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被遗忘的恩人

时间: 2018-02-08

  1。攒香簸米成恩人
  
  平川镇的人都知道,能够和镇上大财主刘百万搭上话的,只有那个攒香簸米的外地人,因为他是刘家的恩人。
  
  那还是两年前,刘百万的老妈刘老夫人过六十大寿,整个刘家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就在众人猜拳行令的时候,门外来了一个攒香簸米的卖艺人。刘老夫人喜欢热闹,再说大寿碰艺人又是喜事儿,于是她就让儿子把那个艺人叫进宅里,让他当众表演攒香簸米。
  
  那个艺人也不客气,跟着刘家下人走进院子,先祝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然后便开始了表演。他在院子中间放置好一张高桌,高桌上摆好一条长凳。他取出一只簸箕,又取来米、香和茶盅,把茶盅灌满米,插香于盅内,点燃香,在簸箕里倒满米,把茶盅放在米上。然后他端着簸箕,叫了一声“上眼”,便开始簸了起来。只见簸箕里的米上下翻飞,就像一条金黄色的舌头在簸箕内外忽左忽右,而那只插着燃香的茶盅竟然也随着“舌头”忽高忽低,香头始终不灭。簸着簸着,他大叫一声“起”,连米带盅飞起一丈有余,而他腰部用力,整个身子跃了起来,一个跟头,翻到桌上,随后簸箕前伸,连米带盅稳稳落到簸箕里,他又两臂抡圆,继续攒香簸米。簸了一会儿,他又大吼一声,再次翻跟头跃起,整个人稳稳地落在了长凳之上。随后,他大喝一声,米、盅再次跃起,他几个串翻从长凳上翻下,稳稳落在地上,两臂一振,米全部落入簸箕之中,而那插着香的茶盅则稳稳地落在了他的头顶。再看他的四周,没有一粒米落地。
  
  “好!”众人大声叫起好来。刘老夫人喜上眉梢,举起酒杯:“好本事,大家干一杯!”
  
  老夫人一举杯,众人兴致大增,全部举起酒杯,扬脖猛灌。
  
  就在这时,只见席间一个人猛地蹿起来,趁着众人扬脖灌酒低头吃菜之际,闪电般扑向正厅,从腰间扯出绳镖,直奔刘老夫人冲去。
  
  簸米人大吃一惊,他猛地一甩头,头上的那只茶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刺客。那人做梦都没想到一个卖艺的竟然会出手拦他,他急忙拧腰顿步,回臂撤肘,射向刘老夫人的绳镖半路转弯,镖头直奔茶盅。
  
  “啪”的一声,茶盅被击得粉碎。可谁知那几枝香却像长了眼睛一样,径直射向了那人。那人稍一愣神儿,三枝香正中眼睛。他惨叫一声,双手捂着眼睛,蹲在了地上。
  
  一切都如电光火石一般。直到那人蹲在地上,众人才反应过来。刘百万惊叫一声:“有刺客,拿下!”家人们纷纷冲上来,直扑那个刺客,将他捆绑起来。
  
  就在众人忙乱的时候,屋檐上飞下一人,手擎单刀,直扑刘老夫人。簸米人惊叫一声“小心”,手里的簸箕奋力一扬,簸箕里的米就像一条黄龙一样,射出一道弧线就泼了出去,一下就倾洒到了老夫人前面的地面上。那人刚一落地,还没收稳重心,一脚就踩到米上了,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单刀也扔出老远。那些家人早已发现有人从屋顶跃下,又听到了簸米人的呼叫,一齐拥上。那人还没等爬起来,就让人家给按倒在地。四马倒攒蹄,给绑了个结结实实。
  
  抓住两个刺客,众人又四下寻找,再没有可疑之人,这才放下心来,立即审问。那两人最后承认,他们是两个流寇,刚到平川镇时间不长,听说刘百万家财巨富,准备弄上一笔。正好碰上刘老夫人过六十大寿,他们决定拿刘老夫人下手。于是,一个假装贺寿从正面入席,伺机拿住刘老夫人。而另一个藏身房上,从暗中接应,没想到眼看成功了,却被那个攒香簸米的家伙给坏了好事。
  
  刘老夫人获救后感激不尽,一向信佛的她立即赏赐簸米人,可簸米人坚决不受,还坚持着要离开平川镇,继续过他的行走江湖生活。刘老夫人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但向他表示,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簸米人开口,刘家的子孙必须满足他的要求。簸米人谢过老夫人,告诉她两年后还会来给她祝寿,然后就离开了平川镇。
  
  攒香簸米人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也没人知道。可就是这么一个和众人都没有什么关系的人,却成了平川镇老百姓心里最牵挂的对象。
  
  2。大难临头盼救星
  
  平川镇的老百姓为什么这么急切地盼望簸米人出现呢?因为平川镇遭了大灾。
  
  那年刘老夫人大寿后,老天就开始下雨,从三月份一直下到八月十五,到处是一片汪洋,庄稼连下种都没有可能,更别说收了。到了第二年,风调雨顺,庄稼长势那叫一个喜人,可正在庄稼快成熟的时候,突然起了蝗灾,铺天盖地的蝗虫也不知从哪儿来的,一夜之间就把平川镇的庄稼吃了个干干净净。朝廷虽然有些救济,可只是杯水车薪,连大家喝口粥的最低要求都满足不了。
  
  大家几次去刘百万家求粮借米,可是刘家大门紧闭,看家护院的武师家丁一个个拿枪抡刀虎视眈眈。老百姓去了几次,全都是空手去空手回,刘家根本就不借一粒米给他们。后来大家就琢磨着谁能和刘百万说上话,想来想去,最后想到了那个不知名姓的攒香簸米人。如今眼看刘老夫人的寿辰又到了,按照两年前的约定,攒香簸米人肯定还会回来。大家决定求他帮忙,商量完毕,就分头行动,在平川镇各个路口派出人手,每天从日头出到月亮落,眼盯眼望地守着,生怕错过这个能救全镇的大救星。
  
  功夫不负有心人,半个月后,攒香簸米人终于出现在了平川镇口。他刚到镇口,几十口人便呼啦啦冲出来,把他围在了正中。簸米人一下子就愣了:“你们这是?”
  
  领头的大东一躬到地:“先生可是来给刘老夫人祝寿的?”
  
  簸米人点点头:“对呀。难道刘家出什么事儿了?”
  
  大东摇摇头:“刘家什么事儿都没有,是我们有事儿想求先生帮忙!”于是把平川镇连遭大灾的事儿说了一遍:“先生,现在是只有刘家有粮,我们想借粮,秋后新粮下来后一定加倍偿还,求先生帮我们求求刘百万救救大家!”
  
  簸米人半晌无语,他看了看众人:“你们本乡本土的人都不成,我一个外乡人就更无能为力了!”
  
  大东摆摆手:“先生就别客气了,谁不知道您是刘老夫人的救命恩人呀,刘老夫人还说过只要您开口,刘家绝没有不答应的事儿。只要您帮了我们,全镇的人都不会忘记您的!你攒了一辈子的香,可到现在也没有一根香是为自己用的。您要是帮了我们,就是平川镇的救命恩人,平川镇的子孙后代都会给您上香磕头,永世不忘。”
  
  簸米人摇摇头:“我要图这个,当年救了刘老夫人我就不走了!”
  
  “我们知道您不图这个。可人毕竟要稳定下来,不能像浮萍一样四处漂浮不定吧?要是您救了大家,平川镇就是您的家了,在这里落地扎根,娶妻生子,那才叫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祖宗呀!可要是您不管这件事儿,平川镇七百多口人,最老的八十三岁,最小的几个月,就等于全死在您手了!先生,我们求您了!”大东说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身后,黑压压跪倒了一大片。
  
  簸米人急忙伸手搀扶大东:“快起来!既然大伙儿相信我,那我就想尽一切办法帮助大伙儿向刘百万借粮!”
  
  3。簸尽万米终成空
  
  簸米人径直去了刘家。刘家一见是救命恩人到了,二话没说,打开大门,热热闹闹地把他迎了进去。大东和百姓推举的其他几个人,也以给刘老夫人祝寿为名,跟随着簸米人走进了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