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盗墓贼护国宝

时间: 2018-02-08

  意外得珍宝
  
  挖出陶都树的人叫龙大,是个盗墓贼,家住城东回龙集。家中只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母。龙大三十多岁没娶妻,光棍一条。
  
  龙大盗得陶都树全属偶然。他盗墓有个毛病,专爱给自己挑战,认为人越多的地方越保险。他得知大连丁楼大户的祖上曾中过进士,官至五品,就想趁热闹以戏台做掩护将这家的祖坟盗了。为此,他偷偷观察了一下地形,准备了家伙,等到夜戏过后,便用一把伞遮了自己,开始掘坟盗墓。不想在打通道的时候,竟挖出一座汉墓,意外得了这尊陶都树。
  
  当然,龙大当初并不知晓这件汉文物的珍贵。他是到古玩店卖货时才得知这是个稀世珍宝。古玩行家皆说没见过这东西,提出要看实物,只有见实物才能鉴定是什么东西。龙大想想也是,就先把东西藏在一个破庙里,然后请一个最有名的古玩行家到庙中鉴定。那行家一见陶都树,眼球儿差点儿掉出来,连声叫着:“宝贝!真乃稀世珍宝!”最后鉴定为汉代陶都树。
  
  福祸常相倚
  
  尽管如此小心,但消息还是传了出去,而且传到了日本人的耳朵里。1939年陈州已经沦陷。当时驻陈州的日本指挥官叫川原一弘,也是个文物迷,尤其喜欢中国文物。占领陈州的那一天,他先抢的就是古玩店。所以,陈州的古玩商们也都恨透了这个川原一弘。
  
  川原一弘听说又出了一件汉代陶都树,就急忙四下派人探听龙大的下落。陈州的文物商们一听说川原一弘要抢陶都树,急忙叫来龙大商量对策。他们对龙大说:“你虽是个盗墓的,但也万不可忘记自己是个中国人,千万不可将陶都树落入日寇之手!”龙大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他原想盗得宝贝发个大财,从此与老娘不再为生活所迫,自己也可讨房媳妇,不料竟惹出这等祸端。若将陶都树交给日本人,自己从此便在众古玩商面前没了人格和国格。因为盗墓这行当与古玩商自古是一家,盗墓人离开古玩商几乎是拿着东西换不成钱,算是活活堵了财路。若不交给日本人,自己从此也甭想安生,说不定还有生命之危。他犯愁地望了望几位古玩店老板,说了自己的难处。
  
  打头的古玩店老板说:“龙大呀,实话讲,这件古玩现在在陈州城已没人敢要了。为啥?因为它已成了祸端。虽然我们也怕国宝被日本人夺走,但我们毕竟有店铺和孩子老婆,目标太大,不易收藏。而你呢,目标小,又没老婆孩子挂脚。今天这重任非你莫属。至于你母亲,你放心,我们几位会出资相助的!”
  
  龙大一听这话,心想这几个仁兄虽然也爱国,但没胆儿,丢脑袋的事儿全让他一人担了。又一想,人家所言也是事实,全是掏心窝子的话。这陶都树若从自己手中让日本人夺走,那自己就成了千古罪人!盗墓虽是个犯罪的活儿,但盗出的文物毕竟还是在自己国家里周转,若被人弄到外国人手中岂不是更对不起祖宗了?
  
  想到这儿,他对几位老板拱拱手说:“诸位,那我龙大就谢了!请放心,我就是豁出命来,也要保住陶都树!但丑话先说不为丑,等过了风声,诸位可不能黑我,得给我个天价!”几位老板见龙大护宝坚决,异口同声道:“兄弟请放心,只要这次你护宝成功,不但是陶都树给你大价,日后凡是你手上的东西,我们只是帮你出手,决不赚你一文钱!”龙大很感动,说:“既然诸位如此看得起龙大,我也不瞒诸位,陶都树已放在一个安全地方儿,若我万一为国捐躯了,这陶都树怕是再无人知晓了,只好再次让它长眠于地下了!”言毕,谢了众人,转身消失在夜色里。
  
  那时候,川原一弘派出的人正在到处寻找龙大,为能引出龙大,他们竟将龙大的老母亲抓到了指挥部。龙大闻知,惊慌万分。他怕老娘受屈,但又无计可施。他想了一宿,觉得还是救娘要紧。陶都树虽然是个好东西,但也不能因它落个不孝之名。
  
  当时陈州日军的指挥部在北关太昊陵内,鬼子们赶走了庙内的和尚,将二殿做了指挥部。龙大一到太昊陵,川原一弘很高兴。他对龙大说:“只要交出陶都树,我立刻就放你们母子回家,而且还有奖赏,保你们日后生活无忧!”说完,当即就让人请出龙大的母亲,并让他们母子单独相见。龙大一看母亲毫发无损,悬着的心才算落了下来。龙母对儿子说:“日本人也没难为我,只说等你交出什么树就放我回家。我说儿呀,他们让你交你就交呗!反正你那东西也来路不正,咱可不能因为这和日本人硬碰。这些东洋鬼子个个都是杀人魔王,我这两天听见他们说话就心悸!”龙大安慰娘说:“娘,你别担心,马上我就让他们放你走。回到家你别乱走动,有人会将你接走,也有人供你吃喝,尽管放心好了。”龙母一听龙大说出这等话,怔了,忙问道:“你去哪里?”龙大说:“娘啊,陶都树毕竟是咱中国人的东西,若我送给日本人,不就成了汉奸了。所以呢,我得出去躲一阵子,等风头过后,再回来侍奉你!”龙母望了儿子一眼,说:“大清朝连国土都割给了外国人,一个从墓里扒出来的东西有啥金贵?你又没领日本人去杀人放火,咋就成汉奸啦?”龙大苦笑了一下,便让人喊出川原,对川原说:“现在我来了,请你放我娘回去。”川原望了望龙大,冷笑一声说:“你来了不错,可你没带来我要的东西!”龙大说:“那东西能是胡乱带来的吗?你可知道,现在想要陶都树的可不是你一个人,土匪陈三刀,共产党的县大队都在找我。如果我明目张胆带来陶都树,怕是走不到这儿就被人打死了!”川原想了想,问龙大说:“你是说,先让我放了你母亲,然后再带我去取陶都树?”龙大点点头,川原深思了片刻,最后终于答应了龙大的条件,派人将龙母送了回去。
  
  湖中蹊跷事
  
  将娘送走以后,龙大对川原说:“好了,走吧!不过,你得准备几条船。”川原不解地问:“要船干什么?”龙大说:“太君,陶都树那么贵重,我怎敢把它藏在陆地上?我早已将它藏在湖中的芦苇丛里了。”川原疑惑地望了龙大一眼,说:“你的撒谎的不要,若撒谎,死啦死啦的!”龙大忙赔笑脸说:“我敢吗?吓死我我也不敢欺骗太君!我为啥让你多带些兵,我也怕到湖里出了意外哩!”川原顿了片刻,这才带了二十几个日本兵随龙大朝东湖走去。
  
  陈州城万亩城湖,数东湖最大。湖内长满了芦苇和蒲草,而且水道纵横,一般人进了芦苇丛都会迷路。自从日本人占领陈州之后,共产党的抗日武装和几股土匪都是靠湖与日本人周旋。为此,川原曾几次剿湖,却收获甚小,平常时候,他只守不攻,封锁了城湖周围的不少船只。尽管如此,他自己极少亲自下湖,但今日为了陶都树,他不得不来了。
  
  川原让守湖的日本兵解开三条小船,带着龙大就朝湖水深处划去,川原怕龙大半路逃跑,特让两个士兵坐在他两旁。龙大端坐船头,指指点点,领着三条小船划进了芦苇荡里。
  
  川原看越往前芦苇越密,而且离岸越来越远,警惕地低声问龙大:“你的,还有多远?”龙大说:“太君,陶都树可是我们的国宝,我自然要把它放在最隐蔽的地方。不过,也快到了!”说话间,头船已经驶进深湖里。湖水太深,内里没长芦苇和蒲草,由于湖水深,湖水发出乌蓝颜色。龙大高兴地说:“太君,快到了,你看——”不想他话音还没落,只听一声枪响。龙大身子一震,扭脸一望川原,满脸全是血。他喊了一声:“太君,有人要抢宝——”话没说完,就仰面倒在了湖水中,继而就没了影子。川原大惊,忙命士兵朝四周的芦苇荡里扫射,打了一阵,并不见有人回击,这才感到事情蹊跷,再找龙大,早已没了踪影……
  
  事情过后,陈州城里城外再也见不到龙大。有人说,龙大是故意将川原朝湖中领的,事前他串联了一位猎人,听到他喊“太君,快到了”时朝他放一枪。那时候他已将藏在兜里的猪血弄满了一手,然后火速地抹满一脸,故意扭脸让川原和日本人看到,认为他已中弹毙命。他仰脸倒下水后,顺势藏在了船底,让日本人怎么搜索也难以找到。等船掉头要回的时候,他才潜入芦苇荡中。为躲日本人,他去了南方。还有人说,龙大是真的中弹死了。枪手是陈州城里的古玩商们雇的,为的是能保住陶都树。还有人说,龙大压根儿就没将宝藏在城湖内,他事前与县大队有联系,说他可以将日本人领进深湖。可县大队认为他只是个盗墓贼,对他的话存疑,只派了一个队员去探虚实。那一枪是打川原的,不想龙大在川原前面,正开枪时,龙大又站了起来,所以龙大就中弹身亡了……
  
  多少年后,龙大一直没音信。由于龙大没音信,世上再没第二个人知晓陶都树的下落。但陶都树出土是实,又因曾有一位古玩商亲眼目睹,后来就以那古玩商的记录为据收进了《陈州县志》。
  
  不过,几个古玩商很守信用,一直供养着龙大的母亲,直到老人家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