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

店大欺客

时间: 2016-07-10

  刘大权在城南开了一个饭店,店名就叫“吃破天”。来来往往的人看见这店名,都摇摇头,心里嘀咕,什么叫“吃破天”?这店名起大了。
  
  起大了不只是这店名,还有这店门两边的对联。上联是:好酒楼好仙来来者是仙;下联是:人都来人都吃吃得顺气。尤其这横批:吃啥有啥。前台管账兼服务员的翠香说:“老板,咱把这对联改一改吧,太大了欺客,还会招惹是非。”刘大权脖子一梗,眼一瞪:“凭啥改?这样很好嘛!咱这饭店就是要这大气势、大气派、大口气。”翠香捂住嘴一笑,心里说,咱这饭店就你、我加上厨师总共才五个人,还装什么大!
  
  开这店的刘大权,四十来岁,个不高腰倒粗,脸不大肉很肥。前几年在京城开过饭店,就以为见过大世面,根本不把这小地方的人放在眼里,一出口就是我走南闯北,到西安进太原,在武汉卖过豆花,到天津卖过包子,最后进京开了饭店。翠香故意问他:“老板,你在京城开的什么饭店?”刘大权支吾了半天,才红着脸小声说:“开个扯面馆。”
  
  中午时分,店里进来一个中年人,往桌子边一坐:“服务员,上茶!”翠香赶紧提着小茶壶过去。她见这人穿着朴素,土里土气,其貌不扬,就问:“大哥,来碗扯面?”中年人摇摇头。翠香又问:“那来碗拉面?”对方还是摇摇头。翠香又问:“要不来碗刀削面?”中年人把茶杯一放:“我说这位大妹,你这是大饭店,怎么尽向我推荐面食呢?我要点菜,要点大菜。”翠香一看他气色不对,赶忙进去把老板刘大权叫了出来。
  
  刘大权拿个小茶壶赶紧出来,一见这客人心里便明白了三分。这种人他见多了,不是来叫板,就是想吃白食。但圆滑的他还是堆上笑脸:“这位老板,要吃什么,只管点。”中年人一笑:“咱也不是什么老板,就是一个做苦力的,看见你这招牌就进来了,想尝尝鲜。”刘大权一拍胸口,说想吃什么你只管开口,咱什么没做过,什么没见过!心里想,就你一土老冒,能点出什么好菜来!一用劲又吹开了:“这位老弟,北京的翠花楼你听说过没有?”中年人摇摇头。刘大权一拍胸口:“我当年在翠花楼旁边卖过烧饼。”这回别说客人笑,连翠香都笑出声来。可他还在接着吹:“天津的‘狗不理’你知道吗?”客人又摇摇头说不知道。刘大权说:“你这人真没劲,怎么啥都不知道呢?告诉你听好了,当年我在里面洗过盘子。”翠香又笑了起来。刘大权把眼睛一瞪:“你还笑!你不信?人家是百年老店。招个洗盘子的还要考试,要大学毕业的才行。”
  
  这时坐在桌子旁的中年人开口了:“我说老板,你的话我信。不过今天我要点两个菜,你要是能做上来,给你1000元菜钱,如果做不出来,我就要把你这店名和对联改一改。”刘大权心里说,好啊,我看你一个土老冒能点出什么新花样来,无非就是鸡鸭鱼肉。于是说:“好!痛快!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
  
  中年人喝口茶,说第一个菜叫“黑发炒绿丝”,就这菜先去做吧。刘大权跑到后厨喊道:“坏了,坏了!今天来了个叫板的,点了个菜名我听都没听说过。”厨师问什么菜?刘大权告诉他叫“黑发炒绿丝”。一听这奇怪的菜名,几个人傻眼了,今天这人有两下子,菜名都,最得怪怪的。黑发不就是头发吗?这哪能炒,就是炒了又怎能吃?这时翠香进来了,说“黑发”不就是“发菜”吗?几个人恍然大悟,对呀!可这“绿丝”呢?翠香“嘿”了一声,说:“你们真笨,还大厨呢,这韭菜不就是绿丝吗!''刘大权一拍脑袋:“对!没错!就是发菜炒韭菜!”
  
  这盘菜端上来后,中年人吃了一口,满意地点点头:“行呀,老板,有两下子!”刘大权又牛上了:“那当然,要不敢叫‘吃破天’?”中年人说:“你先别急着吹,还有一道菜。”刘大权“哼哼”一笑:“你说吧。”中年人说:“第二道菜叫爆炒鲜冰棍!,’刘大权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什么?这、这、这冰棍能爆炒吗?”中年人说:“做不出来,我可要改店名了。”刘大权忙说:“做,做!”急匆匆跑去后厨。
  
  几个人又在后厨傻瞪着眼,这冰棍可怎么炒呀?这种做法听都没听说过。大厨问:“刘老板你见多识广,没听说过这菜?”刘大权急了说出实话:“我在京城边上就开个专卖民工的扯面馆,哪听说过这种菜!”翠香进来问做好了没,客人等急了。一听几个人不会做,翠香说:“客人出的菜名,咱将他一军,让他做。他如果做不出来,咱就赢那1000块钱了。”刘大权想了想也只能这样,又来到中年人面前说:“我们店里有个规矩,一般客人点第二道菜,都由客人自己做。”
  
  中年人笑了一下来到后厨,和了一碗面粉,加上猪油、盐、鸡蛋、酱等调料,和成粘糊状,架起油锅,挑开炉火,让大厨从冰箱里取出冰块,用刀背拍成碎块,然后用面糊外包粘上,油锅已冒出滋滋的响声,中年人将碗中被面糊包裹的冰块往油锅中一倒,“刺拉”一声,爆炒冰棍成了。中年人端起这盘菜,说刘老板请吧!
  
  刘大权几个人看得是目瞪口呆,用筷子夹起一块,好吃!外焦里脆,外热内凉。刘大权服了,说:“老弟你改店名吧。”中年人拍着他的肩说:“大哥,起这么个店名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要是诚心做生意的话,我看就叫‘好再来’!”
  
  从此这店就改名了,叫“好再来”,从此也红火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