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生机勃勃的糖

时间: 2018-03-11

  看看昨天与今天都有什么不同?时针,秒针,都与昨天重叠着。蟹爪兰,还是没有开花的迹象。风,还是不多不少,敲了十一遍窗子。爱人的脚步声,还是不疾不徐,准时的五点一刻到达门前。甚至,钥匙在锁孔里的转动都是一样的,昨天两下,今天也两下。也有不同,只是你还不曾发现,一根最不起眼的头发,变成了白色,像一根银针,扎在头皮上。
  
  这是一个居家女人的日子。很久以前,还不是这样子的;很久以前,她还是甜的,还是一颗生机勃勃的糖块。
  
  那时,恋爱中的人,喜欢把屋子布置得像糖果纸一般。那蜜一样的气息,在岁月的洪荒里,不知道可以持续多久。
  
  想起过往,她微笑着含了一块糖。对着镜子,拔掉头上那根银针,换上鲜艳的衣衫,她推开门,感觉到自己的脚步,仍是轻盈的。她闻到了自己身上薄荷糖的气息。
  
  朋友去非洲旅行,在一个小镇邂逅了一对母女,那家的小女孩有八九岁的样子,朋友上前跟她们打招呼,女孩羞怯地打量着朋友,不敢说一句话。朋友掏出口袋里仅有的一块糖果递给了女孩,女孩接过糖果后高兴极了,开始跟朋友说话。
  
  这时,朋友却发现女孩一边说话,一边不时地用舌头舔一下糖块。他蹲下身子,问女孩为什么不吃掉糖果啊?女孩说,这块糖是给弟弟们留的,弟弟们谁也没有吃过糖。
  
  朋友又问了,这块糖会越吃越小的,不如你就吃掉吧。女孩白了他一眼说,不行啊,我得给弟弟们带回家去。说话时,女孩又剥开糖纸舔了一下。
  
  女孩呀,贫穷的非洲小镇女孩,她没有办法抵住甜蜜的诱惑。
  
  冬天,小区的入口处,有个卖棉花糖的老妇人。矮小、精瘦,还佝偻着身子,一个土篮子大概就可以将她装下。她做的棉花糖又大又蓬,很好吃,来买的人很多。另一侧卖糖葫芦的,不时投来嫉妒的眼神,吆喝声也越来越没了底气。
  
  棉花和糖,两个多么温暖而美好的事物啊,把它们放到一起,一定是锦上添花的美好。原来,幸福是可以蓬松成棉花糖的模样!
  
  老妇人脸上堆着笑意,她用慈爱的眼神望着每一个来买棉花糖的人,仿佛他们都是自己的孩子一样。
  
  她是一个孤寡老人,70多岁了,靠自己的双手维持生活。
  
  冬天的阳光慵懒地在墙角蜿蜒而行。她哼着歌,让你看不出悲苦。面对别人的唏嘘,她说,剩我自个儿了怕啥,我会挣钱,我吃得饱穿得暖,还得好好活几十年呢。
  
  这个老妇人,她把余下的人生变成了棉花糖的模样!
  
  一楼有个邻居,估计是小时候大脑发育有问题,身材很矮小,智力也只停留在三四岁的水平。母亲把他锁在家里,不允许到街上去,也没有朋友和他游戏,就孤独地留在家里,偶尔搭把手做点小家务,惹母亲生气的时候,会被打得到处乱跑。
  
  我送女儿上学,差不多每天都会看到他。忽然有一天,女儿攥着一块糖,从那家的门缝里塞进去。女儿说,他太可怜了,不知道有没有吃过糖呢。
  
  没等我缓过神来,小精灵接着对我说:“等我长大了,我就嫁给他,陪伴他,照顾他。”
  
  善良的女儿,是被他的孤独和无助打动了。每个女孩的心中,都有一种母爱吧,在泛着微光。
  
  我忽然觉得,女儿是一块糖,浑身上下弥漫着生机勃勃的甜蜜和温暖的味道。
  
  我们是生机勃勃的糖,哪怕岁月抛给我们太多的黄莲,我们也要和它搂在一起,在生活的大锅里慢熬。终有一天,我们的甜会消融黄莲的苦,调和出一种与众不同的人生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