑瓜看着书。

  想到在此之前,他一直沉溺于世俗的享乐,荒废了学业。现在,他为知识的光亮所吸引。“我最最亲爱的学子啊,”他想冲着那正读书的男孩喊,“你唤醒了我内心沉睡的理想抱负,让我摆脱了对虚幻人生的无谓的痴迷。正是这种痴迷,才导致了6楼上的后悔莫及的结果——

  然而,年轻人忍住了没叫出声来。相反,他朝4楼继续飞行。4楼窗前坐着位年轻的姑娘,她的双眸——如矢车菊般幽蓝——正凝视着远处,神情忧郁而苍茫。

  这年轻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这时他方才意识到以前与女人们的种种邂逅不过是虚无飘渺的痴迷,也只有在这一刻,他才真正体味到那个奇特而神秘的字眼——爱情。

  他开始喜欢上这平静的家庭生活,喜欢上这种无以言传的被爱的举动,喜欢上这种欢乐祥和的生存方式。

  接下来飞行中所经历的场面,更坚定了他这种念头。

  在3楼的窗口,他看见一位笑逐颜开的母亲,正轻哼着小曲,轻摇着个笑嘻嘻的胖囡囡,那眼眸里饱含着为人母的自豪之情。

  “我也想娶4楼的姑娘,生一个3楼这样的脸上红扑扑的娃娃。”年轻人心中暗想,“为了我的家人,我将付出所有,并在这种付出中收获幸福。”

  接下去就到2楼了。在这儿见到的情景使得这年轻人的心又痛苦地抽搐起来。

  在一张豪华气派的写字台前,坐着位男人,头发凌乱,目光呆滞。他正凝视着面前的一帧带框的照片。与此同时,他右手写着什么,左手举着把手枪,枪口正对着太阳穴。

  “快住手,你这疯子!”年轻人想大声劝阻,“生命是多么美好啊!”但某种本能的情感,使得他没有喊出声来。

  屋里的摆设富丽堂皇。由这富贵舒适年轻人想到生活中还有某种东西,能www.rensheng5.com够破坏一切的舒适与满足,甚至整个家庭。“那是什么呢?”他想,心情沉重。他现在已飞到一楼了。命运似乎蓄意要给他一个刻薄的充满讽刺意味的回答。在一楼的窗口,他看到了这一切。

  一个年轻男人坐在窗前,上身一丝不挂地隐在幔帐里。他的膝间坐着个半裸的女人。正往下掉的男人想起他曾见过这个女人,那时她衣冠楚楚地伴着丈夫在外面散步——但现在这男人绝非她的丈夫。

  这时,年轻人开始回顾曾有过的计划:学着那青年学子努力求知;娶4楼的姑娘;过3楼那样宁静恬淡的家庭生活——他的心再次沉重起来。

  他感受到这一切如过眼云烟;感受到梦寐以求的幸福的虚幻——终于,他彻悟了。

  “毕竟,我已亲眼目睹了这生命的无意义!活着既愚昧又痛苦。”男人想到这,脸上露出苍白的嘲讽的笑容。最后他毅然决定就在人行道上结束这次飞行。

  当人们好奇地围观他那一动不动的躯体时,谁也不曾想到,就在几分钟前,他曾经历了怎样的一场错综复杂的闹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