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

农民工找县长

时间: 2017-01-06

  刘长庚和村里七八个老乡来到横山县,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
  
  这几天工地上停工,大伙猫在工棚里,无聊得很。刘长庚忽然说:“你们今天跟我出去,到华胜那里玩。”
  
  二牛问道:“长庚叔,华胜兄弟到横山工作了?”
  
  刘长庚得意地说:“这小子,调到横山做副县长啦!”
  
  “哇!副县长!”三水高兴地说,“这下好了,不怕有人拖欠我们工钱啦!”
  
  二牛说:“就是不知华胜还记不记得我们?”
  
  刘长庚大声说道:“你们放心,华胜知道我到这里来了,给我打过好几次电话,要我一定去找他。今天反正没事,我们去找他怎么样?”
  
  “好哇,长庚叔,听你的。”大伙一阵欢呼,高高兴兴出了门。
  
  他们刚到县城边上,老远就看见了县政府的公务大楼。这是县城的最高建筑,鹤立鸡群一般傲然矗立,高大的贴膜墙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二牛“啧啧”地说:“这楼真气派,今天我们沾华胜的光好好逛逛。”
  
  到了大门前,大伙正要进去,门卫室里忽然走出两个保安拦住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
  
  二牛说:“我们来找人。”
  
  “找谁?”
  
  “我们找刘华胜副县长。”
  
  两个保安对视一下,显然有点紧张:“找刘县长?有什么事?”
  
  刘长庚上前一步说:“师傅,我是刘华胜的叔叔,这些都是我的老乡,是他让我来的。”
  
  两个保安似乎松了口气,说:“你们进来登记一下吧!”
  
  刘长庚登记完,带着大伙进了大门,穿过宽阔的空坪,走进大楼。刘长庚忽然说:“哎呀!刚才忘记问保安华胜在几楼了!”
  
  正在这时,电梯开了,一个戴眼镜打领带干部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刘长庚马上客气地问:“同志,请问刘华胜副县长在哪里办公?”
  
  那人仔细打量了一下他们,然后摇摇头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说完匆匆走了。
  
  三水说:“我们还是到上面去问吧!”
  
  大伙上到二楼。好家伙,这里房间多着呢,可基本上都关着门。大伙在走廊上看见人就打听,可是一连问了四五个人,都说不知道。还有的说自己是来办事的,不认识刘副县长。
  
  刘长庚奇怪地说:“见鬼了,都在同一栋楼上班,怎么连副县长在哪里办公都不知道?”
  
  二牛说:“都说城里人连对面邻居都不认识,今天我是信了。”
  
  三水说:“长庚叔,何必这么麻烦,你打他电话不就行了。”
  
  刘长庚摇摇头说:“我没有他的号码。”
  
  三水不相信:“叔,你不会是糊弄我们吧!你说华胜给你打电话,手机里有号码呀!”
  
  刘长庚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他是给我打电话,可是我不会储存,找不到他的号码了。”
  
  大家正着急时,二牛忽然说:“别急,看见没有,这每个房间上面都有一块小牌子,这
  
  是统计局,这是果业局,那边还是档案局,我们顺着牌子找,还怕找不着?”
  
  三水说:“对,活人还能给尿憋死?走,一块找去。”
  
  大伙盯着牌子,从二楼找到三楼,从四楼找到五楼,等上了九楼,发现这里的房间上面
  
  已经没有牌子了。
  
  大家顿时傻了眼。正在这时,一个紧闭的房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
  
  刘长庚赶紧上前去打听。
  
  那姑娘先是吓了一跳,等看清楚后,冰冷冷地吐出三个字:“不知道。”然后一扭屁股走
  
  了。
  
  二牛说:“叔,怎么办?”
  
  没等刘长庚开口,三水说:“来都来了,还能怎么办?接着找呗!反正这地方我们很少
  
  来,就当来参观了。”
  
  大家都说是,于是继续往上找。
  
  可是整栋大楼都找遍了,还是没找到。大伙泄气;了,二牛一屁股坐在楼梯上说:“累
  
  死我了,坐会再说吧。”
  
  大家都坐在地上休息,一个个唉声叹气。刘长庚脸上挂不住了,狠狠地说:“我就不信,
  
  找不到那小子!”
  
  说完他掏出手机,拨打起来:“大哥,是我,长庚。我想问一下华胜的手机是多少,对
  
  你快找找。”
  
  然后对二牛说:“把手机拿出来机,记号码。”
  
  二牛明白了,长庚叔是打长途回老家,找华胜他爸问号码。
  
  电话号码问到了,刘长庚照着那个号码打过去,电话很快通了:“华胜,我是你长庚叔……
  
  我就在你公务大楼……你再哪里?好,我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刘长庚高兴地说:“走905房间。”
  
  大伙一下来劲,兴高采烈地下到905,却不由愣住了,这不就是刚才那个姑娘出来的房间
  
  吗?
  
  刘长庚疑惑地敲敲门,门开了,开门的竟然又是刚才那个姑娘。那姑娘也似乎吃了一惊,
  
  不过马上露出甜美的笑容说:“是刘叔啊!请进。”
  
  刘长庚还呆在门口,这时刘华胜也出来迎接了:“叔,快进来。”
  
  刘长庚看见真是华胜,这才进来,对华胜介绍说:“华胜,这些都是我们同一个村的老乡。”刘华胜热情地跟大伙招呼:“欢迎欢迎,快进来坐。”一边发烟,一边对那个姑娘说:“小
  
  娜,快去泡茶。”
  
  小娜脆生生地答应一声,笑靥如花地忙活着。刘长庚看看小娜,看看刘华胜,心里很不
  
  是滋味,他悄悄对刘华胜说:“你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刘华胜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到里面说吧。”说完带着他进了里面的套房,关上房门,
  
  然后说:“叔,什么事那么着急?你说吧!”
  
  刘长庚扫视了房间一遍,说:“没想到这里面还有房间,还有床,怪不得找不到你。你
  
  说,你是不是跟那女人有一腿?”
  
  刘华胜哭笑不得:“叔,一见面你就胡说什么呀?她是我们政府办的秘书,来我这里谈工
  
  作的。”
  
  刘长庚眼一瞪说:“你当个我3岁小孩呀?我告诉你,刚才我在找你的时候,看见她从
  
  你这里出来,我问她你在哪里,她竟然说不知道。哼!你说,要是心里没鬼还用得着骗人?”
  
  刘华胜解释说:“叔,不是这么回事。刚才她,她……”忽然却欲言又止。
  
  刘长庚说:“怎么说不下去了?没理由了吧!你今天要是不说实话,我就告诉你爸,告诉你媳妇玉虹。我们老刘家出个县长多不容易,我不能让你毁在女人身上。”
  
  刘华胜急了,说:“好好,叔,我跟你说真话吧!我跟小娜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不告诉你是有原因的。她刚才看你们那么多人,那个架势,以为是来找我上访的,她这样做是不想给领导添麻烦。”
  
  啊!原来如此。刘长庚明白了:为什么保安会紧张?为什么总打听不到副县长的办公室?那是因为自己这些人被看成是来上访的民工了。
  
  刘长庚一跺脚,说:“看来,这里不是我们应该来的地方,我走了。”
  
  刘华胜赶紧拦着说:‘叔,好不容易来一次,说什么也要在这吃饭,我请大伙上酒楼。”
  
  刘长庚看了他一眼,幽幽地说:“华胜呀!我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你什么时候能在办公室门口挂上牌子,什么时候能把老百姓都当叔一样看待,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完,他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对大伙嚷道:“都给我起来,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