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陈小雷捉鬼

时间: 2016-03-04

  陈小雷是青龙镇中学初中三年级的学生,放暑假后,他就回到了乡下家里。
  
  他家住在森林茂密的黑龙沟,房子很宽,爹在家里时开过油坊,用土法榨油。后来镇上有了植物油厂,油坊开不下去了,爹和娘就外出打工去了,家里只剩下了奶奶。陈小雷回家的时候,正碰上奶奶带着个黑脸男人往家里走,他不认识,就问奶奶那人是谁?奶奶悄悄说,是刘端公,我叫他来捉鬼呢。捉鬼?陈小雷吃了一惊,还想再问下去,奶奶瞪了他一眼把他推进了里屋,转身又招呼刘端公去了。
  
  奶奶和刘端公嘀咕了一阵子,刘端公就到房前屋后转悠去了。陈小雷觉得好奇。就悄悄地跟在后面看。只见那刘端公转到屋后,扭头看看四下无人,就从怀中摸出个塑料瓶,揭开盖子,把瓶中暗红色的液体向一个土堆倒去。倒完,就把那瓶子抛到了杂草丛中。
  
  那刘端公房前屋后转悠了一阵就回到屋里,神色异常地对奶奶说:“老太婆呀,我观你房前屋后阴气冲天,真有鬼魅作怪!待我作起法来,为你收拾了它!”奶奶惶恐地连连点头,按他吩咐打开四门,摆好香案点燃香烛,放好雄鸡血酒,请他作法收鬼。
  
  听说刘端公要捉鬼,就有些村民跑来看热闹。只见那刘端公打开随身携带的黑木箱子,从中拿出一叠黄纸点燃,又抽出一把桃木短剑,就在堂屋里跳了起来,边跳边唱:“天灵灵,地灵灵,原始天尊下凡尘,大吼一声天地动,助我捉拿鸡脚神……”刘端公唱着跳着,跳到侧屋窗台那儿,口中忽然喷出一团火来,那火闪了两下,很快熄灭,化为一股青烟从窗户上飘了出去。刘端公大吼一声:“妖孽哪里逃!”手执桃木剑冲出屋来,就向屋后跑去,看热闹的乡亲们也跟着他跑。刘端公跑到屋后,运气提神,猛地举剑朝那个土堆刺去,却听得“咔嚓”一声响,桃木剑没刺入土中,却一下子断成了两截,惊得刘端公连连后退,目瞪口呆。
  
  陈小雷笑嘻嘻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啊呀呀,刘端公,你这招咋个不灵了呢?”
  
  刘端公张口结舌,答不上话来,陈小雷就嬉笑着向乡亲们戳穿了他这套把戏。陈小雷说,刘端公刚才把一瓶碘酒倒在了土堆里,他那把木剑又在药水里浸泡过,他只要把木剑朝土里一戳,那剑上就会“流血”,他就骗人说他杀了鬼了!其实那是化学作用,老师上化学课时就给我们做过实验。他这套鬼把戏只能骗那些迷信的人!刚才我在土堆里埋了块石头,所以他这把木剑就戳断了,我用这断了的木剑去戳土,照样能戳出“血”来。
  
  陈小雷说着,拾起那木剑尖朝土里戳去,拔出来时木剑上果然流出“血”,村民们啧啧称奇,纷纷用手指抹了那“血”细细观看,又扭过头来望着刘端公笑,说什么话的都有。刘端公见自己的把戏露了馅,气急败坏地溜走了。看热闹的村民哄笑着,也跟着散去了。
  
  奶奶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见小雷得罪了刘端公,就摇头叹气,不停地埋怨孙子。
  
  陈小雷把奶奶扶进屋里,详细询问了家里闹鬼的情况。奶奶说,最近一段时间,那鬼天天晚上在阁楼上折腾,时不时还顺着楼梯下来,吓死人了……小雷听罢,觉得这事儿还真蹊跷,决心弄个水落石出。为给自己壮胆,他还约来了堂弟小江。
  
  当天晚上,小雷和小江就在阁楼上睡下了。
  
  半夜时分,起风了,窗外竹林沙沙响,夜空中传来了猫头鹰凄厉的叫声。阁楼上漆黑一团,小雷和小江支棱着耳朵,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不知过了多久,就听得“扑通”一声响,接着,楼板上就响起了“橐橐”的声音,就像有人穿着高跟鞋在楼板上走路,令人毛骨悚然。小雷用手肘碰碰小江,猛地按亮手电筒,朝那响声处照去。响声忽然没了,什么东西也没看见。可等他们灭了手电筒,楼梯上又响起了“橐橐”的声音。他们急忙跳下床跑到楼梯口,可还是什么也没见着。真是邪门了,两人头上不由得冒出了虚汗。
  
  小江颤抖着问:“哥,莫……莫非还真有啥……鬼……鬼怪?”
  
  小雷摇摇头:“小江,你都读中学了,咋个还信迷信呢?要不这么着,我去弄把柴刀上来,真要有个啥的,我们也不怕它!”
  
  一番折腾后,鸡叫了,那声音再也没有响起过。
  
  可接下来的几天夜里,那响声又出现了,时有时无,就像跟他们捉迷藏似的,他俩还是什么也没看见。小江想打退堂鼓了,小雷说:“你再陪我两天,过两天晚上就有月亮了,我们不用手电筒,借着窗户上漏进来的月光,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作怪,行不?”小江勉强答应了。
  
  这天半夜,两人趴在床上,看着窗口洒进了一缕月光,月光在楼板上缓慢移动。忽然,从屋梁上跳下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楼板上跑起来,发出了“橐橐”的声音。这回他们看清楚了,是一只硕大的山老鼠,小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叫。那山老鼠听见叫声,就地一滚,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弄清了闹鬼的原因,两人高兴极了,很快就想了个捉“鬼”的办法。
  
  他们到一个有鱼塘的同学家里去借来一张渔网,第二天晚上又在阁楼上埋伏下来。地板上还撒了些老鼠爱吃的花生米。
  
  月光又在楼板上缓慢地移动,他俩大睁着眼睛,手握渔网,一动也不动,等着那只山老鼠出现。可一直等到天亮,那狡猾的山老鼠也没露面。
  
  一连三天都是如此。第四天晚上,他俩等得眼睛都差点儿睁不开了,忽听屋梁上一阵响动,“扑通”一声,那山老鼠又跳到了楼板上。说时迟那时快,小雷猛地站起,朝那山老鼠撒出了渔网,一下子将它罩在了网中!
  
  小江高兴得连声大叫:“网住了!网住了!”
  
  叫声惊醒了奶奶:“小雷呀,网住了什么?”
  
  小雷和小江从楼上下来,提着网中的大老鼠,拿给奶奶看。奶奶一看,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忽然就想起了老辈人讲的那个故事:说是早些年间,有个人家里开了个油坊,一只大老鼠经常到油缸里偷油吃,它爬到缸沿上,嘴巴够不着菜油,就伸出尾巴到油缸里去搅,等尾巴上沾满了油,它再收回尾巴,用嘴去舔食。尾巴上沾了油,老鼠再到处乱蹿时,沾了油的尾巴就裹上了灰尘,裹了灰尘的尾巴又去搅油……久而久之,那尾巴上就结成了一个硬硬的油灰球,老鼠拖着油灰球在楼板上一走路,楼板上就发出了“橐橐”的响声。自己家里开过油坊,想不到还真遇上了这样一只偷油的老鼠!
  
  小雷笑着说:“奶奶,这下你明白了吧?”
  
  奶奶不好意思地笑了:“咳,这鬼东西,可把人害惨了!我咋就没想到是它在闹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