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

强盗与懦夫

时间: 2014-01-04

  摘要:为探新婚妻,肉摊小贩半夜归家路遇强盗,于是,一出强盗与懦夫的喜剧就此上演。
  
  小路象一条灰白色的带子,宛延在星月洒照的山间。森林茂密的半山腰,大石头上坐着一位身穿汗褂的小伙子。忽然间,石头后面草丛中传出一阵“沙沙”声,小伙子警惕着站了起来,环视着身前身后,心想:该不会遇上啥吧……
  
  正当小伙子胡乱猜想着时,猛然间“呼啦”一阵响动,草丛中一个黑影窜到小伙子面前。
  
  “不许动!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钱!跟你半夜了,快把钱拿出来,否则老子三刀六洞还不跟你留全尸!”一个憋着劲的声音干嗥着。
  
  小伙子被陡然一阵吼叫吓得浑身乱颤。
  
  月光下,高而瘦的“蒙面人”双手平端着一个不知是啥的东西,半蹲在距小伙子约三米开外的上方,小伙子顿时只觉头麻脑炸手抖脚乱晃……
  
  “别动!你想找死?!”“蒙面人”再次吼叫着,随即慢慢走上前来,“知道老子拿的啥吗?一枪两眼放倒你!真是的,上天有路你不走,入地无门你偏来,哼!哼哼!”
  
  “蒙面人”语气很硬,出口便是影视剧中千篇一律的“强盗腔”,但内心却恐慌又矛盾,心想:万一这小子发现我手中玩意儿是假的,万一……凭他那身滚刀子肉我今天还不、还不……不怕!影视里那些鬼家伙还不是跟我一样,对方只要听得一个“死”字就他妈妈的怕得不行,真敢对着干的毕竟是少数。
  
  小伙子心中害怕自不必说了,后悔没听新婚老婆“少走夜路”的话,怪只怪自己想抱老婆,撇下肉摊半夜回家。
  
  小伙子本想说些告饶的话,但好一阵上牙碰下牙,嘴里“呜呜”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于是心想:干脆跟他磕几个响头,生死头无英雄,就算老天也会原谅,我咋浑身不着劲儿啊,我会不会……越想越害怕的小伙子,双腿一软,身子禁不住向后仰去。
  
  “蒙面人”把小伙子的“呜呜”叫声误为在运气功,特别见小伙子身子向后一倒他更害怕了,呀!呀呀呀!这不正是常在影视里看过叫啥“地趟拳”的么?!又莫非是“倒地连环腿”?!既然敢怀揣“大钱”走夜路,既然敢……不行,他肯定会功夫!他肯定有暗器!常听说这种人出手快得连麻雀子也躲不过,完了!今天我完定了!他妈妈的,头次犯凶偏就碰到个不怕砸的横铁砣子,倒霉透了!我真他妈妈的钱迷心窍!
  
  蒙面人”后悔了,但又不敢跑,以为一跑更惨,留下来也许还能捡条小命。
  
  忽然间,森林中骤然响起一阵古怪而又巨大的声音,小伙子与“蒙面人”被忽然袭来的声音弄懵了,双双掉入更加茫然与恐惧的心境中。
  
  “刚才、刚才是啥在怪叫?”也不知是谁在问。
  
  “我也不、该不会是老妖吧?”更不知是谁在答。
  
  其实,所谓的“怪叫”与“老妖”不过是初夏时节夜里响起的闷雷而已。
  
  此时,“怪叫”与“老妖”已然过去,惟有山风吹得树梢草丛“呼沙”直响。
  
  异常心境中,“老妖”的“怪叫”与“呼沙”声再度使夜暗中的小伙子与“蒙面人”感觉到此处不知是人间还是地狱。
  
  “朋友,刚才、你不会恨我吧?其实我拿的家伙只是、只是卤猪蹄儿,我、唉,都怪白粉儿害了我啊!”无地自容的“蒙面人”追悔莫及道。
  
  听了“蒙面人”的话,小伙子只觉脸上阵阵发烫。
  
  就在这时,远处又传来“老妖”的“怪叫”声,原本余悸未消的两人再次陷入惊恐,竟然不约而同踩着高低不平的山道,一路向山下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