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

真正的家不在这里

时间: 2016-07-13

  晚上8点多,胖子终于趔趔趄趄地走出了包厢,然后在阿黄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来到停车场,坐上了他的“凌志”。阿黄见他坐稳了,这才坐上驾驶椅,按下导航仪,启动车子,驱车缓缓驶出酒店。
  
  胖子显然喝多了,但还没到醉得人事不省的地步,一上车,他就肿着舌头地说开了醉话。这号人阿黄见多了,所以没有搭理他,自顾全神贯注驾车前进。阿黄是与酒家签约的酒后代驾司机,他得尽快送走这位客人,再赶回酒家接第二档生意。
  
  从胖子一路上骂骂咧咧的吵叫声中,阿黄听出他曾是本市某局的一把手,刚落选,心里不惬意,一个人来到酒家买醉。
  
  根据胖子事先与酒家签下的服务协议,阿黄知道他家住孔雀小区。而孔雀小区正是他们市委局办领导干部家庭的集居地。市民称之为“×市中南海”。
  
  不一会,小区门口肃立着两位保安的“×市中南海”到了。阿黄停下车,刚要向保安出示代驾合同。不料胖子在后座上嚷了起来:“不对不对,这里已、已不是我、我的家,我真、真正的家早搬、搬走了,搬到凤凰、凤凰去了……”
  
  阿黄一听就明白了:凤凰小区是刚落成的别墅区,能在那里安家落户的都是千万亿万的富翁,胖子真正的家落在那里,也在理。只是这家伙当时不该稀里糊涂地写下了孔雀小区。想到这里,阿黄苦笑着摇摇头,一把扭过了方向盘。胖子似乎也知道自己的错误了,在后座带着自责地呓语道:“也怪我,孔、孔雀我、我让给了我、我的原配住了,我、我真正的家搬、搬到凤凰去了……”
  
  阿黄懒得打听人家的原配与现配,只管直奔主题:“那么,请问你住凤凰小区几幢几室?”“几幢几室?哈哈,多巴佬,真土。那里,都是一座座的别、别墅,都是有名、名字的。我的家名、名叫翡、翡翠阁……”“那电话呢?”“电、电话?电话我记、记不清了,反、反正有保、保姆,按门、门铃,她就会来、来开的嘛……”
  
  阿黄啼笑皆非,聚精会神驾车直奔凤凰。
  
  凤凰别墅群依山傍水,打远望去,灯火璀璨。四位保安手持警棍,虎视眈眈地守卫在别墅小区大门前。阿黄减速趋前,正寻思如何向保安打听翡翠阁,后座上的胖子又叫了起来:“不对不对,我、我真正的家不、不在这里。”
  
  阿黄停下车,扭转脸,斜乜着后座:“那你真正的家到底在哪里?”
  
  “在、在报晓小区。报晓小区你知、知道吗?”
  
  报晓小区怎么不知道,那是本市最早建成的公寓房,都老得掉牙了,难道胖子真正的家会在那里?会不会胖子他真喝糊涂了,弄错了?见阿黄犹豫,胖子不耐烦了,酒气冲天地嚷道:“报晓小区,12幢308室,那里才、才是我、我真正的家!”
  
  阿黄发现,胖子在说这些话时,眉飞色舞,两眼发亮,一丝垂涎悠悠地悬在下唇,就像一匹饥肠辘辘的饿狼面对一头稚嫩肥美的小羊羔。
  
  阿黄一边略有所悟地退出车子,一边努力压住胸中突突上窜的火苗,向胖子发问:“请问,报晓小区12幢308室的电话是多少?”
  
  “不用你打、打了,我、我自己来、来。”没想到阿黄话音未落,胖子已自己用手机拨打了起来,“玲玲吗?嘿嘿,听得出来吗?我是谁?猜猜看,唔,你猜猜看嘛……对啦,我的亲亲肉,乖乖囡,怎样,这里要、要比你原来的洗脚房好、好多了吧……
  
  此时此刻,憋在阿黄胸膛中的那股怒火,似乎全部集中到了踮在油门上的那支右脚掌上,致使车子成了一支离弦之箭,也致使坐在后座上的胖子的酒意,被这异常的车速吓醒了一半:“喂喂喂,你、你疯、疯啦?开、开那么快想、想干什么呀?”
  
  “我想送姥姥你到你真正的家中去!”“吱”一声。阿黄一刹车,把车猛地停在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大院里。大院门口,一块写有“xx市纪律监察局”字样的牌子在灯光下分外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