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大学者朱熹的B面人生

时间: 2015-05-22

  南宋理学家朱熹是孔孟之后的儒学集大成者,当时读书人考国家公务员,都以他写的《四书集要》为工具书、“红宝书”。朱熹明里三纲五常,满嘴“存天理,灭人欲”,他的私生活却很劲爆,极为“三俗”。
  
  朱熹以提举茶平司的身份到台州视察工作,看中了才貌双全的营妓严蕊。但严蕊不理他,反而跟台州太守唐仲友打得火热。朱熹打翻了醋坛子,就写状子告唐仲友,连着打了六份报告,说他跟三陪女严蕊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行为不检,伤风败俗。
  
  朱熹还把严蕊抓起来,逼她承认跟唐仲友有奸情,灌辣椒水坐老虎凳蹲小黑屋,关押了两个多月。
  
  朱熹哄骗严蕊说:“你咋那么傻呢,早点承认也不过受个杖刑罢了,哪至于受这洋罪。”
  
  严蕊却不愿屈服:“我不过是个下等的小姐,即便跟唐太守上床了,也不至于犯死罪,为保自己的小命,就往别人头上扣屎盆子的事,我死也不干!”
  
  朱熹实在没辙,只好把严蕊放了。这事在当时弄得满城风雨,连宋孝宗都听说了,评价说:“穷酸文人没事瞎闹腾。”
  
  朱熹要求别人“灭人欲”,自己却恣情放纵。
  
  朱熹被迫“下野”后,到福建武夷山教书,迷上了当地的小寡妇胡丽娘,两人发展了一段地下情。后来奸情被人揭发,朱熹为维护个人形象,偷偷弄来一只死狐狸,没羞没臊地宣布说:“狐狸精变成了胡丽娘,狐妖作祟迷惑老夫。”还派人给胡丽娘送去“妇德楷模”、“贞烈可风”两块贞洁牌匾,公然给她套上了道德枷锁。
  
  后来,宋宁宗即位,朱熹成为他的顾问和教师。
  
  朱熹进京城后,勾搭了两个尼姑,还把她们娶作小老婆。监察御史沈继祖当面谴责朱熹,列出了他的十大罪状:“朱熹就是个祸害,在家虐待老娘,不给饭吃;在台州跟唐仲友争风吃醋,诬陷严蕊;在武夷山调戏小寡妇;在京城勾引俩尼姑作小老婆。这还不算,这货还扒灰,他儿子死后,儿媳妇居然不明不白地大了肚子……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典型‘三俗’,不杀能说得过去吗?”
  
  朱熹竟然没自辩,爽快认罪,还痛哭流涕地自我检讨:“我老糊涂了,干的不是人事,皇上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以后会闭门思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宋宁宗看在朱熹当过自己老师的份儿上,让他卷铺盖滚回老家了事。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庆元党案”。
  
  没几年,朱熹就在一片“伪君子”、“假道学”的唾骂声中死了。“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