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

许望阉猪

时间: 2016-02-19

  青石垸村有个名叫许望的年轻人,聪明伶俐,学什么东西看过一两次后就能掌握到百分之八十左右。就凭着这一先天条件,他便通过在县兽医站当站长的姐夫,给他弄一张兽医证。本来姐夫不同意,他说:“你一点兽医知识都不懂,怎么能行医呢?还是干点别的吧!”可许望的姐姐不高兴地说:“我就这一个弟弟,你不帮谁帮?干什么不是学出来的?他脑子转得快,是个人才呢!”姐夫斗不过“枕头风”,但为慎重起见,先安排内弟在站里培训了三个月,接着又让他跟着一位师傅实习了一个月,这才给他发了行医证,许望于是堂而皇之地开起了兽医诊所。
  
  村里的一些父老乡亲们,对他的医术半信半疑,他却大吹大擂地说:“我有培训证和行医证,要是看不好谁家的猪、牛、羊、鸡的病,谁就搧我的嘴巴砸我的牌子,要是治死了,该赔多少赔多少!”
  
  他话说得这么硬,由不得你不信。也该这小子走运,张家的猪不吃食,他打了一针,那猪吃得香甜可口;李家的牛站不起来,他开了几剂药,给牛服下后,那牛就奔跑如飞。这下乡亲们都夸许望有两下子,许望更是仙人放屁,神气飘飘,都认不得自己是谁了。
  
  许望谈了一个对象,叫秀姑,秀姑家里养了一头老母猪,已下了几年仔猪,现在想劁了养养膘,拿去卖钱。但大凡下过仔的母猪都性子烈,脾气坏,这头老母猪更是凶猛,令好几个兽医都望而生畏,不敢靠近。
  
  许望心想:未来岳父家的母猪别人不敢劁,自己劁了,不但能在二老面前显示才能,让婚事更加巩固,还能在众人面前做一个活广告,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他主动找上门请劁(即结扎)。秀姑他爸爸问:“你行吗?”许望回答:“我行,保准行!”秀姑爸爸又问:“不怕猪性子凶?”许望一笑,说:“没有金钢钻,决不上门来!”秀姑爸爸见他话说到这分上,自己这头猪又愁无人劁,便同意了。为了安全,他还特意找来两个年轻力壮的邻居小伙帮忙,把老母猪按倒在地上。许望本来还有个好吹牛的毛病,这下又犯了,对未来岳父说:“不用这么多人,一头猪都对付不了,还算什么兽医?”正巧有个小伙子有事儿,趁机告辞了。这时,许望已经握刀在手,就在那手术刀割开皮毛之时,老母猪负痛,忽地四肢一蹬,挣脱按住它的手,“哗”地站立起来。许望猛吃一惊,暗叫一声:“不好!”赶紧立好八字脚,伸双手去抓猪的两只耳朵,想把猪按住。哪知他快,老母猪更快,张开长嘴巴,对着许望裆部就咬了一口。“哎哟!”顿时痛得许望一声惨叫,只见他的下身血流不止,他很快痛昏在地。
  
  秀姑和他爸爸可吓坏了,立即找人,大家七手八脚地把许望送到村卫生所。医生脱下他的裤子一看,老天爷,老母猪这一口好毒,许望的两个被咬碎的蛋蛋,已从破皮袋袋里掉了出来。于是医生赶紧打了止血针,叫人迅速送往县医院治疗。这一去,许望躺了半个月才出来,命是拣着了,但从此成了一个被阉割的公公!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消息像长了翅膀,在四乡八村飞传,人们都说:“许望兽医被老母猪阉了。”
  
  从此,许望不仅那玩意儿蔫了,人也彻底蔫了,再也不敢吹牛逞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