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骆驼兄弟

时间: 2012-10-06

  我们从嘉峪关赶往敦煌,要去看鸣沙山和月牙泉。

  鸣沙山在敦煌城南五公里处,东西绵延四十余公里,南北约二十公里,因沙动成响而得名,据说大风过处,沙鸣之声,城里都能听得到。鸣沙山很高,主峰海拔有一千七百多米,游人要骑着骆驼上山。山下有几百峰骆驼,听说都是当地农民的,每天各家各户牵着自家骆驼来这里做生意。五峰骆驼组成一个小驼队,前后相连,由一人牵引上山。

  为我们牵骆驼的是一位老汉,典型西北农村老人的样子,粗糙,沧桑,有六十多了吧,也许没有,他们这些人看上去总要比实际年龄老许多。骑在骆驼上颠得很厉害,刚上去时叫人有点害怕,不时听到驼背上花容失色的女士们的惊叫声。有风,越往上走风越大,裹挟着沙子,没头没脸扫过来,有时眼睛都睁不开。

  我们是七月去的,但我穿着薄外套还感到凉嗖嗖的,又一阵大风刮来,身子赶紧趴在驼背上,双手紧紧抱住了驼峰,驼峰热乎乎的,一下子觉得身下的骆驼竟是那样的亲切。

  快到鸣沙山峰顶时,有一平台,游人纷纷下来,还剩最后一段沙坡就到最高峰,很陡,要自己爬上去。花了吃奶的力,手脚并用,真正是“爬”上山去。

  到达山顶,风狂沙猛,呼吸都困难了,人要双脚分得很开才能站得住,有时还不得不趴倒以躲过一阵更猛烈的风沙,以免被刮下山去。

  峰顶插着一面红旗,我扑过去,一手扶着红旗,一手高高举起,嘴里喊着同伴赶紧给我拍张照,那姿势神气极了,仿佛我登上的是珠峰,真是过瘾。平日我不是一个喜欢刺激的人,散散淡淡,慵慵懒懒,但那一刻,人一下子被刺激得精神了起来,直想像高尔基那样大叫一声:“让风沙来得更猛烈些吧!”

  下山,驼队要绕过一个沙坡,把我们送到月牙泉去。要没有骆驼,上山下山这一趟,可真吃不消,早就累趴下了。

  我俯身摸摸骆驼,心存感激。忽然发现骆驼的耳朵上有一个小牌牌,上面写着一个数字,再前后一看,每峰骆驼都有这样的牌子,原来这是它们的编号。我这只骆驼的编号是“258”,这可是一个吉祥号呢,可对骆驼来说,毫无意义,它注定一生辛苦。到了月牙泉,老汉和骆驼们这一趟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把我们放下,赶紧再去拉下一趟游客。

  我从驼背上下来后,拍了拍骆驼脑袋,心想,和它告个别吧,几百峰骆驼,我独独骑的是它,成千上万的游客,它独独驮的是我,也算有缘。

  我一看,骆驼竟有眼泪流下来,很奇怪,赶紧问老汉,老汉说,骆驼累了就会流泪。我心头一紧。它也是血肉之身啊,它也会累的。我抑制不住一阵冲动,一把搂过骆驼的脖子,将自己的脸和它的脸紧紧贴在一起,喃喃道:保重,我苦命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