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穿越无用,乐在当下

时间: 2015-05-17

  穿越剧热播的时候,美女小悠在微博上征询大家意见:“本姑娘想要穿越到古代去,纠结的是穿越到哪个朝代比较好呢?”一时间大家也比较纠结,原始社会太苦,春秋战国太乱,清朝太憋屈,明朝不自由。思来想去,好像唐朝比较好,但是有网友又说,要是不幸成了“回眸一笑百媚生”的那位,前半生倒是风光无限,后半生可就凄惨了。纠结的结果是大家一致认为,虽然现实有很多无奈,但还是生活在现代好一点。
  
  穿越并不是现代人才有的梦想,古人也爱穿越。南朝梁代任昉所著《述异记》,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叫王质的年轻人上山砍柴,看见两个童子下棋,就停下观看。等棋局终了才惊悟过来,见斧柄已经腐烂。回到家乡,已历百年,无人相识。这就是“到乡翻似烂柯人”。
  
  古人今人都爱穿越,而这其中又以“丝”为最。丝们有着改变自我的强烈愿望,又有上行遇阻四处碰壁的现实困局。在“人家有背景,我们有背影”的悲凉中,丝们爱上了穿越。
  
  为什么丝最爱穿越?一句话,妙处难与君说。
  
  文艺丝可以回到唐朝,和青莲、子美把酒言欢,月下共酌;愤青丝可以在易水与荆轲高歌一曲“风萧萧兮易水寒”,把那不成器的秦舞阳换下去,说不定可以和荆轲改变历史;爱帅哥的可以去看看潘安到底帅到什么程度,为什么他的粉丝那么多;钟情美女更有福,环肥燕瘦的美人们,你爱谁是谁。
  
  最早看到的一部穿越电影是张艺谋上阵主演的《古今大战秦俑情》。巩俐洁白的裙裾飘飞在秦时明月的梦幻里,也映照在少年的春梦里。那时听着《梦回唐朝》的轻狂少年无不梦想着回到从前,回到那个“纸香墨飞,词赋满江”的盛世唐朝,在历史的线装书里涂抹下属于自己的传奇。
  
  看看当今的穿越剧,发现和我们当年梦一样,都是回到从前,却少有人希望走向未来,更没有人愿意穿越到一个没有历史记录的世界。也许,未来是不可知的,人类始终对不可知的明天充满不安。而回到结局早已注定的从前,我们先知先觉,不必担心结局,只需要享受角色扮演的过程,然后抽身离开。
  
  在我们已经了如指掌的历史进程里,我们总是信心满满,以为可以将宏大历史和个人命运一手把握。现代人习以为常的常识在古人那里就是惊天大发现,一只打火机就可以让古人惊为天人,在古代,你可以靠初中物理化学知识装大师,也可以靠初中历史知识,过一把先知的瘾。虽然,靠这种不对等带来的虚荣,和拿着篮球到幼儿园装科比没有区别。
  
  穿越给了常人难以在现实世界里获得的心理满足和优越感,那么多人沉迷穿越也就不难理解了。
  
  仔细想想,即便真的能够穿越,就真的没有烦恼了吗?
  
  当下对饭碗不满,在古代就能找到满意的饭碗吗?当下对爱情失望的,在古代就一定能找到穿越千年的爱恋吗?你虽然可以在古人面前偶尔充充大尾巴狼,之后呢?面对柴米油盐的琐屑生活,该有的麻烦一样不会少,该有的烦恼一样少不了。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都是凡人,所以“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而这就是生活,古今皆然的生活。换一个时代生活,也许更好,也许更坏。
  
  科学家霍金说,时光不能倒流。本来我还指望着在多年以后科学发达了,回到从前去拯救众多美女于水深火热之中呢,看来是没有指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