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

打点

时间: 2020-09-21

  午休时间,刘秘书躺在沙发上玩微信。听到有人敲门,他赶紧收起手机,快步过去开门。没想到门外不是领导,而是总在乡政府外面捡垃圾的聋哑老人。老人手里捏着一个鼓鼓的牛皮信封,腋下夹着一捆旧报纸,“啊啊”发着音,很惊怕的样子。
  
  刘秘书接过信封,挑开信封口往里瞄了一眼,立时呆了:一捆崭新的人民币。打发走老人,刘秘书数了数,一万元整。
  
  刘秘书匆匆去见杨书记。杨书记听他一说,立马开始翻报纸拉抽屉,嘴里嘟囔着:“上周我妻妹送来一万块钱,托我去农机局买台补贴的收割机,我转眼就把这事给忘了。咦,钱呢?”
  
  刘秘书笑道:“准是小周来您这儿拾掇时,把信封当废文件裹进旧报纸给扔了。那孩子粗心,说多少遍都没用。这钱您就收下吧。”杨书记点头道:“行吧,先收下,回头我再找找。”
  
  晚上,刘秘书刚进家门,马乡长就打来电话。先问了乡环卫一体化现场会的准备情况,正事说完补上一句:“听说哑巴老头捡了一万块钱?”刘秘书说是。
  
  “哦……前些时,我舅舅要去县城治病,我给他准备了一万块钱,背着你嫂子放到办公室里,这两天不知怎么找不到了。”
  
  刘秘书心里咯噔一下,“那个,杨书记说那钱是他妻妹托他买收割机的,这个……”电话那头静了几秒,“知道了,我再找找。”
  
  劉秘书通宵未眠:杨马不和是公开的秘密,年底换届杨书记铁定要进城,而马乡长大概率会当书记。这个臭老头,捡啥不行,非得给我捡颗炸弹!
  
  几天后,刘秘书给马乡长送内参。马乡长正看文件,淡淡地说:“搁桌上吧。”
  
  “乡长,上半年的内参县保密室催着上缴,您要是看完了,我就捎走。”
  
  “你没看我正忙嘛,内参在里屋床下,你自己去清理吧。”
  
  刘秘书轻手轻脚进了内室,一会儿又快步出来:“乡长,你内参里夹个厚信封是啥呀?”
  
  马乡长又惊又喜:“那一万块钱?怎么夹到内参里去了?”
  
  “找到就好,找到就好。”刘秘书抹了把汗,抱着内参匆匆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