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幽默

阿P借钱

时间: 2021-04-07

  几个月前,阿P去城里打工了。这天,他的媳妇小兰忽然接到电话,只听阿P在电话里直嚷嚷:“我被砸了头啦!”小兰吓得一激灵:“好好的怎么会砸了头呢?严重不?”阿P说:“脑袋一直晕乎乎的,已经两天一夜没合眼了。”小兰吓得大哭起来:“那可怎么办?人生地不熟的,那可怎么办啊?”
  
  阿P粗着嗓子吼了声:“哭,哭有个屁用,还不赶紧借钱去!找村里的人借一借,三百五百,能借多少是多少。”说完,他就挂了电话。这打工钱还没赚到,人却出了事,小兰也着急,就一抹眼泪,四处去借钱了。
  
  听说阿P在城里被砸了头,有人就好奇了:“阿P在城里打工,又不是在井下挖煤,这是被什么东西砸了头?”小兰一时答不上来,旁边有人有点见识,就帮她接了话:“别看城里都是高楼大厦的,可是听说也有一些人没什么素质,把东西往楼下乱扔,估计阿P也是人在街上走,祸从天上降啊!”小兰便顺着话说:“对、对,应该是这样的,他电话里也没说清被什么砸的,但就是脑袋发晕,睡不着,肯定砸得不轻!”
  
  阿P家在村里本来就穷得叮当响,这回听说他被砸了头,大家好像都避之不及,小兰脚不沾地地跑了几家,一分钱也没借到。小兰没招了,便打电话给阿P,可他一连两天都关了手机,一直没打通。
  
  第三天晚上,就在小兰愁得满嘴起泡时,阿P竟好好地回来了。小兰上前去摸他的头,阿P笑嘻嘻地躲开了,小兰就疑惑了:“你不是被砸了头吗?”
  
  阿P嘿嘿一笑:“老子是被大奖砸了头,被运气砸了头!我只花了2元买了张即开型福利彩票,居然就中了头奖20万元。”阿P说着,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崭新的存折来:“你看,扣完税后,余下的钱都存在这里呢!”
  
  小兰抢过存折,看清了上面的一串数字后,她又哭又笑地捶打阿P:“那你发哪门子神经,还让我四处借钱?”
  
  阿P问:“借到没?”小兰说:“借你的头哟,甭说别人,连你大哥那里都没借到钱。”
  
  阿P一拍大腿,咧开嘴大笑,说:“好,这回脸面都撕破了,看他们以后谁好意思找我借钱!”
  
  小兰恍然大悟,抱着阿P亲了一口:“哈哈,没想到你憨头憨脑的,到城里没多久,就长见识了啊!”
  
  阿P更加得意起来,他挥舞着存折,说:“明天我就要向全村人庄严宣告,我阿P中大奖了,不差钱了,让他们后悔去吧!”
  
  第二天一早,阿P刚起床,隔壁的李婶就拎着只捆好的鸡上门来了。她拉住阿P上下打量:“昨晚看到你回来了,你这不会是从医院偷跑回来的吧?被砸了头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使没事,也得好好调养。这只母鸡给你补一补身子。”
  
  小兰忙推辞:“这哪好意思啊?你这只芦花鸡下蛋正欢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乡里乡亲的,谁还没个难事?”李婶将鸡往灶台上一丢,走了。
  
  阿P一臉狐疑地看着那只鸡,又回头看看小兰:“李婶一向抠门,一分钱掰两半花,这回突然大方起来,是不是你嘴上没把好门,说了咱中奖的事?”小兰恼了:“从你昨晚到家,我这门都没出过呢!”阿P想想也是,嘴里连着嘟囔:“这事有点邪门……”
  
  李婶刚走没一会儿,门口又有人喊:“阿P,阿P在家吗?”阿P和小兰出来一看,只见村里的周大爷提着一个竹篓,带着一身雾气走了进来。
  
  周大爷说:“上次小兰找我借钱,我刚好翻新房子没余钱,心里挺过意不去的。昨晚遇到李婶,说你回来了。我一早上山给你采了些药草,这些药草捣烂了敷上专治头晕、脑震荡什么的。你要知道,我家的祖传秘方一向灵验得很哟。”小兰接过周大爷的药草,狠狠瞪了一眼阿P。
  
  周大爷刚走,阿P便神经质似的进了屋,在枕头底下一阵乱摸,终于找到那张有中奖奖金的存折,他将存折揣在怀里,突然又跑到门外,绕着自己的两间破房转了个圈。
  
  小兰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这是干什么,鬼上身了吗?”阿P说:“你懂个屁,我是怕昨晚有人偷听了咱们说话,不然他们怎么都好心起来了?”
  
  小兰哭笑不得,就在这时,门口又传来脚步声。只见阿P的大哥背着个包,急匆匆地闯进来。他看到阿P就吼起来:“我以为你被砸了头,躺在医院不能动了,原来还活蹦乱跳着呢,干啥老关机?你把我们都吓坏了,你知不知道!”
  
  没等阿P回答,大哥又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别耽误时间,赶紧跟我到医院做个全面检查,什么CT、彩超都不能省了。头晕是大事,可别落下什么后遗症。”小兰在旁欲言又止,大哥瞥了她一眼,拍了拍身上的包说:“这两天我凑了不少住院的费用,这哪里是三百五百的事?这不,凑齐了我就赶紧过来了!”
  
  这下阿P真的傻眼了。看着大哥一脸着急的样子,他既尴尬,又羞愧,想把中奖这事说出来,又不知从何说起。突然,他发现自己的头真的有点晕、有点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