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

找工作

时间: 2017-06-12

  周正的儿子职专毕业,尚未找到工作,无奈之际,他携妻子回家去求老爹。
  
  老爹教了一辈子书,可谓桃李满天下,光是在本县任局长的就有三四位。凭周老师跟他们的交往,无论求哪位给孙子安排个工作,是没有一点儿问题的。可这老爷子爱面子,凡事都不愿求人。
  
  周正和妻子“爹爹长,爹爹短”地说了不少好话,再加上老娘的游说,总算把周老师说得点头了。
  
  考虑了两三天,周老师决定去找得意门生——县电业局局长张一。
  
  20年前,张一刚考入县重点高中,父亲就患癌症去世了。由于家中缺少劳力,生活极度困难,因此他只得辍学回家种地。
  
  周老师知道后,第二天就去了百里路外的张一家里,苦口婆心地说通了他母亲,让张一回校继续读书。周老师答应拿出自己的工资,为他缴纳学费、伙食费,买学习用品……直到他考入了省电力工业学院。
  
  临去张一家之前,老伴让周老师带一点礼物前去。周老师不肯,还说求自己的学生办事,送什么礼?老伴知道他的脾气,再劝也没有用,只好依他了。
  
  这天晚饭后,周老师按约定时间来到张一家。师生二人多日未见,自然很是亲热,两人谈得非常投机。期间,周老师嘴巴张合了好几回,也没好意思说出为孙子求职的事。
  
  时钟已敲了10下,周老师一点儿离去的迹象都没有。张一似乎看出了他有什么心事,便主动问:“老师,您是不是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了。”
  
  周老师巴不得他说这句话,便硬着头皮说出想求他帮孙子安排工作的事。张一很痛快地答应下来:“老师,学生记住了,我一定给侄子安排,您放心……”
  
  周老师满怀喜悦地回家,把找张一的过程详细地跟老伴讲了一遍,然后得意地说:“怎么样,凭俺俩的关系,啥也不用送,他就很痛快地答应下来……知道吗,这就叫‘感情’!”
  
  大约过了一个月,周正见孩子的事还没有动静,便带了些钱回家:“爹,咱要不要给张局长买点礼物送去?这样人家办起来会痛快些……”
  
  “你真把张一看扁了,人家是那种人吗?说句实在话,他给孩子安排工作,主要是看俺师生多年的交情,人家什么也不图……”
  
  说归说,第二天,周老师还是给张一打了个电话。张一在电话里很客气地说:“老师,招工审批表早报到市里了,不知为什么被卡住了。明天我亲自过去看看,一旦办好,我立即告诉您。”
  
  放下电话,周老师对老伴说:“放心吧,只等市里审批了。现在办事程序多,手续复杂,哪像咱想的那么简单!”
  
  又是半月过去了。这天,张一亲自来到周家。周老师一见心里暗喜,可出乎他的意料,孙子的工作还是没有办好。原因是,市电业局的王局长最近出国考察去了,半月后才能回来。
  
  张一临走,很抱歉地说:“老师,真不凑巧,这么点小事,学生办了这么长的时间,真对不起!请老师再耐心地等一等,待王局长回来,我立马去找他,一批下来,我就告诉您。”
  
  周老师很通情达理,丝毫没有怪罪他的意思,相反,对于张一在百忙中前来告知十分感激。他安慰老伴说:“孙子毕业已经半年了,也不差个十天半月的,这事主要不是他一人说了算……”
  
  “礼送不到,事不能办。”老伴有些疑惑地说,“恐怕张一在敷衍你,不信,咱一步一步走着瞧!”
  
  “真是妇道人家见识短!”周老师气呼呼地说,“你的这些话,我就是不能相信!”
  
  “不信,你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等到猴年马月孙子能上班才怪!”老伴轻声咕哝着。
  
  “即使张一真的应付咱,最后,他也得说个话给我听听,也不能这么不了了之……”
  
  又过了半月多,孙子的工作仍然没有结果。周老师有些沉不住气了,心里犯嘀咕:“王局长早就该回来了,为什么张一……难道真像老婆说的,这年头金钱比人情重?”
  
  叮铃铃……电话铃急促地响起来。周老师瞥了一眼座机,心灰意冷地对老伴说:“接电话,若是张一,就说我不在。”
  
  “喂,是张局长,他不在家……什么?让孩子明天到局里去报到……好,好,谢谢您!”老伴高兴地放下话筒。
  
  周老师一听乐了,笼罩在心头的阴云终于散去了,同时,也悔恨自己不该对张一产生怀疑。他对老伴说:“不管等了多少日子,人家总算把事情给办了,该去答谢张一了,明天……”
  
  “明天——早晚三秋了,”老伴不紧不慢地说,“上星期儿子回来说,他邻居老王比咱求张一还晚,可他儿子早已经上班了……我一听急了,就瞒着你,让儿子买了一套铂金首饰给张一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