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花香鸟自来

时间: 2018-03-11

  楼下搬来一位新邻居,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看上去极有素养。后来一打听,果不其然,老人曾是省城大学的教授,退休后回到家乡,安享晚年。
  
  没事的时候,我总爱站在阳台,往一楼的小院里瞅。我想知道文化人是如何生活的。
  
  小院的正中央摆着一个圆型木桌,木桌旁边是一把折叠椅,老人常坐在椅子里看书,桌上摆着一杯热茶,也许是咖啡。有时老人会在小院里走来走去,或停下来看天,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天,小院南墙边突然多出几只鸟笼。他也要养鸟吗?我一向对豢养小动物,尤其是养鸟的人颇有成见。我觉得那是对生命的一种残忍,甚至戕害。老人在我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心想,看来他和院子里那些提鸟笼消遣时光的老头儿并没什么两样。从此,我对“偷窥”失去了兴趣。
  
  一个周末,迷蒙中,我听到啁啾啁啾的声音。我起身走向阳台,拉开窗,顿时,一股淡淡的花香飘入鼻孔。我探出头去,目光落向一楼的小院,差点儿惊叫起来,一长溜鸟笼悬空挂着,鸟笼里开满五颜六色的花朵,几只小鸟在花团间飞来跳去。老人正在花下打太极。
  
  这个清雅明丽的画面深深地吸引了我。一天,我终于走进那个美丽而神奇的小院。老人为我搬来一把矮木椅,待我坐下后,问我喜欢喝什么茶。我说,什么都行。老人突然笑起来,用朋友般的口吻说,女孩子难伺候点儿才好。一句话让我有些许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
  
  我望着头顶的花篮说,您怎么想起在鸟笼里种花的?老人沉默片刻,给我讲了他的故事。
  
  大学毕业后,我和一个漂亮女生确立恋爱关系,双双留校工作。她的父亲是省城的高干,母亲是大学讲师,而我的父母都是小城的普通工人,所以在她面前我一直很自卑,总担心有一天她会离我而去。为此,我一天到晚粘着她不放,甚至反对她和别的男人一起出差。最终,她因为受不了我的束缚提出分手。
  
  我痛苦得几乎要死,只好请假回了老家。或许母亲怕我闷出病来,一天,她买来一只鸟笼挂在我的房间,鸟笼里装着一只画眉。因为我无心喂养,那只鸟没几天就死了,母亲把鸟笼提了出去。一天,我忽而发现窗台上的鸟笼里长出几朵鲜艳的小花,一只小鸟在鸟笼上叽叽喳喳的。那一刻,我脑子里浮出一句话:花香鸟自来。心里顿时仿佛渗进一缕月光,轻柔又明亮。
  
  从此,我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正当我踌躇满志的时候,她突然来到我身边,眼里蓄着莹莹的泪珠儿,她说,她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后来听母亲说,买鸟笼以及在鸟笼里种花,都是她的主意。
  
  老人慢慢抬起头来,望着花团锦簇的鸟笼,又说,前年她得病走了,可觉得她就在花朵间,像鸟儿一样欢快地唱歌。
  
  以后,每次经过那个鸟语花香的小院,美丽的情愫里便多了一份感动和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