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造梦师

时间: 2021-02-13

  清朝末年,成都府有个人叫赵铁。他家祖传一种秘术:可为人造梦解忧。这秘术虽好,却极耗元气,施术频繁的人往往寿数不长。赵父临终前再三嘱咐赵铁:宁可辛苦劳作,也不要轻易施术赚钱。
  
  当时成都府有个大富豪叫钱丙,他兴办洋务,经营盐、铁。一个月前,钱丙被断为不治之症,寿命只剩一年。他回家后开始绝食,不过五天就奄奄一息。钱公子当即放话:若有人能开解老爷,赠五十亩良田。
  
  消息传出去,来的人络绎不绝。可无论是青羊宫的道士,还是宝光寺的和尚,乃至西洋医院的精神科医生,都没法让钱丙改变死志。
  
  富贵险中求,赵铁也动了心。这天一早,他来到钱府,说自己有办法。钱公子见他不过二十左右,颇为怀疑,暂且死马当作活马医。
  
  夜里,赵铁来到钱丙房间,点燃配制的秘香,打坐凝神,让自己的魂魄进入钱丙心里探秘……
  
  之后,钱丙做了一个长梦,醒来后长舒一口气,肯吃饭,也肯吃药了。钱公子被镇住了,连连称奇。
  
  就这样,赵铁成了钱府的清客,住在钱府,由钱公子给他介绍造夢的生意。他记得父亲的嘱托,每月只施术两次,口风极严。
  
  饶是如此,赵铁的身体还是虚弱了下来。他不愿再耗费元气,以身体有病请辞。钱公子思索了一会儿,提出了一个要求。
  
  原来钱公子心里有一件极烦恼的事。先前钱丙知道命不久矣,便立下遗书:将盐、铁经营权归还朝廷,其余家产诸子平分。钱公子心里大为不满:盐、铁生意是能下蛋的金鸡,为何不让自己继续经营?自己是长子嫡孙,如何只与诸弟平分家产?他拼命找人救治老父,是怕钱丙两腿一蹬,遗嘱立时生效。
  
  眼见三四个月过去,自己日日夜夜孝顺,老头子却丝毫没有改遗嘱的意思。钱公子思来想去: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吧。只要赵铁把钱丙的秘密说出来,不信老头子不屈服。钱公子威逼利诱,赵铁却油盐不进,说造梦师将永为事主保密。
  
  钱公子恨得牙根直痒痒,他打听到赵铁沾酒必醉,便邀赵铁对饮,哪知赵铁一口回绝。钱公子眼珠一转,想出了另外一个方法,他假意答应送赵铁还乡,为他备席饯行。
  
  第二天晚上赵铁赴宴,只见满桌美味佳肴,异香扑鼻。钱公子连连劝菜,不到半个时辰,席面就见了底。赵铁哪知道,宴请的佳肴是:醪糟鸭、花雕鸡、醉虾……每道都加了酒,又特意被厨师加重了其他作料掩盖气味,生怕醉不倒他。钱公子眼见火候到了,在一旁微微笑道:“赵铁兄弟,老爷子前番不思药食,到底是为了什么呀?”这时赵铁脸也红了,舌头也大了,摆手道:“他、他是做了一桩亏心事!”钱公子追问道:“什么亏心事?”
  
  赵铁一一道来:“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块心石,下面压着的记忆,是从没向外人吐露过的心事。因此我施法后,先看了你爹心石下的记忆。原来,你爹年轻时为了发家,吞并义兄的家产,导致义兄吐血身亡。后来他富甲一方,常想起年轻时这桩往事,尽管暗中派人周济义兄家眷,但终是难补内心的愧恨。医院诊断他得了重病,他认为报应到了,准备速死偿命。我便挥手施起法来,给他造了一个梦。他梦见义兄说:知道他后来暗中托人看顾家眷,还为其子办了公费留学,早就不怪他了,并让他养病惜身,天命到时,一起投胎转世,来生再做兄弟。这梦算是造到你爹心坎上了。另外,你爹对你有一个期望……”
  
  赵铁晕晕欲睡,声音越来越低。钱公子套出了关键的秘密,喜上眉梢。他看了一眼赵铁,不屑地说:“我爹对我的期望,必是让我别和兄弟争家产嘛,还轮得到你来说?”
  
  钱公子拿着提前拟好的假遗嘱,迫不及待地进了钱丙的房间,逼老爹签字。钱公子要独占盐、铁经营权,剩下的家产他要把持六成,其余诸弟共分四成。钱丙正要与他晓以利害,钱公子却威胁道:“若不遂我意,我便请上海的记者来,把你为了发家做的丑事登报!”
  
  这一下钱丙气得不轻,他赌气签了字,把假遗嘱往逆子脸上扔去。这一扔,全身血液一齐往脑门冲,他痛苦地倒在床上,竟被活活气死了。钱公子吓坏了,但他仍然没忘家产的事。他颤抖着搜出真遗嘱,一把火烧了,再把新签的换了进去。
  
  灵堂上,钱公子累坏了,一阵哭喊后,不由自主地睡着了。众人把钱公子抬到偏厅的榻上盖上了薄被。不知过了多久,他悠悠醒转,发现赵铁正守在自己跟前。
  
  钱公子心说:这人用不上了,让他滚吧。可他转念一想,不好,自己竟然在赵铁面前睡着了,那他进入自己的梦里窥探了没有?
  
  钱公子打定主意,立刻命人将赵铁打入钱府地牢。赵铁悔恨自己与虎谋皮,落得如此下场。
  
  不久后,从牢里传来消息:赵铁天天长吁短叹,说造梦神术就此失传,实在可惜。钱公子心动了:如果让赵铁把造梦术传给自己,岂不美哉?钱公子变了脸,给赵铁送去精美佳肴,承诺如果自己能学会造梦术,便立刻让赵铁自由。
  
  赵铁详细地把造梦术说与钱公子,从配香助眠的方子,到寻找心石的秘诀、造梦的咒语,无分巨细全部吐露了出来。造梦分为解忧、破惧、怀故、种梦四种,其中,种梦最难,种梦无须等事主睡眠,只要两人相聚三尺内,便可悄然施法。事主会在多年后做一个造梦师编的梦,像一粒种子,被造梦师埋下,待时机成熟就会发芽开花……钱公子听得入迷,赵铁却打住话头,说零散事宜明日再讲。
  
  谁料当天夜里,赵铁在地牢里断了气。钱公子心中若有所失,总觉得赵铁死得蹊跷……
  
  不管怎样,钱公子拿到了梦寐以求的经营权和财产,还得了造梦神术。他寻了时机,窥探了上官的心事,意欲日后能造梦讨好上官。
  
  可没多久就传来清廷覆灭的消息,紧接着,新政府官员将钱氏父子在任时的亏空一一查出,命他退赔。钱公子家财即将散尽,眼看就要坐吃山空,他起了阴毒的心思,给上官去了一封密信,想用别人的心事作为筹码,勒索一笔钱财救急。
  
  这晚,钱公子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梦中,他见到了爹压在心石下的心事,其中有赵铁早就告诉自己的,可也有他不知道的:爹察觉清朝气数将尽,只有辞去盐、铁要职,退步抽身,才能保住现有家产;家财平分,是化整为零,免人觊觎。这样既可低调度日,几兄弟又能相互倚仗。原来,爹苦心谋划,是要儿子免受改朝换代的风波,一生平安。这才是爹对钱公子的期望……
  
  在梦中,钱公子不由得哭喊道:“爹爹,我对不起你,我错了呀!”梦境一转,赵铁冷笑着出来道:“你疑心太重,竟要杀我。我耗尽寿数种下的梦,会在你一生中最难过、最无助的时候长出来。想来咱们就快要见面啦,再叙别情吧,哈哈!”
  
  钱公子从梦中惊醒,费尽心机夺来的家产竟是烫手山芋,爹早就知道这一点,自己竟逼死了亲爹……他的痛苦、悔恨真是难以形容,整个人就像掉进了油锅里被煎炸着。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马蹄声,还伴有一串三短一长的清脆铜铃声,这是钱公子与上官约定的暗号,想必是勒索的钱财送到了。钱公子又生出一线希望,他欣喜地跑到屋外,来客纵马奔来,到他面前时,却刀光一闪,直取他的咽喉。
  
  濒死的时候,钱公子心说:没有造梦术,我至多沦为平民;有了造梦术,我却死于非命!
  
  赵铁算定了钱公子必有今日,总算是为自己报了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