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

天上掉下段“地下情”

时间: 2016-06-10

  况云是一家大公司服装板型设计师。这天她正上班时,忽然陈艾的父亲找到她,并将一沓保险单递给她说:“小况,感谢你参加陈艾的葬礼。他生前买了两份保险,受益人都是你……”况云的嘴巴惊成了一个大大的“O”形,她记得一周前是接过陈艾父亲的一个电话参加过陈艾的葬礼的,因为她与陈艾是大学同学,虽然毕业后一直没有联系,但她对陈艾没有反感,何况陈艾遭遇车祸而死,毕竟同学一场嘛……可万万没想到陈艾生前买保险却指定她为受益人啊!
  
  看着况云一脸的疑惑,陈艾父亲说:“孩子,陈艾生前多次跟我说喜欢你,直到死都没有结婚,他心里一直装着你哩!要不他也不会自己买保险却指定你为受益人了……”陈艾的父亲说着说着就声音哽咽了。
  
  哦,况云想起来了。读大学时陈艾是那种放在人群中根本没有印象的人,而自己是同学公认的班花。有一天陈艾畏畏缩缩地给了她一封情书,况云当时感觉好笑,但考虑到老实人的自尊问题,委婉地拒绝了……后来陈艾没再找她,她也把这事忘了。但万万想不到陈艾买保险却指定她为受益人。所以她努力抑制自己心中的不平静说:“伯父,对不起,这钱我不能要,难得陈艾一片苦心了,可我是有家有口的人,怎么好拿这钱呢?”陈艾的父亲一把抓紧况云的手说:“孩子,也许你并不在乎这笔钱,可你要知道,如果你不出面、不签字,谁能拿到这笔钱呢?”人家话说到这地步了,况云只好诚恳地说:“伯父,这好办,我出面领这笔钱,但钱还属于您,我真的不要……”
  
  陈艾的父亲老泪纵横地答应了。况云就陪老人家去保险公司办了手续。回家后,况云把这事原原本本地向丈夫曾伟作了“坦白交代”,因为他们小两口相亲相爱,她觉得没必要向曾伟隐瞒什么。曾伟感叹不已,打趣地说:“想不到陈艾这小子还是一情种啊!”况云就狠狠地捶了他两拳。
  
  一个月后,陈艾父亲却将30万元的存折交给况云。况云睁大眼睛说:“伯父,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小况,这是陈艾的遗愿,你怎么能拒绝一个死人最后的请求呢?”陈艾父亲说着,两行老泪就淌在脸上深深浅浅的皱纹里。
  
  况云心软,只好收下,心想过一段时间后,陈艾的父亲也许会接受这笔钱的。她像揣了一只小兔子似的跌跌撞撞地回到家,把存折交给曾伟。但这回曾伟却像脑子短了路,他怎么也不相信事情就是况云说的这么简单,他对况云说:“云,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你得对我说实话……”
  
  况云没做亏心事,就大大咧咧地说:“说什么?你爱咋想就咋想吧!”两口子第一次闹了不愉快,一晚上没说话。
  
  第二天一大早,况云洗漱、化妆完正要去上班,曾伟突然拉住她说:“我昨晚一夜没睡好,我老想,如果你和陈艾没关系,不可能成为保险的受益人,那老头也不会非让你得这笔钱啊!”
  
  “你烦不烦啊?”况云一把挣开曾伟,她懒得跟他解释。她想,曾伟不过是一时鬼迷心窍,他们是多年的好夫妻啊!
  
  但况云下午下班回家时,却发现自己的妈妈在家里,正说着话的曾伟看见况云进门就停下话头。况云正要问好,妈妈却先说话了:“云子,到底有没有这事?你可得说清楚。你看,你们这幸福的一家人……”况云气恼地说:“这事?什么事啊?我和陈艾什么事都没有啊!”妈妈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孩子,有事就说出来,人家陈艾都死了,还怕曾伟不谅解?曾伟,你说是不是?”曾伟连连点头。况云感觉乌云压顶,喘不过气来了。
  
  几天后,况云在街上碰到一个同学,同学神秘兮兮地说:“况云,想不到你和陈艾还有这么多年的地下情啊!”况云惊呆了,要不是老同学,她早一巴掌打过去了。同学看她不高兴,才自顾自地说:“有事就跟曾伟解释清楚,要不人家整天疑神疑鬼的,还问到我这里来呢!”况云听不下去了,抬脚就走。一路上她想:这事说不清楚,就给曾伟写封信吧,白纸黑字的,曾伟还能不相信吗?
  
  况云感觉心情爽朗了些,回家就在写字台抽屉里找纸和笔,但她却在抽屉里看到了曾伟和一家私人侦探所签订的合同和3000元的交款收据。原来曾伟心里一直放不下,狠下心来要找到况云和陈艾“地下情”的证据哩。
  
  况云倒吸了一口凉气,也没力气写信了,软绵绵地瘫在沙发上……第二天醒来时,她没有看见曾伟,她想曾伟也许已经出去了,也许昨晚根本没回家……
  
  况云简单收拾一下去上班,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却听见大家议论纷纷:“看不出,况云居然和大学同学有这么多年的地下情哩!”“谁说不是呢?没看到这些天她精神这么差?那同学出车祸死了!”“对,但人家留了一大笔钱给她,他丈夫这才发现啊!”况云委屈的泪水在眼角里打转。她一扭头回了娘家,忍不住给陈艾的父亲打电话,但电话停机了。况云最后的希望断了,她想:这样下去,她要不要和曾伟离婚,甚至要不要离开这座城市呢?
  
  正在这时,况云的电话响了。她懒洋洋地按键接听,是曾伟打来的。他说让她快回家,有重要事找她。等况云一进家门,曾伟就递给她一份《离婚协议》,说:“况云,我们是多年的好夫妻,但这事我没法说服自己,我快崩溃了……”
  
  况云的眼角流出泪来,问:“你找到证据了?”
  
  “没,没有……”曾伟连连摇头,“可我不能让自己在阴影下生活啊……”
  
  况云一下子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