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

老婆不能得罪

时间: 2018-01-24

  1。瘟疫
  
  安宜县县令最擅长针尖上削铁、油锅里摸钱,真所谓人见人怕、鬼见鬼愁,所以时间一长大伙忘了他的名字,都叫他“鬼见愁”。鬼见愁的日子不用说过得惬意极了,基本上每天都在数钱、喝酒和依红偎翠中悠哉游哉地度过,可最近发生的一件事让他有点心烦意乱。
  
  原来不知怎的一种恶性瘟疫突然传播开来,患上此疫的人先是剧烈咳嗽,直咳得撕心裂肺痛不欲生,最后是口吐鲜血一命呜呼,即使是神仙下凡也束手无策,而此瘟疫最可怕之处在于即使是患病之人咳出的一点飞沫也能传染,更不用说肌肤相亲了。一时间全县上下谈病色变人心惶惶。
  
  鬼见愁心烦意乱的当然不是屁民的性命,而是生怕传染上了自个儿,他一边让人飞马禀报知府以求对策,一边小心保养。
  
  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件更令他头疼的事发生了:后院中大老婆和新近才娶的小老婆之间再一次爆发了战争。大老婆见鬼见愁夜夜眠宿小老婆处,便骂小老婆是长江里翻船,浪催的;王八群里汪汪叫,狗日的野杂种。小老婆虽为小妾,却仗着鬼见愁的宠爱,当即一跳三尺高,破口大骂年老色衰的大老婆是娘娘宫抱一兔爷,没人样;点灯不亮炒菜不香,不是好油;蛤蟆转长虫又托生个王八,三辈没眉眼的玩意……
  
  大小老婆动过口后又动手,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又一起撕扯住鬼见愁要他做主。鬼见愁头昏脑涨左右为难,正仰面哀叹他这个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时有家丁求见,却是一帮豪绅相邀聚饮,共商揽财大计。正所谓刚瞌睡有人递枕头,鬼见愁大喜,立即借机脱身而去。
  
  2。胡椒
  
  在安宜县最豪华的酒楼里,众星拱月之下鬼见愁正放开肚皮畅饮,忽然从他喉咙里爆发出一连串天崩地裂的咳嗽,只咳得他脸胀如球。一见这阵势众豪绅大惊:大人莫不是患了传说中的瘟疫?不好,他如此剧咳,飞沫只怕已沾上自家身了!
  
  众人一时魂飞魄散,也不管鬼见愁死活,正待撤退,却见鬼见愁百咳中拼命以手指点桌上一物,却是一海碗鲜美的鱼汤,上面洒了层上佳的胡椒粉,是店老板刚刚亲自端上来的。鬼见愁此番动作又是何意?有个跟鬼见愁最为亲近的豪绅用力一拍亮光光的大脑门,失声大叫起来:“大人没有患病,他这是对胡椒粉过敏,快撤了!”
  
  吓得面无人色的店老板忙不迭地撤了鱼汤,鬼见愁果然很快稳定下来。原来他幼年时顽劣异常,曾把一整瓶胡椒粉倒入口中,结果整整一个月不住口地咳,直至咳出血来差点要了小命,从此后就落下了病根,一吃胡椒粉便会剧咳,而刚才酒酣耳热之中不提防喝了两大口鱼汤,这才剧咳不已。此刻一待不咳了他先不忙别的,飞起一熊掌拍在那店老板的脸上,再狠踹一脚,怒目大骂:“不长眼晴的东西,我扒了你的皮!”
  
  众豪绅忙上前劝住了,说:“我就说哩,大人万金之躯怎么会染上恶疾?刚才可把我们担心坏了,我说老板,重新摆上一桌上好的酒席来,算是给大人赔礼压惊,大人,您犯不着为这卑下之人坏了大好兴致,来来来,且让我们再开怀畅饮罢!”
  
  3。斗气
  
  这一顿痛饮是尽兴而散,歪歪扭扭地回到衙门后院,鬼见愁觉得口渴难当,当即直奔小老婆的房中,一边搂着一边要茶喝。
  
  谁知那千娇百媚的小老婆偏偏作怪,在鬼见愁怀中是百般娇嗔,说:“你怎么不找那黄脸婆倒茶啊?又来腻歪人家干什么?哼,你不为我做主,我不仅不倒茶给你喝,从此以后你更甭想碰我的身子一下。”
  
  那鬼见愁酒后听得此言是浑身燥热心猿意马,当即豪情万丈地一拍胸口,说:“你放心,我回头就休了她,再把你扶正,来,亲一个……”
  
  两人只顾打情骂俏,不提防大老婆见鬼见愁回来直奔小老婆处,那气早就不打一处来了,正要过来撕扯,巧不巧地在外面把两人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气得她回到房中捶胸顿足骂个不停。
  
  这边小老婆却还要拿腔拿调趁热打铁,一把把情如火热的鬼见愁推出房门,隔着门叫道:“赶日不如撞日,你这就休她去,什么时候休了她就什么时候进我的门!”
  
  鬼见愁压低嗓子鬼叫了两声,小老婆装疯卖傻不肯开门,鬼见愁只觉得口渴得要命,只得骂了两声“小蹄子”,便又往大老婆处讨茶喝。
  
  见鬼见愁来,大老婆倒也痛快地开了门,然后递上一大杯凉凉的茶,那鬼见愁一时间如饮甘霖,一仰脖子老牛般直灌个一干二净,刚灌下就有衙役大步来报:“知府大人驾到!”
  
  鬼见愁一听吓得趋步往外就跑,一边大叫:“不知大人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知府大人威严地一摆手,说:“你上次禀报的瘟疫一事我也向上报过了,上面的意思是因为此种瘟疫太过凶险且无药可治,万一传播开来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一旦发现,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更不论是穷是富是民是官,立即扑杀了就地掩埋……”
  
  话音未落就听得鬼见愁突然间大咳起来,咳嗽声如同万马奔腾一样滚滚而来,且一发而不可收。众人顿时大惊,这是怎么了?
  
  却见鬼见愁一边剧咳一边拼命扼住自个儿的喉咙,那双牛眼充血似的红,一张大脸更比关公红三分,猛然间有人惊呼起来:“血、血!”
  
  原来鬼见愁咳出一口鲜红的血来!
  
  先剧咳、再吐血,这不正是那烈性瘟疫最明显的症状吗?知府大惊,一边以手捂口鼻急往后退,一边没命大叫:“快、快杀了他,速速就地掩埋!”同时心中大骇:“这死东西的飞沫可不能沾上自家身子!”
  
  几个护卫一手掩了口鼻,一边挥刀上前……可怜鬼见愁嘴巴直张想说什么,可喉咙里就像着了火一样,咳得气都要断了,然后,一阵乱刀之下,气真断了。
  
  这时后院里的小老婆正得意地想:“看你这个老色鬼能熬到几时?不休了她就——憋死你!”
  
  大老婆也在愤愤地想:“老色鬼竟想休了我,还要我倒茶给你喝,哼,我偏要在茶里放上一大包胡椒粉——呛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