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

七日母爱

时间: 2018-03-12

  盼望着,盼望着,在母亲每天一个电话的催促中,春节终于来了。腊月二十八,我和大哥、小妹3家分别从不同的城市,各自驱车赶回老家过年。
  
  迎接我们的是70多岁的老母。平日里一直住在乡下的她,当天,早早地就来到我们在镇上买的新房,为我们将停车位打扫干净,摆好进家的布鞋,并烧好了一瓶瓶热水。
  
  一进门,小妹就欣喜地看到她好久都没吃的糙米糖,大锅里铲起来的金黄色锅巴,还有我们儿时都喜欢吃的麻油炒臭干子。“好吃地根本停不下来!”有好几年没回来过年的小妹,一边吃一边感叹道。
  
  母亲为我们准备的食物,我们依然如儿时般那样爱吃,可当我们拿出从城里超市买来的营养品,想要孝敬她时,母亲却并不爱吃,也不愿意要。她说:“我老了,一天三顿,有粥饭吃就行了,这些好东西,你们留着自己吃吧。”
  
  本来说好,除夕早上,我开车去老家,将母亲事先准备好的食材全拉到新房,这样晚上便能在新房里吃年夜饭了。谁知道,第二天一大早,正在睡梦中的我。便听见有人在敲门,开门一看,原来是母亲,她用两个蛇皮袋,将食材全都装了过来。“为什么不让我开车去拉?”我责备她道。
  
  “我想让你多睡会儿。这点东西,娘还是挑得来的。”母亲说。
  
  之后,母亲便开始为年夜饭忙碌开了,而我们除了偶尔搭把手,大部分时间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吃零食、玩手机。母亲不让我们帮忙。
  
  当满桌的菜肴摆上时,母亲便不停地催我们吃,给我们夹菜、盛汤……她却很少动筷子。
  
  吃完后,母亲又开始收拾、洗涮碗筷。她依然不要我们帮忙,非要将我们赶到电视前看“春晚”。
  
  新房是三室一厅,晚上睡觉时缺一个卧室,母亲安排我们每家睡一个卧室,她则坚持睡客厅。“我在老家冻惯了,睡客厅不怕冷。”
  
  从大年初一开始,我们兄妹3个都忙了起来,要么走亲戚,要么参加同学聚会。尤其是我,连续好几天都是深夜才回来,母亲已沉沉入睡了。
  
  转眼间,假期就要结束了。初六早上,我们各自整理行李,朝后备箱里放,这才发现母亲为我们准备好了太多的东西,鸡蛋、年糕、送灶饼、米糖、咸货、各种蔬菜……每样都有3份,我想为了准备这些东西,母亲一定是谋划好久了。比如鸡蛋,3家加起来就有400多个,而母亲只养了几只母鸡,她该是攒了多久,才能积累起这么多呀?
  
  母亲喜欢将自己种的蔬菜拿到外面去卖,她说过年前几天,镇上的菠菜要卖到9块钱一斤,比平日里贵很多,但她一斤都没有卖,而是留给我们。
  
  离别时,上下楼梯困难的母亲,站在二楼的廊道里,朝下看着我们一个个发动车子,在几分钟内相继离去。坐在车里的我,拿出相机,隔着玻璃,偷偷地拍下了母亲,回来翻看时才发现,母亲满脸都是忧伤。
  
  之前热闹的大团聚,7天后只剩下她孤单一人,我想,这样的离别对我们和母亲都是残忍的。我们回家开车只需几个小时,母亲却要为此等待一年。母亲曾对我说,她老了,不能再去城里帮我们了,感到很愧疚,因此想在我们回来的7天里,做些补偿。
  
  想起母亲的话,我无地自容,因为我们给母亲的爱,往往一年之中都凑不满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