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世上没有一元钱是为你准备的

时间: 2018-02-10

  浙江横店影视城的面积仅有三十平方千米,每年却有将近两百个剧组进场拍摄,一年需要使用的群众演员达三十余万人次。
  
  对于毫无表演基础的群众演员来说,最容易上手的,莫过于在战争片中跑龙套。没有台词,不需要演技,只要枪炮声一响,在镜头前应声倒下就行了。扮演死人的戏如此轻松简单,劳务费、工作餐一样不少,还可额外拿到二十元的小红包驱除晦气,通常这也是群众演员挤破脑袋想要的角色。
  
  不过,同样是群众演员,同样是扮演死人,酬劳却大相径庭。最底层的群演,一天八小时四十八元;接着是群众特约,一天八十元;然后就是特约,一天一百五十元到三百元的叫“小特”,四百元到八百元的是“中特”,八百元以上的就是“大特”。大特不到一百人,酬劳最高的一天可以拿到五千元,还能在演员表上露脸。
  
  别以为群众演员资格越老越值钱,剧组开的酬劳再高,也没有一元钱是为你准备的。有人在横店影视城“漂”了十五年,劳务费从最早的一天二十元涨到如今的一天四十八元,可还在最底层的群演里挣扎。
  
  道理很简单,扮演一个死人和演好一个死人是不一样的,剧组的酬劳当然不是白给的。人活着,肯定会有本能反应,但死人是没有的。死人从山坡上滚下来,手脚不会打弯,只会僵直地滚下去。人在奔跑时,中枪不会立刻倒下,而是会踉跄着向前冲几步扑倒在地。中毒的人死前会痛苦地痉挛,面部狰狞,眼球突出,用手卡住嘴巴,连鞭炮炸裂的纸屑打在脸上都不为所动。
  
  这些话说起来容易,但让一个大活人演得惟妙惟肖是不容易的,能做到的人就是日薪两百元的小特。为了演好一个死人,他们一有空闲就会往医院重症病房和太平间跑,近距離观察人死亡的过程和细节。晚上收工回来,只要听说哪里发生交通事故或者斗殴案件,再晚、再累,也要披衣直奔现场,以至于经常被人误以为是肇事者。
  
  再看看日薪五百元的中特是怎么做到的:瞳孔可以慢慢放大,然后慢慢缩小,即便用强光照射,眼睛也是直直的,整个过程可以持续一分钟。有谁知道,为了镜头前两秒钟的特写,他们对着镜子反复琢磨,用神经控制眼球,调整瞳孔的焦距,花了整整三个月才练成。
  
  一些群众演员,一到片场穿好戏服,就找地方躲起来睡觉,到了拍摄自己的戏份时,才懒洋洋地在镜头前走场,不时闹出穿帮镜头的低级笑话。像这样的群众演员,四十八元的日薪不给他们,那该给谁呢?
  
  人生如戏,其实,“死跑龙套”的和你我并无多大不同,你用功了,不见得能做到,但是你哪天做到了,那一定是用功了。
  
  世上没有一元钱是为你准备的,你得到的每一元钱都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