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侏儒的逆袭

时间: 2018-02-14

  能言善辩的优旃本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但由于他傍上了秦始皇,终使他成为天下辩士的楷模并名垂青史。
  
  优旃虽是个侏儒,却食量惊人,如果当年有饕餮大赛的话,没准他能摘取“天下第一大胃王”的桂冠。他是一个出生于秦国雍地乡村的苦孩子,九岁时得了一种怪病,从此,身高不长饭量却突飞猛进。当年,一般庄稼汉每顿吃一碗稀粥再加上两块饼也就有七八分饱了,而身材矮小的优旃一顿却至少能吃十碗粥外加六十块饼。家里实在供养不起优旃,便将他送给一个跑码头的杂耍班子。
  
  班子名“同乐社”,班主叫魏诚,是优旃的姑爹。“同乐社”是个藏龙卧虎之地,优旃在“同乐社”待了三年多,虚心好学、博采众长,成了个身怀绝技练就三寸利舌的江湖异人。虽然优旃成了“同乐社”的台柱子,但由于他太能吃了,胃简直就是无底洞,姑爹魏诚只得在赠他六千钱后,含泪请他离开“同乐社”。好在优旃命不该绝,在花掉身上最后一枚铜钱、欲投水而死时,恰逢秦宫扩建宫廷乐班,四处张榜“求贤”,优旃闻讯忙赶去揭榜,顺利进入秦宫宫廷乐班。
  
  优旃刚进秦宫就出了个大风头。这天,他在练口技时,口含竹叶模仿雌雉求偶之鸣,由于鸣叫声太惟妙惟肖,竟引来数十只雄野鸡前来求欢。在秦代,人们往往把长着漂亮羽毛的雉视作凤凰,为吉祥之鸟。这些在秦宫内上下翻飞、翩跹起舞的野鸡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有些马屁精将这种“吉兆”上奏给秦始皇,就这样,优旃也开始了他的“华丽转身”,由一个见人矮三分的“小人”,摇身一变为大秦王朝第一“谏客”。
  
  一年冬天,天寒地冻。适逢秦始皇寿辰,在皇宫内大宴文武百官。宫内炭火熊熊,宛若初夏,而宫外却大雨倾盆,风寒刺骨。那天,优旃也有幸受邀出席。当优旃身穿狐皮袍外罩蓑衣从外进宫赴宴时,一溜排武士正手执长戟和盾牌全身湿透地站在风雨中,冻得浑身颤抖,不敢移动半步。优旃见此情景,很是同情,便止步问道:“列位武士,你们想去廊下躲避风雨吗?”武士们七嘴八舌地说,他们都想去廊下躲避风雨,但朝廷法度森严,他们不敢擅离职守,否则轻则罚俸,重则处以肉刑。优旃沉思片刻,对众武士说:“等会儿我呼唤你们时,你们务必要高声应答。”过了一会儿,前来赴宴的群臣共同举杯为秦始皇祝寿,待众臣山呼万岁毕,优旃突然站在门槛边,探头向外大呼:“执戟郎!”众武士在风雨中高声齐应道:“在!”优旃又大声说:“汝虽长,立雨中;吾虽短,立殿上。尔等雄伟又有何用?!”秦始皇听出优旃的“弦外之音”,立即下旨,叫众武士到廊下暂避风雨。
  
  有一段时间,秦始皇突然心血来潮,经常在皇宫内大摆宴席,还经常带领群臣去郊外野炊。这倒也罢,为了能在漫天大雪中饮酒赏梅,他还命人在广袤的梅园内修建了几十座铜亭,铜亭亭柱均设计成铜制空心样式,亭基亦为铜制空心样式,亭基下有炭火供暖,暖气可通过亭基、铜柱传递,亭内俨然一个“冬天里的春天”。秦始皇的“奇思妙想”,引发了朝中诸多有识之臣的忧虑,怕此劳民伤财之风越刮越烈,伤了国家元气。于是联名上书奏请秦始皇减少宴请,不建铜亭。秦始皇龙颜大怒,一连罢免了六位劝谏的言官。在这样的高压态势下,再也无人敢逆龙鳞。但,有一人除外,此人就是优旃。优旃为何没与那几位触霉头的大臣一同进谏?因为他认为时机还不成熟。
  
  这年春天,秦始皇望着满目春色,兴致颇高,于是招来优旃吹柳哨。哨声悠长婉转,秦始皇上下打量着优旃那异常矮小的身材,不由惊奇地问:“你身形若孩童,却食数十壮汉之量,太奇怪了。”优旃说:“陛下,我一餐可食数十壮汉之食,这是坊间误传。其实,小人一餐可食数百壮汉之食。”秦始皇一听,眼珠儿都快掉地了。优旃见秦始皇疑他“谎奏”,忙解释说,他在宫内吃喝均为美食,如用每顿饭的铜钱去购买百姓日常食用的粗食,足可供数百壮汉果腹。如果购买劣食,足可供数千饥民饱餐一顿。这番言论使秦始皇受到很大震动,从此,他减少了“国宴”,并降低了“国宴”的标准。与此同时,秦始皇还打消了广建“消寒铜亭”的念头。
  
  一年金秋,秦始皇打算扩建帝苑,扩建后的帝苑东起函谷关,西至岐州雍县,方圆千余里。秦始皇还下旨,扩建帝苑如若经费不足,可挪用若干军费。此举劳民伤财,必伤国脉,但见秦始皇兴致勃勃,一时无人敢唱反调。优旃得知此事后,对秦始皇的“宏伟蓝图”赞不绝口。他兴高采烈地对秦始皇说:“陛下,这真是个好主意!如果能在帝苑中再多养些吉禽瑞兽就更好了,东面若有敌犯境,可让吉禽瑞兽啄敌顶敌,这样一来,敌人也就因惧怕吉禽瑞兽望风而逃了。”秦始皇岂能听不出优旃语气中的讽刺之意?遂放弃了挪用军费扩建皇家林苑的“宏伟蓝图”。
  
  有一年夏天,秦始皇在纳凉时对侍奉在旁的优旃说:“你屡次忤逆朕,难道不怕朕砍了你的脑袋?”优旃说,他的脑袋永远不会因谏君而落地,这是天意。秦始皇听优旃话中有话,叫他细细道来。优旃说,上天为免除下界苍生的战乱之苦,而派天子秦始皇一统天下;上天为了能让天子听到益国利民的谏言,又降下优旃伴君。秦始皇听了这话,很是受用,当即赏赐给优旃一只玉枕。
  
  屡屡忤逆谏君却屡屡受赏,优旃可算是奇人也。他还曾破天荒地赠给秦始皇一对小铜兽,并对秦始皇说,这对似狮似虎的小铜兽,一只叫“盼君出”,另一只叫“望君归”。“盼君出”是时刻提醒君王要走出深宫,去民间巡视;而“望君归”是提醒君王不可在外太久,要及时回宫,以免荒废了朝政。据说,如今天安门前的华表上有两个小狮子,一个叫“盼君出”,一个叫“望君归”,正出自此典故。
  
  秦始皇驾崩,秦二世胡亥即位之初,优旃也曾向二世进谏,后来便缄口不言了,大约是他看出秦二世是个扶不直的猪大肠,而心灰意冷之故吧。
  
  不久,二世皇帝被杀,优旃离开秦宫,归隐民间,从此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