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老爸很酷

时间: 2019-10-09

  我父亲有个习惯,就是爱吹牛,那天,他和我侃了他和老妈的故事,他说,这是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他所有的故事一般都是这样开头:“我们老薛家,在当时那地儿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别人都快饿死了,我们家里还有余粮呢。你知道你妈和我是怎么认识的吗?”
  
  “那时你妈都快饿死了,穿着开裆裤到我家门口,敲着花鼓要饭。我看她可怜,给了她一个馒头。好啦,死丫头就不走了,每天都来我家要饭,赶都赶不走,最后还非要赖着嫁给我。”每当我爸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妈妈就从厨房里跳出来,气急败坏地指着我爸的鼻子骂:“死老头!你胡说什么!你才要饭呢!你才穿开裆裤敲花鼓呢!一天到晚和孩子瞎讲什么,要不要脸啊?”
  
  于是,我爸爸不敢多说了,等我妈回到厨房炒菜,他才继续说:“我当年,那可是十里八乡的大帅哥,部队来招兵,我是第一个被选上的,要个子有个子,要脸蛋有脸蛋。服完三年兵役,一个连队百把号人,就我被部队留下来继续干了,为什么呀?我长得帅呗,有能力啊。”
  
  “吹吧,吹吧,你就使劲吹,反正吹牛不上税!”我妈终于从厨房忙完,端着饭碗过来和我们一起吃。我爸爸得意地摇着脑袋说:“怎么就是吹呢?事实摆在眼前,你要承认嘛。”
  
  老妈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样子,听着他继续说:“当年,我这样的军官是多么吃香啊,多少领导要把闺女嫁给我,数都数不过来,要不是怕你妈跳河自杀,我随便娶一个,早就发达了。”
  
  老妈轻蔑地笑一声:“我呸,当年要不是你非要娶我,我早就嫁给隔壁的老王了,人家现在在南京开大超市,老婆都躺着数钱呢。”
  
  老爸:“反正我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事就是给了你妈一个馒头。”
  
  老妈:“我也是,早知道吃他一个馒头就一辈子都要跟他吃馒头,当初宁愿饿死。”
  
  一顿饭总是这样不欢而散,我爸我妈就是这样,每句话都像是在吵架,可是感情却又好得不得了。
  
  后来,我听妈妈一边洗碗一边和我说:“你老爸虽然爱吹牛胡侃,但说的都是真的。”当年要不是他偷偷接济,她真的早就饿死了。他18岁去当兵,后来被留在部队上,很多人都说爸爸肯定是不要妈妈了。
  
  妈妈说,她当年已经27岁了,在那个年代,已经算是老姑娘了,在老家根本没人要了,她每天晚上都担心得睡不着觉。终于她忍不住了,借了钱,买了车票跑去部队找爸爸,问爸爸究竟要不要娶她?她当时问这个话的时候,也许真的很绝望吧,如果爸爸说不要,她可能真的会投河自尽。可我爸特别坚定地说:“要啊,怎么不要?不是说了过年就回去娶你吗?”
  
  我妈妈说,她听他说了这句话,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那次以后,妈妈没再回老家,在部队就把婚结了。后来她听别的家属说,真的有很多人给爸爸介绍对象。
  
  说到这里的时候,年过五十的母亲,眼里依然闪现着点点感激的泪光,似乎依然能清晰地记起二十多年前的那天,那个对着她点头,答应娶她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