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故事

普罗米修斯的怒火

时间: 2018-02-12

  商贸大楼因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毁之一炬。专业人士排除了意外的可能性,也丝毫没有人为纵火的迹象,难道是上帝点燃了这场“天火”?
  
  一、疑似天火
  
  盛夏的一天,美国拉斯维加斯骄阳似火,约翰坐在一幢别墅的窗前,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观看几百名员工在烈日下进行岗前培训。他让人将员工的制服设计成金黄色,阳光下训练的方队,怎么看怎么像一块硕大无比的金砖。经过几年的精心谋划和筹备,约翰位于市区黄金地带的超级商贸中心即将开业,他仿佛看见财富如洪水般滚滚而来。
  
  手机突然刺耳地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保安惊慌的声音:“约翰先生,大厦着火了!”约翰腾地站了起来,冲着手机吼起来:“赶紧报警啊,笨蛋!”保安带着哭腔说:“已经报警了,消防车正在路上。上帝啊,那熊熊大火简直就是从天上烧起来的,太不可思议了……”
  
  放下手机,约翰眼前一黑。他定定神,赶紧驾车向自己大厦所在的大街驶去,远远就看见浓烟滚滚,那座华丽的大厦淹没在烟火中。消防车的汽笛声此起彼伏,有好多警察在维持秩序,疏散人流。约翰打开车门,嘴唇哆嗦着,好久才说了句:“上帝啊!”心像被刀子扎了一样疼痛,这可是他大半辈子的心血啊!他这次不光投入了全部的积蓄,还向银行贷了款,才将商贸中心准备妥当,各类商品都摆上了货架。究竟是谁这么恶毒地害他呢?
  
  这时,一个保安领着警官保罗走了过来。保罗说,他安排警员们仔细搜查大厦的各个角落,却未发现什么可疑线索,他要在大火熄灭后,查看当天的录像资料。
  
  几个小时后,大火被扑灭,保罗跟着约翰来到监控室。还好,由于监控室在最下层,火是从中间开始燃烧的,往下燃烧的火焰,还没有来到底层,就被消防员熄灭了。一行人几乎是趟着水来到电脑前,一个保安启动了应急电源,将保存的录像演示给保罗看。保安队长信誓旦旦地说:“今天我一直守在监控室,我在上帝面前起誓,连一只麻雀都没进入大厦。”保罗重新看了一遍录像,果然像保安队长说的那样,整个画面开始是空荡荡的,后来就是一片火海。约翰说:“今天大厦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保安在门口值班,其他员工都在郊外做岗前培训。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保罗低头沉默了一会儿说:“现在看来,可以排除人为因素;会不会是电路短路问题呢?”约翰瞪着他,有点不耐烦地说:“电路?不可能!每个房间都还没通电呢。”保罗听了耸耸肩,苦笑着说:“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难道是上帝放的火?”说完这话,保罗觉得这时候不该开玩笑,接着说道:“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查清的。现在,你说一下仇人的名字,比如竞争对手。”约翰木然地摇了摇头:“我是个画家,崇尚艺术,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而且我一向买卖公平,哪有什么仇家?”
  
  保罗点点头,说:“现在,带我去您的办公室看看吧。”
  
  约翰的办公室位于十二层背光的位置,经大火烧过后遍地狼藉,但依稀能看出原先的雅致。保罗环视四周,耸着鼻子问道:“有一种什么奇怪的味道?”约翰解嘲地指着几个烧焦的颜料桶道:“是松节油的芳香,颜料中必用的东西。”说着,约翰跺着脚说:“你看我创作了一半的这幅《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也烧成了灰烬……”
  
  保罗同情地拍拍约翰,说:“别难过了,尽早联系保险公司吧。我们警方也会加紧破案的。”
  
  二、一封迟到的信
  
  听到大厦失火的消息,银行、供应商、客户的电话此起彼伏,他们都怕自己的钱打了水漂。约翰整日如坐针毡,要知道为启动商贸中心这一项目,他可是贷了不少款。
  
  约翰问秘书:“保险公司那边怎么样?我们不是签了合同吗?”秘书一脸的无奈:“约翰先生,合同是签了,但您老是不签支票……所以保单尚未生效。”约翰顿时像斗败的公鸡,蔫了。他现在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了,本想拖欠一段时间的保险费,没想到火灾突然降临,现在一个硬币的赔偿也拿不到了。
  
  约翰拨通保罗的手机,被告知警方毫无线索,现在仍在调查中。
  
  秘书小声说:“外界都传说……是‘天火’……”
  
  “放屁!”不等秘书说完,约翰就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我才不相信什么‘天火’,一定是有人蓄意谋害我!如果抓到那个该死的家伙,非将他千刀万剐不可!”
  
  度日如年地过了几天,约翰想去警察局催一催。刚一开门,差点和一个邮差撞个满怀。约翰正想发火,邮差问道:“请问,你是约翰先生吗?”约翰没好气地点点头。邮差赶紧拿出一封信,说:“亲爱的约翰先生,非常抱歉,请您一定要原谅我们的过失。”他郑重地把一封泛黄的信交到约翰手里:“这封信一年前就寄到了,但不知怎的掉在了柜子的夹缝中间。上星期我们换了新局长,进行了一次大扫除,整理信件时才发现的。虽然过了一年时间,我们还是决定送过来。”约翰瞥了眼信封,身子猛然一震,因为他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爱丽丝。
  
  邮差走后,约翰迫不及待地撕开信,里面是厚厚的十几页的信纸,他浑身颤抖,努力控制情绪看下去。看到一半时,他突然大叫一声,昏倒在地。
  
  几天后,约翰在医院里苏醒过来,整个人变得神情呆滞。前来探望的保罗警官在征得他的同意后,也打开了那封信。等看完信,保罗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上帝要毁灭一个人,必先令他疯狂。约翰先生,你能否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我讲一遍?”
  
  约翰叹了口气,说起了一段往事。
  
  三、爱恨皆有缘
  
  五年前,约翰还是个穷困潦倒的画家,在一次画展上认识了美丽忧伤的爱丽丝。爱丽丝是位建筑师,丧偶不久。当时两人都被鲁本斯的油画《被缚的普罗米修斯》吸引住了,一见如故。虽然爱丽丝比约翰大十几岁,但共同的爱好穿越了时间和距离,两人热烈地相爱了。因为爱丽丝的先夫曾是当地有名的富商,为了不惹来闲言碎语,两人约定暂时不公开关系。
  
  有了爱情滋润的爱丽丝事业上也是一帆风顺,她通过竞标夺得了州中心大街一座酒店的外部装修设计工程。碰巧,酒店对面的大厦正在低价拍卖,爱丽丝凭着多年的经验,断定这是个绝佳的投资机会,当即倾囊而出买了下来。约翰高兴极了,请爱丽丝去当地最豪华的奥斯曼酒店庆祝。约翰含情脉脉地望着爱丽丝,说:“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美丽的女人,如果能娶到你,那将是我一生的幸福!”爱丽丝甜甜地笑了。
  
  当晚,两人喝得酩酊大醉。
  
  正当爱丽丝对未来充满期待,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时,却察觉到了约翰的冷淡。她想方设法哄他开心,谁知约翰冷冷地说:“我现在不爱你了。你是个工作狂,我们不合适。”爱丽丝的眼泪奔涌而出,说:“为什么?我是真的爱你呀,如果你嫌我工作太忙,我现在休假好不好?只要你爱我,我什么都可以放弃……”约翰却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爱丽丝霎时间跌进了痛苦的深渊。直到有一天银行传真了一份信用资料给她,她惊讶地发现自己买的那座大厦居然不见了,还有先夫留下的大部分财产也不见了!震惊之下,爱丽丝请来律师调查,才获悉醉酒那天,约翰趁她神志恍惚让她签署了一份文件,将包括大厦在内的很多财产无偿转让给了约翰!
  
  爱丽丝感觉自己就要崩溃了。原来从头至尾都是一场骗局!她可以不要爱情,但一定要夺回财产!约翰的手机早换了,住处也换了,爱丽丝根本无法联系到他。爱丽丝快疯了。
  
  所幸爱丽丝还有份热爱的工作可以寄托。她在做设计时,每每看见对面那座被骗走的大厦时,就有熊熊大火在心底燃烧。那天,爱丽丝灵机一动,立刻修改了图纸的设计方案。她一个弱女子将用自己的方式来报复那个骗子,那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地烧毁那座大厦!
  
  说到这里,约翰停住了,他转过头看着保罗说:“我忘了她是建筑设计专家,她要报复我根本不用刀,用她的专业知识就够了。可悲的是,我知道得太迟了。”
  
  四、自作孽,不可活
  
  没错,爱丽丝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将酒店的南面全部设计成独特的凹面玻璃。这在外人看来既时尚又美观的设计,其实暗藏杀机。因为这样设计,酒店的玻璃墙就变成了一面超级大凹面镜。这之前,爱丽丝通过天文学家的朋友,测算出在夏季最炎热的那几天,太阳和地面的角度正好将炙热的阳光聚焦反射到约翰的办公室。这样,约翰办公室内的最高温度可达60℃!而60℃是什么概念?它可以让某些东西燃烧起来,比如油画中常用到的松节油……约翰虽然画得一般,但到处以艺术家自诩,所以,他在办公室里安置了一张大桌子,上面摆着画布和颜料。更重要的,是那几桶松节油,就摆在很明显的位置,像在昭示主人的高雅。
  
  酒店工程很快完成了,爱丽丝的计划即将完美上演。她经常用望远镜观察对面大楼的动静,看着约翰忙碌地指挥着工作人员干这干那,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
  
  “忙吧,忙吧,你就快完蛋了!”爱丽丝在心里嘲弄地说。
  
  可后来有一天深夜,当爱丽丝放下望远镜时,忽然泪流满面。她看见约翰在作画!画的正是那幅《被缚的普罗米修斯》。她回忆起当初浪漫的时刻,她想约翰之所以后来变成那样,大概是穷怕了,他为了画画可吃了不少苦。如果他改过自新,她愿意一切重新开始。一想到约翰那张英俊的脸将在大火中痛苦地毁灭,她后悔极了。
  
  爱丽丝飞一般冲下楼,穿过马路,来到约翰的楼下,想立刻告诉他真相。她刚报出自己的名字,保安立刻鄙夷地说:“请回吧。老板交代过,如果有个叫爱丽丝的疯女人来找他的话,一律不见。”
  
  爱丽丝绝望了。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写了一封信,告诉约翰真相。因为现在,只有这古老的通信方式,才能将这件事告诉约翰……
  
  保罗警官疑惑地看着约翰,问道:“就算这封信不巧掉进了两个柜子的缝隙里,没有按时送到你手上,爱丽丝这一年中都没再见过你吗?”
  
  病床上的约翰眼睛空洞洞地望着天花板,带着哭腔说了句:“天意啊!那几天,我着了魔一样讨厌她,就在她寄完信回去的路上,我派手下用一辆假牌照的小车撞死了她……”
  
  保罗轻轻说了句:“天哪!”
  
  几天后,约翰瞪着天花板气绝身亡,护士听到他最后说:“爱丽丝,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