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淑妃猝死疑云

时间: 2018-01-23

  1。淑妃暴毙
  
  明世宗嘉靖十三年春的这天早上,紫云轩的宫女月娥慌慌张张跑来告诉皇上,说自己一大早起来,正打算服侍淑妃娘娘梳妆打扮,却发现淑妃娘娘已经七窍流血而亡。世宗闻言吓了一跳,忙来到紫云轩。到了淑妃的床前一看,果见爱妃早已没有了气息,看淑妃七窍流血的样子,一定是中了剧毒!
  
  这还了得,这可是皇宫大内,谁这么大胆,居然胆敢下毒杀害皇上心爱的妃子!世宗暴跳如雷。由于事情发生在皇宫里面,不方便让外官插手,于是世宗让大内总管康超海负责调查淑妃暴毙一案。皇上交代:此案务必查清楚真相,无论牵扯到后宫的哪位嫔妃,都必须极力配合,不准刁难,否则,一律打入冷宫!皇上说这话,等于给了康超海一把尚方宝剑,康超海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他不敢怠慢,立即带领着宫中的太监和御医组成的调查人员,着手调查此案。
  
  御医安德顺负责查验淑妃所中的是什么毒,查验之后,不禁傻眼了,因为淑妃所中的毒十分特别,既不是蛇毒,也不是鹤顶红,更不是蟾毒,反正不是他熟知的任何一种毒!
  
  2。衣服上的秘密
  
  康超海问伺候淑妃的宫女月娥,淑妃临死之前,吃过什么东西没有。月娥说这几天淑妃身体不适,整天病恹恹的,昨天晚上只吃了几块莲花糕。康超海找到淑妃吃剩下的那几块莲花糕,用银针一试,银针并未变色,说明莲花糕无毒。
  
  康超海转而重点查看有没有外来的东西。所谓外来的东西,就是妃嫔间平时相互赠送的礼物,这赠送的东西里面可能就会被别有用心的人下毒!
  
  这时,月娥说的一件事引起了康超海的注意。月娥说,淑妃娘娘近来病恹恹的,皮肤也变得十分敏感,就是一阵风吹来也受不了。康超海闻听,心下起疑,淑妃平时身体不错,怎么突然之间得了这么一种怪病呢?他让御医安德顺查查,淑妃的屋内有没有过敏源。安德顺领着几个御医在各处查看起来,可查了一个遍,也没发现什么过敏源。
  
  安德顺最后来到淑妃的身旁,摸了摸淑妃身上的衣服。淑妃身上的衣服是采用上等蜀锦做的,色泽鲜艳异常。他再用鼻子仔细闻了闻,脸上顿时变了颜色。康超海问他怎么啦,这衣服料子是不是有问题。安德顺点点头对康超海说:“不错,这衣服上被人涂抹了一种奇特的花粉,这种花粉产自苗疆,能调节人的皮肤敏感度,身体着了这种花粉,皮肤较之从前敏感百倍,一阵风过也会让人战栗欲倒。”
  
  康超海大吃一惊,忙问月娥这身衣服是怎么来的。月娥说,这衣服是惠妃前段时间送来的,因为颜色鲜艳,所以淑妃十分喜欢,从那以后,淑妃就经常穿这身衣服。康超海点点头,心说这就是了。他让人传来惠妃查问,惠妃见事情败露,脸都吓白了,哆嗦着说了实情。
  
  原来她妒忌淑妃近来圣眷正隆,十分得宠,就想方设法从中破坏。她将从苗疆弄来的一种名叫花之魅的花粉,研成粉末再熬成浆糊之后,让下人用胶手套涂抹到这身衣服上,然后再清洗掉,如此一来,就不容易被发现。这种花粉,可以让人的皮肤变得极为敏感,就是摸一下也受不了,这样就可以让淑妃生不如死,再也没有能力争宠了!
  
  月娥拍了一下脑袋后说:“不错,我想起来了,淑妃娘娘果然是从穿上这身衣服开始,皮肤就变得敏感起来的!淑妃娘娘虽然也曾让御医前来查看过,可那名御医没有经验,没有查出是这种花之魅的花粉所致。”康超海听完,暗自叹了口气,这宫里的女人,为了争宠都疯了,无所不用其极,连这种下作手段都做得出来。
  
  康超海转回身问安德顺道:“这么说,淑妃娘娘是因为穿着涂抹了这种花之魅花粉的衣服,中了花毒身亡的?”安德顺摇摇头说:“据我所知,这种花虽然能调节人的皮肤敏感度,但也仅此而已,并不能置人于死地。”那淑妃之死既然不是惠妃的花粉所致,那么又是谁给淑妃下的毒呢?
  
  3。一碗阿胶
  
  这时,康超海猛然看到桌子的旁边,有一碗阿胶,看样子还没有饮用,就问月娥:“淑妃娘娘经常服用阿胶吗?”月娥回答说,淑妃生前不怎么服用阿胶,寻春园的敬嫔见淑妃病了,这几天每晚都安排人送阿胶来孝敬娘娘,说是可滋补强身,淑妃喝过几次,不过昨晚淑妃娘娘没胃口,就没有服用。
  
  康超海赶紧让御医看看这阿胶有无问题,安德顺端起这碗阿胶闻了闻,说阿胶的气味有些不对。安德顺说,这进贡的东阿阿胶,都是冬至日这天把乌头驴皮取下,用乌头驴皮加东阿水,用金锅银铲的工艺熬制,被称为九天贡胶,正宗的九天贡胶闻起来有一种清香味,让人神清气爽,十分舒泰。安德顺顿了顿,接着说道:“而这敬嫔送来的阿胶,虽然也有清香之气,但细闻起来,可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酸味,这必定不是用传统工艺熬制的,而且所用材料也不是驴皮,而是用马皮,这马皮熬制的阿胶……”
  
  康超海让人去请敬嫔来问话。工夫不大,敬嫔由一个宫女陪着,来到紫云轩。见一干人等都围着那碗阿胶,敬嫔当即变了脸色。康超海问敬嫔,这碗阿胶可是她让人送来的。敬嫔说:“是啊,我选这上好的阿胶,是想让姐姐补补身子!”
  
  康超海冷笑一声:“上好的阿胶,我看未必吧!”敬嫔一听,脸色又是一变,问是什么意思。康超海道:“怕这阿胶是马皮熬制的吧?”敬嫔急了:“康公公,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呀!”康超海又冷笑道:“你送来的阿胶,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酸味,必是马皮熬制,这马皮驴胶,虽然颜色看起来和驴皮熬制的相近,但功用却截然不同,驴皮阿胶,最是补血养气,而马皮熬制的,则最是败血散气,是也不是?说!”
  
  康超海把刚才安德顺说的那番话对敬嫔义正词严地讲了一遍,敬嫔听完,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发白,冷汗直冒,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再也不敢嘴硬了。她一个劲地乞求康超海不要把此事告诉皇上,她还年轻,一时昏了头,见淑妃和自己一同进的宫,如今人家成了淑妃,自己还是个嫔妃,一时气不过,就让在东阿当知府的父亲弄来这马皮阿胶,来陷害淑妃。敬嫔最后乞求道:“康公公,饶了我吧,我才给淑妃送过四次呀,就是马皮阿胶败血散气,也不至于毒死她呀!”
  
  敬嫔还想说什么,康超海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让她先退下,等他禀明皇上再做定夺。回过头来,他和御医们商量,看来这驴胶也不是淑妃中毒的根源,淑妃到底身中何毒呢?可商量来商量去,也没商量出个结果来。
  
  4。神奇的玉器
  
  康超海急得在屋子里来回转圈,当转到淑妃床前时,见月娥正忙着给死去的淑妃擦脸,整理遗容,这时,只听“当啷”一声,一个东西掉在了地上。康超海吓了一跳,忙看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一个玉石雕成的圆弧状的东西,样子极其精美,由于紫云轩内铺着柔软的波斯地毯,这才没有摔坏。
  
  这东西是从淑妃的手里掉出来的,淑妃临死之前还抓在手里,看来这件物品对她而言一定很重要。康超海弯腰将这个圆弧状的东西捡起来,手心顿时有一种凉丝丝的感觉,舒爽异常。他问月娥这是什么东西。
  
  月娥说:“这东西名叫按摩玉,经常用它按摩脸颊,可以让人的皮肤细嫩,吹弹可破。”康超海问这按摩玉是哪里来的。作为大内总管,康超海知道,宫中并没有这种东西。
  
  月娥说:“这按摩玉是珍妃赠送给淑妃娘娘的!”月娥告诉他,有一次她陪伴淑妃娘娘去临春苑珍妃那里,见珍妃正在闭着眼睛用一个圆弧状的东西按摩脸颊,看样子极其享受。
  
  听到动静,珍妃赶紧站起身来,迎接淑妃。淑妃就问珍妃,她按摩脸颊的东西是什么,自己怎么从未见过。珍妃拿着那个圆弧状的东西说这叫按摩玉,是她的心爱之物,她之所以喜欢它,是因为用它按摩脸颊,可以让人肌肤胜雪,无比娇嫩。
  
  淑妃听珍妃这么说,便将那个东西拿在手上仔细打量,口中调笑说:“怪道妹妹的皮肤这么好,皇上到你这里就拔不动腿呢,敢情你有这样的法宝呀!”珍妃说:“姐姐惯会取笑人,你深得皇宠,还有脸说人家,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今天就将它送给姐姐,省得姐姐以后再笑话我!”见珍妃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自己,淑妃说什么也不要。珍妃又说,这是她哥哥从西北弄来的,大不了,她再让哥哥给她弄一个。见珍妃诚心诚意相送,淑妃却之不恭,只得接了。从那以后,淑妃娘娘每天都用它按摩脸颊。
  
  听到这里,康超海疑心顿起,这东西这么好,珍妃怎么如此大方,舍得送给淑妃,让旁人夺了皇上对自己的宠爱呢?要知道,宫里的女人,争来争去,争夺的,无非是皇上的恩宠。而争宠的关键,无非是要有吸引圣上眷顾的资本,说白了,就是你得青春靓丽,让皇上高兴、舒心,从这一点上说,就是好姐妹,也没有将自己的争宠利器拱手送人的道理!况且,淑妃和珍妃的关系并不亲密,只是面上有些往来而已。
  
  康超海心头的疑云越来越大,他问月娥,那珍妃将自己心爱的按摩玉送给淑妃之后,她让人再弄一个回来没有?月娥想了想说,从那以后倒是没有再看到过。康超海点点头。为了确定此事,他又偷偷找到珍妃宫里和自己关系不错的一个名叫明艳的宫女,问她珍妃还在用按摩玉按摩脸颊吗?明艳很惊讶地说:“没有呀,珍妃娘娘将按摩玉送给淑妃了,那东西只有一个,哪里还有第二个?”
  
  5。西北之行
  
  回到住处,康超海拿着这个按摩玉,越看越觉得这个按摩玉一定有问题,便让一个宫女试试,可试了几天,这个宫女一点中毒的迹象也没有,面色也没有什么大的改变,这下康超海更困惑了,他决定查清这按摩玉背后的真相。
  
  康超海让安德顺等几个御医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材质,有没有毒。可几名御医看过之后,一个个都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不清楚。宫里竟然没人认识这种东西,康超海决定亲自到西北走一趟,查一查这按摩玉到底是何物品。
  
  康超海面见世宗请求出宫,世宗问他淑妃一案的进展,他说已经有眉目了,只是需要验证一件事,还需往西北走一趟。世宗也没深问,点头应允后,康超海带着一名小太监,骑着快马沿着驿站向西北狂奔。
  
  到了西北之后,他找遍整个古玩市场,也没有发现有出售这种按摩玉的地方。这天,他灵机一动,扮作客商,揣着这件按摩玉,找到本地最大的古玩店“奇石轩”,装作要出售的样子。他问掌柜的能给多少钱。掌柜的仔细看了看这按摩玉后笑了,说不值钱,现在他手里的只是一块破石头而已。
  
  康超海惊讶道:“为什么不值钱?我这按摩玉可是个宝贝呀!”那掌柜的笑了:“这石头原名叫殒山玉石,只在西北边陲地带才有,如今世间所存已经极少,用来按摩皮肤,的确可以舒筋活血,加速面部血液循环,使人肌肤如玉。可事物都有两面性,这东西最多可以使用三两个月而已,过了这个期限,则会放出内在的毒气,这时若再用它按摩皮肤,其毒气会通过皮肤渗入肺腑,不久便会使人七窍流血而亡,现在你这按摩玉,其内毒气已尽,既无毒,又失去了舒筋活血之效,眼见是没什么用了,所以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已,分文不值!”
  
  听奇石轩掌柜的说完,康超海禁不住目瞪口呆。看来是珍妃暗藏害人之心,用按摩玉不知不觉杀死了淑妃!接下来,他又拿着这块按摩玉转了几家奇石古玩店,按摩玉有毒的说法再次得到证实。
  
  6。最后的结局
  
  调查完按摩玉的真相,康超海不敢停留,即刻打马回京,回来之后,他立即求见皇上,将自己的调查结果一一禀明。世宗听完之后,许久没言语。康超海趴在地上,见皇上半天没说话,就偷偷抬起头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皇上,却见世宗的脸色阴晴不定,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又过了许久,世宗终于开口了:“来人呀,将惠妃、敬嫔打入冷宫!”
  
  康超海往前跪爬了几步,说:“吾皇明鉴,虽然惠妃、敬嫔意欲谋害淑妃,但那花之魅虽说能伤及人的皮肤,可并不能致命,而那马皮阿胶,淑妃娘娘只喝了几次,也并不能让淑妃娘娘顷刻毙命,真正的罪魁祸首应当是珍妃呀,是她用按摩玉不露声色地谋杀了淑妃!”
  
  世宗皇上一听,顿时龙颜大怒:“大胆奴才,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朕说谁是凶手谁就是凶手!”康超海还想据理力争,可皇上一摆手,意思是让他别说了,接着又朝身边的一个太监使了个眼色,说声:“赏酒!”太监转身出去了,很快端来一杯酒香四溢的美酒。世宗笑道:“康超海,这段日子你辛苦了,朕赏你一碗好酒,赶快喝了谢恩吧!”
  
  皇上赏酒,康超海感恩不尽,接过后一饮而尽。很快康超海就觉得五内俱焚,身上像着了火,他抓着自己的脖子,声嘶力竭地喊叫起来。他这才明白,皇上刚才赏给他的竟然是毒酒!
  
  倒下的那一刻,康超海彻底明白过来,皇上这是杀自己灭口!那珍妃的哥哥被封为胜远大将军,领兵在西北多年,手握重兵,就是珍妃犯了错误,皇上投鼠忌器,也不会轻易怪罪于她,更不可能惩罚她。至于惠妃和敬嫔,其父只是知府,拿掉也就拿掉了。而自己,查明真相之后,本不该多言,只因这一多话,这才招致杀身之祸!
  
  康超海死后,世宗又毒杀了其他参与此案的人员,从此,紫云轩淑妃被毒杀一案的真相便永远石沉海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