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一张百元大钞

时间: 2016-01-12

  村里决定修一条水泥路,要求每户每丁赞助1000元。听到消息,周云嫂径自来找小儿子细毛。周云嫂早年丧夫,和两个儿子相依为命。大儿子土里刨食,手头没什么余钱,但千把块钱还是拿得出来的;难的是小儿子细毛,这几年时运不济,到外面打工,不是找不到活儿干,就是讨不到工钱,却又不肯老老实实在家务农,混得饱一顿饥一顿的,1000块钱对他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怎么拿得出来呀?周云嫂来找细毛,就是要把自己攒了好几年的1000块钱拿出来,替他先垫上。
  
  周云嫂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塑料袋,打开以后里面是一张牛皮纸,再一层层剥开,里面是一叠面值100元的钞票。细毛说:“妈,这钱还是你留着吧,我自己想办法。”周云嫂说:“傻孩子,我留钱有什么用,不就是应个急吗?”细毛捏着这钱,第一次觉得钞票的分量竟然这么沉。
  
  村主任家里聚集了不少人,都是来交钱的。轮到细毛了,村主任接过钱来数了一遍,从中抽出一张,对着亮光左照右照,说:“这张是假的。”此言一出,一屋子的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都把目光聚到细毛的脸上。这1000块钱细毛也没细看过,心里没底,说话不免就有些结巴:“不、不会吧?怎么会是假的呢?”村会计接过去用力甩了甩,又用两根手指头搓了搓,好半天才说:“这钱真是假的!”村里人平时把会计当成识钱的“权威”,他这么说这钱百分百就是假的了。村里人淳朴,最看不惯这种事儿,人堆里就传来这样的声音:“嗤,村里办大事,拿假钱来凑数,缺德!”村主任说:“细毛不是那种人,你们不要瞎说。”细毛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从口袋里掏出一堆零票,有10元一张的,5元一张的,还有1元一张的,凑了100元,将那张假钱换回来,然后掉头就往外走。回到家里,细毛把那100元交给母亲,说这钱是假的。周云嫂接过来左看右看,嘴里喃喃道:“怎么会是假的呢?这可怎么办呀?是哪个缺德的害我呀……”念着念着眼泪不禁下来了,这可是100块钱呀,她能不心疼吗?
  
  到县里买建筑材料这天,村主任特意来找周云嫂,说:“大婶,100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我和会计要去买建材,一出手就是好几千,我们琢磨着把你的假钞夹在一大叠钱中间,人家是很难发现的。”这几天,周云嫂一直为假钞犯愁呢,听村主任这么说,心里一动:“这……能行吗?”会计在一旁说:“试试看吧,大不了我再给你拿回来。”周云嫂拿出那张假钞,却又犹豫了:“不行啊!别人用假钱骗了我,我又用它去骗人,那我不就和那个骗我的人一样吗?”细毛早就听不下去了:“这有什么办法,又不是我们故意去骗人,要怪只能怪那个骗我们的人。”周云嫂到底心疼100块钱,就给了会计,说:“能用就用,不能用就算了,别弄出事儿来!”
  
  下午,村主任回来了,从县城方向,开来一辆接一辆运沙子、水泥的货车,在村子的土路上碾过,扬起漫天的灰尘。
  
  周云嫂从家里出来,村主任立刻向她招手,小声说:“那钱用了。”“还真用了啊?”周云嫂并没有露出半点高兴的神情,反而一脸的焦虑。会计说:“你不知道,当时差点把我们吓死了,没想到他们把钱放在点钞机里点,听说那玩意儿认得假钱,结果数了好几遍,点钞机愣是没有发出警报声。”
  
  说着,会计拿了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周云嫂,周云嫂连连摆手:“不不不,这钱我不能要……”村主任说:“你不要?这是你的钱,你不要谁要?快点接着,我们还有事呢。”周云嫂伸手接了钱,好似接过一个烫手的山芋。
  
  按说,周云嫂应该高兴才对,但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想,自己一辈子清清白白,没做过亏心事,如今活了大半辈子,竟然做出这种事来,这心里怎么能安稳得下来?她这不是造孽吗?细毛看出了母亲的心事,说:“娘,你攒100块钱容易吗?既然换都换了,你就别长吁短叹愁眉不展了!”周云嫂说:“唉,我这么做是在害人啊!”细毛一看,得,还是别劝了,看这情形,越劝越糟!
  
  周云嫂就这么患得患失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去找村主任。
  
  “我想了一夜,这100块钱我还是不能要……”
  
  “换也换了,你不要给谁?”
  
  “你替我把钱还给人家,行不行?”
  
  村主任瞧周云嫂那一脸哀求的神情,实在不好违逆她的意思,长叹了一口气说:“你就不是捡钱发财的命啊!哎,让会计带你去把钱还了,如果他们怪罪下来,你就跟他们解释解释。”
  
  “好好好!”周云嫂一个劲地点头。
  
  村会计一百个不乐意,用假钱当真钞用了,现在又想换回来,这不是自找麻烦吗?村主任说:“你就不晓得撒个谎,说是不知道那是假钱?”会计苦笑道:“不知道那张是假钱,那么现在咋就知道了?这能自圆其说吗?”
  
  周云嫂知道会计为难,一个劲地赔不是。细毛也跑来了,说:“娘,你就别为难会计了,再说,村主任和会计也是为我们好!”周云嫂赔着笑脸小心地说:“会计,到时候如果他们责骂,就让他们骂我好了!”会计没辙,只好带着周云嫂,搭乘运建材的货车,来到县城的建材商店,跟胡老板说明了来意。胡老板就问店里的出纳,出纳说:“是有这么回事,他们走后我就发现了。那张100元不但没有激光防伪,而且正面的图案也颠三倒四,但奇怪的是,放在点钞机里面竟然不报警。”胡老板问:“是不是点钞机坏了?”出纳说:“我已经试过了,点钞机没有问题。昨天我已经把那张钞票交给了银行,他们也觉得奇怪,正在处理这件事情呢,说是今天才知道结果。”周云嫂拿出一张100元交给出纳,说:“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这钱我还给你们!”说完就往外走。
  
  胡老板说:“等等,如果那张不是假的,我们不就多收了你100块钱了吗?咱们还是一起去银行看看。”周云嫂一听也是这个理,就跟着他们前往中国银行。刚进营业大厅,银行的工作人员就冲出纳大喊大叫:“不得了!你昨天拿来的那张钞票,竟然是张错版币,而且非常罕见,一共10张,其余9张在没有上市流通之前就已被销毁,只此一张‘漏网’,所以回收价高达13。3万元。”
  
  在场众人,包括周云嫂、会计、出纳和胡老板,顿时都傻了似的,大眼瞪小眼。周云嫂怎么也没想到,本来以为是一张假钞,现在摇身一变,反而值十多万了。当银行的工作人员知道这张钱是周云嫂的,连连夸她的运气好!办理了相关手续,周云嫂向胡老板和出纳告辞,胡老板由衷地说:“周云嫂,其实不光是你的运气好,更重要的是你的人品好,不然,这笔意外之财就会从你的身边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