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张御医死后除奸

时间: 2018-01-26

  一、闻味的方子
  
  张弼是明朝太医院的医丞,他办完了70岁大寿后,自觉老眼昏花,步履蹒跚,便向穆宗皇帝朱载垕提出了告老还乡的请求。
  
  张弼可是太医院的宝贝,穆宗皇帝自然舍不得他走。张弼摇头说道:“万岁,太医事关重大,非年富力强者不能胜任,老臣现在眼花手抖,行动迟缓,一旦有个什么差池,那可就是误国的罪人了!”张弼当太医三十年,每日开方治病的,不是天子嫔妃,便是凤女龙孙。他往往为了一味药的增减,而苦思冥想半日,其压力之大,外人实在难以想象。
  
  穆宗皇帝担心地说:“朕只怕新任的太医,医术不精呀!”
  
  张弼在怀里一摸,取出了三个锦囊来,说:“万岁,这是老臣给您开的三个秘方,只要您在三年内按照秘方上的要求去做,老臣可保您的龙体无恙!”
  
  穆宗皇帝接过三个锦囊一看,只见上面分别写着——今年、明年和后年六个墨字。穆宗皇帝纳闷地问:“张太医,这是什么意思?”
  
  张弼一解释,穆宗皇帝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张弼的锦囊中,分别装着三个秘方,这三个秘方因为使用的时间不同,所以打开的次序也不一样。穆宗皇帝问道:“这个写有今年字样的锦囊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张弼点头说道:“当然可以!”
  
  穆宗皇帝将那个锦囊打开后,他看着里面的内容,不由得“咦”了一声。只见上面写着——香橼、佛手和木瓜,将这三种闻果在御书房中一样摆十日,每一个月换三次!
  
  香橼、佛手和木瓜又叫闻果,也就是说,别瞧这三样水果皮厚果肉酸涩难吃,但是他们的味道嗅起来,却非常好闻。
  
  穆宗皇帝的书房中便摆放有闻果,闻果难道还能治病吗?张弼见穆宗皇帝发愣,解释道:“是药三分毒,万岁您龙体欠安,连年服药,体内极其容易形成药积,而那三样闻果经过七香汤的浸泡清洗后,所发出的药香之味,便有通七窍,消药积的作用!”
  
  张弼在这张秘方的后面,还写着由七样带有香味的中药组成的洗汤,将那三种闻果分别放入七香汤中浸泡清洗,这种经过处理的闻果发出的香气,便有治病的效果。
  
  张弼在给穆宗皇帝留下了三个锦囊后,就回到了诸州的老家。他刚刚坐船渡过了诸州的清水河,诸州知府牛鼐就身穿便装,领着手下人在河岸上迎了过来。
  
  牛知府身体瘦弱,面色蜡黄,用诸州的老话讲,就是个病包子。张太医妙手回春的大名,可谓誉满京师,牛知府听说张弼告老还乡,他也想让张太医给自己看看病。
  
  张弼被牛知府硬请上马车,然后来到了知府衙门。牛知府大摆筵席,为张弼接风。张弼酒足饭饱后,他先给牛知府切脉,牛知府看着张弼切脉后捻须不语,不安地问道:“张太医,我的病情严重吗?”
  
  张弼正色道:“牛知府,您因为先天不足的缘故,所以自幼便体弱多病,如果我看得不错,您目前正在服用白虎八珍汤……”虽然白虎八珍汤药效对症,但牛知府因为连年累月地服药的缘故,所以体内也是发生了药积,换句话说,虽然白虎八珍汤对症,但是效果却不明显。
  
  张弼回家心切,他提起笔来,就给牛知府写出了用七香汤浸洗香橼、佛手和木瓜这三种闻果,然后嗅香通脉,疗疴医病的药方。
  
  牛知府手拿药方,狐疑地问:“张太医,这药方管用吗?”
  
  张弼信心十足地道:“当今天子都在用这个方子,您说管用不管用?”
  
  二、贪官的疯狂
  
  张弼坐上牛知府的马车,回到了家里。张弼的老妻早就去世,他儿子张子涵已经娶妻生子,并开了一家医馆,因为医术高超的缘故,张家医馆每日都是患者盈门。
  
  张弼回到家后,张子涵吞吞吐吐地对张弼说:“爹,您真的不应该给牛知府治病,他可是个一等一的大贪官!”
  
  张弼久不在家,他哪里知道诸州的事情。之后出门,看着诸州城老百姓在背后对自己指指点点,不由得后悔异常,这个牛知府真是害他不浅!
  
  一转眼,半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天张弼正在研读一本古代的药书,就见儿子张子涵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说:“爹,牛知府来了!”
  
  牛知府竟身穿便服,带着礼物,到张家医馆看张弼来了。
  
  张弼身在诸州,也不敢公开得罪牛知府,便起身出门迎接。经过这半年的闻香治疗,牛知府一张黄脸上,已经透出了一丝的血色。牛知府拉着张弼的胳膊,一个劲地赞道:“神医,真是神医啊!”
  
  原来牛知府初闻果药之香的时候,只觉得七窍通明,百脉舒畅,药积的毛病减轻后,他在白虎八珍汤的作用下,身体一下子好了不少。但半年之后,闻香的效果已大不如前。牛知府今日上门,就是想找张弼,让他给自己再换一个闻香的好方子。
  
  张弼给牛知府切过脉,说:“常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久住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闻果嗅多了,也就嗅不到药香了!”张弼不想落下一个给贪官治病的坏名声,便说没有其他法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