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腐而不败

时间: 2015-10-10

  前些年,青州市老百姓当中流传着一段顺口溜:“青州青州,天天挖沟;富了城建,肥了工头;没事挖挖,弄钱花花……”此话虽说有些偏激,却也不无道理,明明是才竣工不久的公共设施,隔段时间非得立个名目再挖挖填填不可。对这事儿,主持城建局日常工作的游副局长心里跟明镜似的:就凭从自个手中经过的那几项豆腐渣工程,不“缝缝补补”能行吗?
  
  这年,游副局长又从上面争取到了铺设主干道幸福大街下水管道的预算资金,内行人粗粗一估:“乖乖!没个百八十万,这工程根本就下不来!”因此,招标工作还没开始,登门的建筑商就挤破了头。可游副局长却一反常态地将他们全部拒之门外,这是因为局里刚刚调来一位党政一把手,孙节局长。
  
  这位孙局长是从县长位子上平调过来的,在县里当政时,据说曾牵扯上了一点经济问题,但终因“查无实据”而不了了之。他上任之后,再三强调全局要实行“廉洁奉公,惩治腐败”。在这个时候顶风撞枪口,游副局长才不会干这傻事呢!
  
  话虽这样说,可眼瞅着这块肥肉到不了嘴里,游副局长着实心痒得不得了。这天晚上,他坐在家里正盘算这事,门铃响过,就听得老婆热情地打招呼:“进来进来,老游在家哩。”
  
  来人是建筑工头老六,别看以前他是从农村来的土包子,可近几年在这青州市地皮上也算得上是位“路路通”了。他一进门,就从提包里掂出块沉甸甸的大砖头朝茶几上一撂,没有任何避讳地说:“这是‘五万’,不用数了吧?”
  
  游副局长吓了一跳,正想拒绝,谁知他老婆眼疾手快,抢先一步就收了过去。他于是只好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干什么呀,想让我——”
  
  老六嘿嘿一笑:“游局,您尽管收下,绝对万无一失。”
  
  游副局长苦着脸解释说:“老六,不是我不给你面子,现在不比以前,实在是做不了主啊,你不知道刚来的那个孙……”
  
  “噢,不就是孙头吗?我已经摆平了。”老六胸有成竹地又补充一句,“哪有猫儿不吃腥的!”原来,老六在孙节任县长时便有来住。他向孙节行贿,两人有一套配合默契的妙招!
  
  “真的?”游副局长怀疑地摇摇头,“不会吧?”
  
  “我骗你干吗?我的钱没地儿扔了?告诉你,这是你的一份,他那一份不比你少!”老六见游副局长仍不相信,便爽快地说,“好好好,我明天让他主动给你打招呼行不?”
  
  第二天上午,孙局长果然端着茶杯踱到了游副局长的办公室,聊了几句闲话之后,便似有意无意地问:“工程招标的事进展得怎么样了?”
  
  “投标的单位倒是不少,就是还没定下来。”游副局长抽出几家建筑公司的竞标方案递给了孙局长,“这不。正等您拍板呢!”
  
  孙局长接过随意看了一眼,指着老六的材料说:“有人给我介绍了这家公司,我不了解情况,至今没敢答应,想听听你的意见。”
  
  游副局长听他这么一说,心中便有了底,趁机为老六美言了一番。孙局长点点头说:“既然这样,那就让他干吧……”末了又嘱咐道,“你是主管此项工作的,即使是老关系单位,也要严格把关,可不要出什么娄子哟!”
  
  接到尚方宝剑,老六便将这份美差谋到了手。然而,令游副局长没想到的是,工程没完他就被调到了交通局,无法再“缝缝补补”了,这地下的管道自然就四处漏水。市民们怨声载道,纷纷上告,市纪委组成了调查组,三查两查老六便把游副局长供了出来。游副局长见实在瞒不下去了,便将自己前后几次先受贿送工程,然后再向上面要钱返修的事交代得清清楚楚:为减轻罪责,把孙局长接受老六钱的事也说了出来。
  
  奇怪的是,当法庭宣判时,仅仅判了游副局长一人,同样接受贿赂的孙局长却安然无恙。游副局长十分纳闷,直到好久后才得知:当纪委部门还没找上门调查此事前,孙局长就拿着一张写有老六名字的活期存款单找到了市纪委调查组,主动承认老六曾给自己送过6万元钱,遭到拒绝后,偷偷放下就走了,他一时找不到老六,只好以老六的名字存起来了。市纪委查不出孙局长其他受贿的证据,只好又搁了下来……
  
  游副局长听罢,心中不禁暗暗骂道:“他妈的,姓孙的这招儿真高!出事了他有退路,不出事这钱就装腰包,真是‘腐而不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