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演示了两次

时间: 2021-04-13

  清朝时,有个技艺高超的小偷叫钱大龙。有一年,他在街上捡到一个流浪儿。流浪儿名叫樊小宝,十分机灵,钱大龙把他带回家,收为徒弟。
  
  钱大龙有个规矩:教徒弟技能,只演示一回。好在樊小宝天资聪颖,每次一学就会,从不用师傅演示第二回。一晃十多年过去,樊小宝长大了,成了和师傅一样出色的小偷。
  
  樊小宝本以为自己已学会了师傅的全部本领,可是这天钱大龙告诉他,还有最后一项本领要教他。樊小宝问是何本领,钱大龙却不说。
  
  这晚,师徒俩去一户人家行窃,是师傅亲自踩的点,说这户人家有一个很值钱的古瓶。
  
  深夜,师徒俩翻进院子。走到院子中间,樊小宝突然脚下踩了个空,险些掉下去,稳住身子才发现:院中有一口水井,没有修井沿,十分危险。他用脚点了两下地,这是提醒身后的师傅要小心。
  
  樊小宝继续往前走,按事先踩点的方位,很快就偷到了古瓶。他想拿给师傅看,却发现院子里空无一人——望风的师傅不见了。
  
  这是一个封闭的院子,师傅不可能不声不响地跳院墙走了。樊小宝突然想到:难道师傅没注意自己的提醒,掉到水井里去了?
  
  樊小宝忙到井边朝里看了看,里面黑洞洞的,啥也看不见。他点亮了火折子一照,这才看见水井里漂浮着一具埋着头的尸体,身上的衣服正是师傅的!
  
  樊小宝吓得赶紧灭了火折子,站在井边愣了片刻,才抱着古瓶翻院墙逃走。狂奔了二三里地,他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脸上也浮现出了笑容。到了一处山岗,樊小宝抬起山上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块,开始挖掘,很快挖到一个粗布包裹。他小心地打开,一个青铜方樽赫然出现。这是一个月前,樊小宝和师傅偷来的,听说是古董,价值连城。
  
  当时两人得手后,樊小宝起了贪心,想独占方樽,于是他将迷药下在师傅的饭菜里,自己先佯装被迷倒,待师傅被迷倒后,他才爬起来偷走了方樽,并将它埋在这里。樊小宝知道师傅一直在怀疑自己,所以没敢把方樽取出来。如今师傅死了,再也不用担心了。
  
  捧着方樽,樊小宝笑出了声。突然,他瞥见不远处的黑影里站着一个人,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他吓得一哆嗦,那不是师傅吗?不可能,师傅已经死了!樊小宝揉了揉眼,颤声问:“你是人是鬼?”
  
  那人走到近前,从腰间拿出一根皮鞭来,“啪”的一下,抽得樊小宝大叫起来,紧接着那人说话了:“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就知道这事是你干的!”
  
  这么一说,樊小宝知道眼前的是人不是鬼。他从小就怕师傅,忙“扑通”一声跪下来求饶:“师傅,我错了,你饶了我吧!”钱大龙哪能饶他,拿起鞭子又抽了起来。
  
  原来,钱大龙早就怀疑樊小宝偷了方樽,于是用假死来试探。钱大龙找到一个农户,给了他一些银子,在他院里提前布置一番——买了同样的衣服套在稻草人身上,丢在水井里,古瓶当然也是赝品。
  
  钱大龙打得樊小宝满地打滚,直到打累了才停手。他丢下皮鞭,捡起滚落的方樽,小心地放进包裹里,对樊小宝说:“我说过,你还有最后一项本领没学会,今天我已经演示给你看了,咱们的师徒缘分就到此为止吧。”说完,他飘然而去。
  
  樊小宝没有力气爬起来,眼睁睁地看着师傅走远,到天亮才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回到住处。
  
  第二天,樊小宝正躺在屋里养伤,突然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来人是个癞头汉子。他手里提着一个木箱子,见到樊小宝,癞头汉子捂着嘴小声说:“你师傅让我把这个给你送过来。”说完,他撂下箱子就走了。
  
  樊小宝心里纳闷,关上门,打开木箱一看,见偌大的箱子里只放了几两银子,还有一张纸条,写着:“银子你收下,木箱和这纸条一定要烧毁,事关你性命,切记切记!”正是师傅的笔迹。樊小宝一头雾水,想不明白师傅的用意,但既然事关性命,他还是照着师傅的话,把木箱和纸条都丢到灶台里烧了。
  
  这事办完后没两天,几个衙役找上门来,让樊小宝去辨认一具尸体。樊小宝吃惊道:“谁的尸体?”
  
  一个衙役说:“钱大龙!”
  
  衙役带樊小宝来到一条河边,岸上静静地躺着一具老年男尸。仵作推测,他是从木桥上掉下来,头撞到河里的石头而亡,随后顺湍急的水流漂到了这里。尸体的脸部已被河里的石头撞得残破不堪,但从尸身上的文身、衣物等,樊小宝辨认出了这就是师傅。
  
  好好的,师傅怎么就死了?樊小宝一路思索着回到住处。刚一进屋,眼前寒光一闪,再想退出屋子已经迟了,一个汉子用尖刀抵着樊小宝的喉咙,随后门被关上,屋内有人点上蜡烛,樊小宝这才看到堂屋正中坐着一个黑脸大汉。大汉开口就让樊小宝把方樽交出来。
  
  樊小宝听大汉的手下称呼他“帮主”,不由得暗暗心惊:这事怎么被这些江湖中人知道了?他故作镇定地说:“什么方樽?”
  
  大汉一挥手,几个手下押了一个农夫过来。这农夫伶牙俐齿,一番讲述,樊小宝才知道他就是师傅布局的那院子的主人。原来那晚他偷偷跟在师傅后面看到了一切,知道是钱大龙偷了方樽,第二天就把这个消息传了出去。
  
  樊小宝心想:原来如此,看来师傅被害与这消息泄露有莫大的关系。此时为保性命,他只能实话实说,告诉大汉:方樽在师傅手里。
  
  大汉冷笑一声,说:“前几天有个癞头汉子给你送了一个木箱,是你师傅让他送的,这是你师傅死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你敢说那里面装的不是方樽?”
  
  樊小宝忙辩解说:“那里面真不是方樽,只是几两银子。”
  
  大汉冷笑道:“你师傅花重金托人送那么大的木箱给你,就装几两银子?你当我是傻子呢!”
  
  樊小宝听了这话,心里突然敞亮了,之前想不通的事也想通了,不禁暗暗叹息:师傅啊师傅,你这是要拉徒弟来垫背啊!你故意雇人鬼鬼祟祟地送一个木箱给我,就是要让人误会你把方樽给我了呀!
  
  大汉又逼問樊小宝方樽的下落,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砸门声传来,有人在外面大声喊:“快开门,东西还轮不到你们拿,我们掌门早就定下了。”
  
  一阵猛烈的撞击声后,门板突然倒了,外面拥进一群人,两伙人立刻厮杀了起来。这一来,倒给了樊小宝机会,他瞧准时机,把身旁燃烧的蜡烛踢倒,拔腿就跑。
  
  樊小宝气喘吁吁一口气跑到了城门前,正想出城,却看见几个士兵拿着自己的画像挨个儿盘查。这时他才发现:墙上贴满了通缉自己的画像,罪名正是偷盗古董方樽。
  
  樊小宝心里恨死了师傅,暗想:难道眼下只有死路一条了吗?死?樊小宝猛地想到了什么,不禁“哎呀”一声:假死,这正是师傅最后教自己的本领!
  
  原来,钱大龙的第二次“死”也是假死。他找来一具和自己身体条件差不多的尸体,给他文身,再套上自己的衣服,丢进河里……通过这次假死,他金蝉脱壳,带着方樽消失了,却把麻烦栽给了徒弟……
  
  樊小宝很快想明白了这点,他边想边跑向西山,西山上有很多烧炭的窑洞,这年头不太平,死人太多,没人管的尸体全拉到西山烧炭了。看到西山上的尸体,樊小宝说:“师傅,你教徒儿向来只演示一次,可这最后的本领,你演示了两次,难道徒儿还学不会吗?”
  
  几天后,人们发现了樊小宝的“尸体”。这之后,就再也没人见到过他们师徒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