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冯军:爱国者的偏执

时间: 2016-12-30

  作为当年的创业者、爱国者的清华学生冯军,在16年间,一直在做两件事:坚持自己产品的自主创新和宣扬他理解的爱国主义。
  
  粮票取消便创业
  
  1969年6月,冯军出生于古城西安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8岁时,他以全校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建筑系。大三的时候。他参加了托福考试,并且考了630分。但因交不起当时5万元的培养费,而没能出国。
  
  1992年冯军从清华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北京建筑工程总公司。本来就有些不太情愿去的他,没想到报到当天,就听说自己将被派到马来西亚。想起了父亲援外多年,在他大学毕业的那一年才回到国内,但回国不久便去世了,冯军便转身走出了北京建筑工程总公司的大门。“我想在中国创业。”走时,冯军很简单地说了一句话。
  
  事实上,冯军真正决心自己创业要回溯到毕业前那一年。在做毕业设计时,冯军用的就是英文的计算机程序。那时的他已经对电脑充满了兴趣。“天天趴电脑前面编程序,觉得这玩意儿挺好,将来一定了不得。”
  
  另外一个促使他创业的因素是——粮票作废了。当时大学生都在积极讨论是不是创业,冯军也向父母表达过这种想法。但是,父母警告他——“如果不做公职,没有正规的工作,万一要是再遇到一次三年自然灾害,粮食配售的话,你没有粮票就会饿死。”
  
  “偏偏就是那一年国家粮票作废了。没有粮票了,这件事情看似一件小事,但是我觉得它可能对于那时的创业者,对于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是一个极大的促进。”冯军回忆说。
  
  大学生创业在当时既新潮又困难重重。一个最大的难题就是——缺钱。冯军回忆。自己创业之初的启动资金就是从当教师的母亲那里拿来的一个月的工资。一共220元钱。也就是这220元帮助他在中关村租到了半个柜台和一辆三轮车,开始了板儿爷加搬运工的创业生涯。
  
  1993年,中关村里普遍流行两大行业:一个是装整机。另一个是做CPU。而冯军却选择了没人做、利润低的机箱和键盘。“那都是国产的。全是南方的一些五金工厂生产出来的机箱、计算机的外壳和键盘。而且做营销的没有一个大学生,一个都没有。”
  
  回顾过去那段辛酸的日子,冯军现在很释然地调侃起来:“前几年有件事儿,好像是说北大的学生卖猪肉成了特别大的新闻。我说幸亏那时候新闻记者没找着我,那时候要是媒体认识我就麻烦了,又一个大新闻——清华毕业的学生骑三轮,当了板儿爷。”
  
  从“冯五块”到“冯六赢”
  
  每天一大早,冯军都要用三轮车拉着机箱和键盘穿梭于中关村的各大市场,联系客户。就这样,冯军在创业的第一天就挖到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一天销售600个键盘,赚了3000元。
  
  冯军真正的机会来自自己代理的小太阳键盘生产厂家和原经销商发生纠纷。当时原经销商退出不做了。但小太阳高品质键盘口碑业已形成,冯军接手后将原来的利润由50元降到5元,使“高质高价”的小太阳变成了“高质平价”。冯军的这一举动,一下子就打开了小太阳键盘的销量。而“冯五块”这一名号也由此在中关村风生水起。
  
  事实上,当时的“冯五块”始终在坚持做一件事情——只做别人不屑做的机箱、键盘等芝麻营销,根本不去碰有着知识产权嫌疑、当然也利润更好的CPU。冯军的小太阳成了有名气的品牌后苦恼也随之而来——假冒伪劣全来了。在思考了很久之后,他终于痛下决心,作出了一个让外人不可思议的决定:换名号。从1996年开始孕育自己新的品牌——爱国者。
  
  2003年3月,冯军推出了花了100多万元请奥美设计的华旗国际LOGO——“aigo”。从此,爱国者这个民族品牌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在冯军看来,华旗跟中关村其他企业的差别,就在于华旗提出的“自主创新”理念。华旗的“六赢理念”即带领“大众、代理、员工、公司、供方、社会”参与合作的六方共同获得合理利益的满足和发展的机会,缺一不可。这就是华旗至今不做CPU这类产品的原因,“中关村做CPU的企业没有几家能够活过3年”。
  
  自主创新的“偏执”
  
  事实上,冯军的“六赢理念”是在企业文化、技术研发、营销模式等三个维度间交织作用的。
  
  在企业文化的创新上,冯军还创造了“爱国者国际象棋”。华旗从国际象棋中提炼出一整套管理理论。并深入渗透到公司的各个方面。在研发、技术创新上。华旗更没有丝毫的松懈。华旗资讯副总裁张永捷说,如果她有一个星期不去公司的研发实验室,很多种产品她都叫不出名字。华旗在新品的研发上始终不间断。
  
  “韩国式的MP3,必须得安装光盘,或者是安装软盘才能用,爱国者是USB接口一插即可,马上就可以交换数据。”这是冯军至今仍津津乐道的一个当年打败MP3韩系市场垄断的一个小小的细节创新。正是凭借着自主创新上的这些细节,他又在MP4领域把法国所谓的“MP4之父”打败。
  
  在今年8月15日上市的爱国者MP6,已经拿下了69项技术专利。他甚至鼓励研发人员每个月都出几十条专利,每个月都有专利评审会。冯军对研发自主创新上的追求已经近乎“偏执”。
  
  在营销模式创新上。冯军提出了“1+1=11”的公式。将定位不同,但方向一致的看似不相干的东西相结合,从而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方面,爱国者屡试不爽。从赞助电影《集结号》,再到赞助曼联、世界顶级的F1赛事。最值得称道的案例就是。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华旗巧妙地和李阳疯狂英语合作。通过对近10万名引导游客的中国志愿者进行英语义务培训,成为北京奥运会的语言培训服务供应商,着实打赢了爱国者的营销牌子。
  
  数码相机与爱国主义
  
  冯军说,他现在的心情。和自己的朋友、中国足球队的主教练高洪波无比相似——都是为了中华民族的自尊而战。说这番话,冯军是有底气的。在国内的数码相机市场,唯一的一个国产品牌爱国者正在对抗着九个日本品牌。冯军频频用有着丰富象征意义的影视剧《集结号》、《我的团长我的团》等故事情节来形容自己的境地。
  
  冯军称,自己把移动存储赚的钱几乎全部补贴到数码相机上。“这是背水一战,没留后路。”“‘冯五块’都能够做MP3做到世界第一,如果‘冯五块’从MP3到数码相机都做成功了,那么国内的同行也就都敢做了。”这似乎是冯军坚守阵地的一个价值支撑。“你三年前买了一个日本的相机,那根本不怪你,你现在还没买我的东西,说明我们的东西还不够好,还不够便宜,还不够让你满意。那就逼着我们做得更好。”
  
  冯军也坦陈。爱国者与日本品牌确实还有差距。比如。日本的单反相机大家可以去买,这是爱国者目前还没有的产品,“但爱国者将来一定会生产单反相机,下一步还有摄像机、数码显微镜等产品,去与日本品牌竞争”。在他看来,数码影像产品背后所体现的光学、电子、机械的三者结合正是一个国家与民族科技实力的表现。
  
  华旗在8月15日全球同步推出一系列爱国者V815、V60系列型号的数码相机。“V代表胜利,815系列表达我们对胜利的渴望,60系列是我们对抗战胜利60周年的纪念。”自然,冯军再一次将自己自主创新的产品和他一贯宣扬的爱国主义情绪。糅合在了一起。
  
  当然这一次,冯军将爱国主义表现得更直接:“‘2009年起我们都是爱国者’。我们这次斗胆说,是因为以前我们都太含蓄了。”
  
  “这就好比中国人的包子、饺子、馄饨文化,在改变之后。同样的内涵与世界接轨就是比萨——馅在外头。一个大胆声称热爱自己祖国的品牌在国外市场只会赢得更多的尊重。”在喊出了“百万雄师越大洋”,中国民族品牌自信走出去之后,冯军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