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老贼和小贼

时间: 2015-11-04

  老贼很幸运,一辈子也没犯过事。小贼就不一样了,下手没几次,就被逮个正着,差点让人活活打死。
  
  小贼便去拜访老贼,向他请教做贼的成功经验。老贼神秘一笑:“总结起来,就一个‘冷’字。”小贼颇为不解。老贼向他解释:“说白了就是冷静、冷漠和冷酷的意思。”
  
  小贼听得糊里糊涂,心想,这做贼和冷热有啥关系呀?
  
  老贼暗笑,心想以后你会明白的。
  
  养好伤后,小贼又开始行动了。那天上午,他来到一个偏僻胡同的民宅准备下手。
  
  那家特别困难,简直没什么东西值得他拿的。半新不旧的被子装在一个纸箱里,衣架上的衣服都很破旧。厨房的盆碗里装着吃剩的玉米粥和咸菜。墙上挂着一张照片,一对中年夫妻甜蜜地微笑着。小贼左顾右盼,终于发现了一个宝贝——屋子里唯一的一把旧椅子上放着一块手表。那一定是主人走得匆忙,忘了带上。小贼本可以拿了就走,可就在他的手碰到手表的一瞬间,他开始犹豫了。这块手表可是这个家里最值钱的物件了,还可能是他们夫妻二人的定情物。若是他偷走了手表,也只不过卖个几十元钱,而对于他们夫妻的损失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弥补。
  
  正在这时,房门开了,房子的主人回来了。那男人一见小贼,就操起一把菜刀疯狂地朝他砍来。小贼惊慌地大叫一声,落荒而逃。
  
  小贼觉得特委屈,去见老贼,说:“我又没拿他家东西,他干吗拿着刀砍我?”
  
  老贼大笑:“这就是我说的冷静。你要是不想那么多,拿了那手表就走,后面的事还能发生吗?”
  
  小贼恍然大悟,责备自己的心太软。
  
  那天下午,小贼又窜入一个名叫桂花小区的家属楼内,摸进三单元的一户人家。他先撬开客厅里上锁的抽屉,翻出一些首饰和存折,而后又在卧室的抽屉里找到一些值钱的东西。当他欢天喜地地把这些东西装进口袋里时,他又犹豫了。他想,把所有存折和值钱的东西都偷走了,那这家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要是正赶上有啥着急的事急需用钱,这家人还不得急死呀!
  
  就在这时,110来了,当场把他抓个正着。原来是邻居听见隔壁翻箱倒柜的声音觉得不对劲,才报的案。
  
  两个月后,小贼从劳教所出来,去看老贼。
  
  “我还不是为他人着想,打算少拿点吗?”小贼这回很愤怒。
  
  老贼听后狂笑:“这就是我说的冷漠,换句话就是铁石心肠。贼就是贼,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他们就是因此病了死了,也和你没关系。怪他们命运不好,遭殃了。你要是能做到冷漠,得手后迅速离开,别胡思乱想那么多,能蹲两个月的监狱吗?”
  
  小贼觉得老贼说的简直就是真理,不愧是从未失过手的老江湖。可小贼有一点疑虑,他在思考老贼说的铁石心肠。若是人真的长着一副冷漠的铁石心肠的话,那还是个人吗!
  
  小贼在一个秋天里,去给他的母亲上坟。小贼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母亲,他记得很清楚,外出请大夫的父亲还没回来,母亲就在痛苦的呻吟中离开了他。
  
  往回走时,小贼路过一个大院子,那院子很整洁也很清静,小贼顺便就走了进去。走进院子,小贼看见房门也是敞开着的。他蹑手蹑脚地摸进去,屋子里静悄悄的,好像没有人。小贼很高兴,心想这家人也太粗心了,好几个门大敞四开,这不是等着我来偷窃吗!
  
  小贼这次牢记住了老贼的叮嘱,他放开手脚迅速行动起来。这次收获还真可观,有支票、现金还有珠宝。他找来一个小布袋把这些东西统统塞了进去,轻轻哼着歌准备逃走。
  
  当他一只脚迈出房门,另一只脚抬起的当口,他好像听到屋子里传出了微弱的声音。小贼不禁一阵狂喜,莫非还有宠物不成?他返回屋里,顺着声音找去。推开里边卧室的小门,小贼惊呆了,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半躺在地上,脸色煞白,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小贼的第一感觉就是马上跑,别管闲事。可他刚转过身,那呻吟声就加重了,那声音听上去,特别像他母亲临死前的悲鸣。小贼一阵心痛,蹲下来抓过老太太的手。老太太吃力地指了指旁边的抽屉,小贼拉开那抽屉,看见那里面装着各种治疗心脏病的药。小贼赶紧拿了两粒速效救心丸喂到了她颤抖的嘴里,然后抓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120急救车。
  
  原来,老人把小孙女送到幼儿园回来后,心脏病突然发作。她顾不得关门,急忙往里屋奔,想把药吃到嘴里就好了。可还没等把药拿到手,她就不行了。医生说,幸亏送来及时,不然老人就可能心肌梗死,那样就麻烦了,轻者留下偏瘫后遗症,重者有生命危险。
  
  这时,老人的儿女们相继都来了。他们对小贼千恩万谢,小贼高兴得忘乎所以,一不留神,小布袋掉了,里面的东西散落出来。所有人的脸色顷刻之间都变了,小贼知道这回自己又栽了。
  
  半年后,小贼走出看守所的大门,温暖的阳光映照着他苍白的脸庞。这次,老贼主动来看他了,老贼见了他仍旧是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吃一堑长一智,经历了这一切后,你就彻底明白了,做贼就是要冷,冷成六亲不认的铁石心肠,冷成杀手一样的狠毒。”
  
  小贼用一种陌生的眼光看着老贼,老贼笑道:“怎么样?对我佩服到家了吧?”
  
  小贼苦笑道:“今后我不想再看到你了,今后我也不会再当贼了。”
  
  老贼十分惊诧,看着小贼问:“为啥?”
  
  小贼长叹了一声:“你说的冷静、冷漠和冷酷,我都做不到,因为我的心是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