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

烧不了的纸

时间: 2018-04-27

  一家坑蒙拐骗的“黑店”,为何偏偏还有人住上瘾了呢?不为别的,只为那——
  
  出了火车站,已是傍晚时分,齐民就想找个旅馆住下。
  
  顺着广场的边缘走了一圈,齐民终于在角落处看到一家不起眼的旅店,招牌上的字不大却很吸引人:“单间,一晚20元!”
  
  旅店门口站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看见齐民向这边瞅,赶紧上来拉着他进了旅店。
  
  “住宿费一晚80,押金100,一共是180元!”负责登记的是个黑脸男人,和胖女人的热情相反,他面无表情,形同僵尸。
  
  “你们招牌上写的,不是每晚20元吗?刚才那位大婶也说了,只要20元呀!”齐民忙问。
  
  “房费的确是20,还有水电费、被褥费、有线电视费共60元。”黑脸男人冷冰冰地说。
  
  齐民心想坏了,住进黑店了,于是立马说了声不住了,提起行李就要走。
  
  黑脸男人怒喝道:“说不住就不住了,没事想耍我玩是不是!铁锤、大虎,拦住他!”
  
  门旁突然冒出两个彪形大汉,虎视眈眈地瞪着齐民。齐民两腿发软,急忙赔着笑脸,双手递上两张百元大钞:“我住我住!”
  
  登记完,齐民把房间里里外外看了一遍,没发现特别的,就想赶快插上门睡觉。就在他准备关门的时候,胖女人端着两个馒头一碗面条进来了,说是给他送饭来的。尽管齐民肚里咕噜噜直响,也不敢接过来吃,怕横生枝节啊!
  
  胖女人笑得皱纹一条条绽开来:“大兄弟,这晚饭是免费的,绝对不要你一分钱!您不要看我家那口子外表凶恶,心地可善良着呢。刚才我还说他,咋能那样对待客人呢,您可别往心里去,我代他向您道歉了。”
  
  这话听着还让人舒服点,齐民不再怀疑,接过馒头面条,很快就咽到肚里去。
  
  半夜,齐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有人敲门,接着有个女人的声音:“喂,楼下在滴水,我看看是不是你这个房间漏的。”
  
  齐民以为是那个胖女人,就起来开了门。门刚开了一条缝,就挤进来个描眉画眼的年轻女子,没等齐民反应过来,女子一边脱衣服一边往齐民身上蹭。接下来的情节谁都能猜得到:闯进来几个男的,其中一个说齐民调戏他老婆了,得拿钱补偿。一伙人把齐民身上的一千多块钱都收罗走了,齐民也认出这几个人中就有铁锤大虎,可这又能怎样?
  
  第二天早上,齐民垂头丧气地下了楼,走到登记处的时候,看到胖女人坐在那里,齐民鼓足勇气说:“大婶,您看我连回家路费都没有了,那100块钱的押金……”
  
  胖女人的笑脸没有了,恶狠狠地道:“什么押金?昨天那晚饭你是白吃的?……免费?馒头免费,面条免费,没有人做熟你能吃吗?我们那大厨可不是免费的,是花重金聘请的,人家原来在五星级饭店做饭的呢!你100块钱就能吃上人家的饭,你占了大便宜呢!”
  
  齐民不敢再争辩什么,耷拉着头走出旅店。
  
  几年后,齐民又一次住进了这家旅店,结果情形和上次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这次带的钱更少,只有几百块钱,那帮人嫌少,给了他几拳头。
  
  又隔了两年,齐民再次住进了这家旅店。当他上了楼后,胖女人对黑脸男人说:“你说奇怪不奇怪,我们这样的旅店,从来就没有回头客。他倒好,来了好几次。”
  
  黑脸男人托着下巴说:“我也正纳闷呢,说他是便衣吧,不像;说他是记者吧,也不像。那他到底是干什么的?上一次当不够,还要再上第二次第三次当,莫非他有什么目的?”
  
  一旁的大虎晃了晃拳头说道:“想那么多干吗,我们上去问一问不就清楚了?他要敢不说实话,我就狠狠揍他!”
  
  几个人上了楼,黑脸男人先开口问道:“明说吧,你究竟是哪条道上的,干什么的?”
  
  齐民惊慌地说:“我哪条道上的都不是,我就一民工啊,真是民工啊,我在工地上给人挖沟!你看我这手,都是老茧!”
  
  胖女人说道:“你也别藏着掖着啦,今儿个给我们说实话吧,你一次次住到我们店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齐民抬头看了看:“真的要我说实话?”
  
  铁锤搡了他一下:“废话!要假话我们自己不会说啊,还稀罕来听你的!”
  
  齐民说道:“我说了实话你们可不要打我啊!”
  
  黑脸男人道:“说吧,我保证不动你一个手指头。”
  
  齐民这才吞吞吐吐道:“我这样做,都是为了我爹呀!”
  
  当年,齐民的爹辛辛苦苦打了一年的工,才挣了4000块钱。他爹带着钱住进了他们这家旅店,结果被骗了个精光,后来还是找熟人借了点路费才回到了家。看看等着他挣钱回家过年的妻儿,他爹觉得无颜再活下去,一气之下喝了农药。临咽气时把齐民叫到床边说:“齐民呀,你可记得你爹是咋死的。咱一个平头百姓,活着没能力报仇,死了也要找上门。我就想着你隔段时间到那里看看,啥时候那家旅店被查处了,或是变好了,烧纸时你对我说一声,好歹也让我闭上眼,要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他们!”
  
  齐民声泪俱下地说:“我经常注意着新闻,一听说对火车站的治安进行大治理了,我就来住一晚上,体验体验,结果都是一样。烧一年纸的时候,我没法对我爹说,烧三年纸的时候,我还是没法对爹说,再过几天我爹就要烧十年纸了,你们帮我想想,我到时候该咋对他说?这个纸可咋烧啊!”
  
  黑脸男人几个一听,脸都吓白了,哆嗦着对齐民说:“您烧纸时赶紧给老爷子说一声,我这就把店关了,可别,可别老惦记着咱这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