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绝杀生死局

时间: 2018-01-25

  一飞来横祸
  
  清同治年间,北京城出了一位调教鹌鹑的高手,叫王大安,人称鹌鹑王。斗鹌鹑是很残忍的事,斗败的鹌鹑丧失了斗志就再也不能斗了,往往当场摔死,成了下酒菜。王大安不以为然,他自有一套理论:鹌鹑本是玩物,斗是它们的本性,人拿鹌鹑来斗不过是激发它们的本能,何来残忍一说?
  
  王大安已是打遍京师无敌手。不过他为人圆滑,若对手是王公贵族就尽量回避三分,所以在天子脚下,倒也相安无事。
  
  这次,福王府的大贝勒摆擂斗鹌鹑,他索性走出京城四处游玩,出门前嘱咐两个儿子,不要去应战。这天他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回转家中,他刚进院门,突然从里面扑出一群人,不问青红,一顿大棒打下来。王大安嘶哑着嗓子嚎叫道:“天子脚下,没有王法了!为什么打人?”
  
  那些人不管不问,只是狠狠打,半晌才听有个公鸭嗓的说话:“今天先到这里,留个活口,等福晋什么时候想出气了,再来!”说完一挥手,那些人扬长而去。
  
  王大安被打得奄奄一息,再看家里被砸得稀烂,两个儿子模样不比他好,老婆子吓得倒在地上一口气不接一口气,只有孙女儿玉儿在邻居家玩,幸免于难。
  
  他的小儿子王实不顾身上伤疼,翻身扑到地上磕头痛哭道:“爹,我闯祸了!”
  
  原来他被福王府的奖励诱惑,忍不住偷着应战了。也该着他运气好,连胜三场,大贝勒一见就有心收了他的鹌鹑,可是王实嫌大贝勒出的价钱低不肯放手,王府的跟班上前硬抢,王实还有点憨力气,给他跑了出来。
  
  大贝勒从小就是养尊处优的,哪受过这般气,加上平日里吃香的喝辣的身宽体胖,一时痰涌上来,竟然气迷了心,昏死过去,凌晨时分离开人世,临终留下遗言一字:赢!手指死死指向他平日最爱的鹌鹑身上。
  
  听到这个消息王大安暗叹:王家休矣!果然,不等大贝勒出头七,王府就下来战书,要王大安三个月后应战。
  
  二无路可退
  
  三个月后正是大年初一,是斗鹌鹑的好时节,论理说王大安手中的好鹌鹑不少,随便拿一只出去应战都有把握获胜,可是他的心里却一直不托底儿,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王大安托了好些朋友,辗转问到消息,原来王府的福晋对大贝勒的死痛心疾首,无奈大贝勒是气死的,当时又没拿住王实,治罪是名不正言不顺,可她又想完成大贝勒的遗愿,所以才下战书。有知情人说,福晋每日在书房反复书写的是几个大字:丧子之痛绵绵无绝期。王大安听罢心头一惊,最毒妇人心,她丧子之痛锥心,只怕要钝刀子割肉,慢慢整治王家了。
  
  三个月时间不短,王大安决心从长计议,他悉心挑出几个得意的宝贝,每日倾心调教。这日他接到老朋友的请帖,给儿子办满月酒。王大安见家里还算稳当,就去赴宴了,久不出门,心情大好,他喝了个一醉方休。回家时已经是月上中天,刚进巷口远远见火光冲天,他的酒一下醒了大半,急忙往回跑,果然是家中失火。幸亏救得及时,家人都没大碍,只是家中的鹌鹑都变成了烤鹌鹑,再也跳不起来了。
  
  王大安虽然痛心,仍兀自压着火气。他等家人都安排好了,这才偷着来到卧室,推开暗门,还好暗室没有过火。他早已有所防备,把最厉害的几只鹌鹑都藏在这里。
  
  可是走到精美的雕笼前时,并没有听到熟悉的骚动,王大安的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掀起盖布向里一看,他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里面的鹌鹑都软软地躺在笼子里,全都已经断气了。王大安呆呆坐了半晌,这才想起来,密室除了长子王坚没有人知道,难道……
  
  王大安咬牙来到前面,家人哭成一团,见他来都围上来讨主意。王大安看了看王坚,王坚目光闪躲不敢跟他对视。王大安更加坚信了自己的猜测,他虚弱地向大儿子招了招手。王坚不情愿地向前移动了一步,仿佛下定了决心,扑嗵一下跪在王大安面前,磕头说道:“爹,是我错了,我害死了您的鹌鹑。王府派人抓走玉儿,说如果我不给您的鹌鹑下药就把玉儿卖到青楼,儿子也是没办法,老二一个人惹下的祸害了全家,我……”
  
  王大安气得飞起一脚把王坚踢翻在地,怒道:“老二惹事害全家?他是你弟弟!这话你也说得出口!”
  
  王坚含泪说:“福晋说了,您输了也只是丢面子,不会有什么大事,所以我……”
  
  王大安回身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掷到王坚面前,说:“当初我怕你们担惊受怕,所以没有说出真相,你自己看吧!”王坚拿起纸来一看,原来是王府的战书,下面还画押为证,说明如果王府输了从此不再找王家麻烦,如果王大安输了,从此王家所有人入王府为奴,王坚这才知道上当了,入王府为奴就是任人宰割啊!
  
  三另辟蹊径
  
  王大安这才明白福晋的居心,她不只想害自己家破人亡,还想让王家骨肉相残。现在当务之急是弄到出战的鹌鹑,可是王大安出去跑了一天才明白,王府已经把他的路都给断了,原来一起玩鹌鹑的老友闭门不见,现在这季节已经捕不到鹌鹑了,全京城让他连只鹌鹑蛋都摸不到。他垂头丧气回到家中,却见孙女儿玉儿眼泪汪汪等在院子里。
  
  一见他回来,玉儿忙上前扶他坐下,这才把手里的笼子举上前说:“爷爷,我这里还有一只鹌鹑。”王大安见了只是摇头,玉儿笼子里这只鹌鹑曾是他的爱将,鹌鹑的习性很怪,斗败一次的鹌鹑就再也没有斗志了,所以输掉的鹌鹑多半摔死做了下酒菜。这一只鹌鹑胜了几十场,最后遇到强敌,一败涂地,本来王大安是想结果了它,可是玉儿舍不得,苦苦哀求,王大安疼爱孙女就同意把它做“喳”,就是抓鹌鹑时诱捕用的。这样的鹌鹑已经不能上战场了。
  
  玉儿看爷爷摇手,又从怀里小心翼翼掏出两只小蛋儿,放在他的手中。王大安举起蛋对着光一照,蛋呈红色,光线不能穿透,他的心里一喜,忙问玉儿是怎么回事。
  
  玉儿说:“这是前段时间叔叔弄回来的鹌鹑蛋,我看着好玩儿就带在身上,想孵出来,今天已经是第十七天了。”鹌鹑的孵化期是十八天,鹌鹑有个特点,只有雄鹌鹑才能斗,如果这两枚蛋中有一只是雄的,就有机会赌上一把。王大安忙把两只蛋放在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