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克夫命

时间: 2016-03-26

  吴家村的刘秀芳命苦,3岁时死了父亲,寡母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把她养大。谁知这年春天,母亲一场大病后双眼就瞎了,只能呆在家里,养家糊口的重担就全压在了秀芳的肩上。
  
  秀芳是个勤劳的姑娘,人也长得漂亮,上门提亲的人不少。可她是个孝顺的姑娘,谁来提亲,她都提出要带着瞎母出嫁,人家一看她家那贫穷破败的样子和她那病病歪歪的老娘,就都摇头叹息着走了。一直到秀芳24岁那年,有人给她介绍了个外乡的小伙子,名叫陈林,从小父母双亡,吃过许多苦,人也憨厚老实。他一口答应上门来赡养老母,秀芳才和他订了婚。为了替秀芳还债,为了结婚后日子好过些,陈林和秀芳告别,南下打工。可谁知一去杳无音讯,半年后传来消息,说是他在一个建筑工地打工,不小心从脚手架上摔下来,当场死亡了……噩耗传来,秀芳悲痛欲绝,可她又不敢告诉母亲,只好独自强咽苦果。不久,村子里就有了秀芳“克夫”的流言,无论她走到哪里,总有人在背后指指戳戳。
  
  母亲很快知道了这个消息,她抱着苦命的女儿大哭了一场,又生了一场大病。
  
  这天,村里来了个白发银须的算命先生,在村口的大槐树下支起了摊儿,给村人们算命。有人找他一算,算得还真准:只要你报出自己的生辰八字,他掐指一算,就能将你家中情况一口说出——你父母如何,兄弟姐妹如何,妻子儿女如何,毫无差错。甚至你何时倒过霉,何时交过好运,他也能说个八九不离十。最后,还能说出你未来10年的吉凶祸福。这么一来,找他算命的人就成了堆了。
  
  瞎眼老母一直为秀芳未来的命运担心,听说了这事后,就背着秀芳央求人拉着她,去找那位算命先生。听了瞎眼老母的述说,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脸上立马露出了不安和惋惜的神色:“哎呀大嫂,你家姑娘的命,不好说呀……”瞎母听了十分着急,央求道:“先生,你就直说吧,如果命不好,也只有认了……”算命先生叹息了一声:“姑娘的命太硬了,3岁克死了父亲,16岁又克瞎了你一双眼睛……去年她和人订下了婚事,半年后就克死了未婚夫!这还不算,她若要嫁人,只怕还要克死3个男人!”瞎母大惊,差点儿当场昏厥过去。她连连哀求道:“先生,求求你,求求你发发慈悲……能不能……给个解法?”算命先生耐不住苦苦哀求,捻着胡须思索了半天,这才缓缓说道:“明日早上,你从你家门口往东方向走去,若路遇一条恶狗咬你,你便大声呼救,那第一个出来为你打狗之人,你可招他为婿。那人的命比你女儿的命还硬,或许可保你女儿一生平安!”
  
  第二天早上,瞎母等秀芳到地里干活去了,便拄根木棍摸索着朝村东方向走去。走了一会儿,真的听见一条恶狗从前面吠着朝她冲来。她忙一边挥舞着棍子打狗一边大声呼救,片刻之后,果然听见有人大声吆喝着冲过来,夺过她的棍子朝恶狗打去,接着就听见恶狗发出一连串哀叫声跑走了。
  
  “老人家,你没事吧?”
  
  瞎母听出,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忙连声向他道谢。那男人就把她让进了家里,和她攀谈起来。从谈话中得知,那男人叫吴文才,32岁,多年在外做生意,去年才死了女人。瞎母心中一颤,莫非他就是女婿?
  
  瞎母托人上吴家提亲,吴文才摇头不允,说他听人说过,秀芳要带着瞎眼老母出嫁,他可不愿意惹这个麻烦呢。媒人向瞎母回了话,瞎母背着秀芳表了态,说她再也不会拖累秀芳,若秀芳不依她,她就死给她看。媒人又去找吴文才,吴文才这才勉强答应了。
  
  秀芳很快知道了这个事儿,哭着对母亲说:“娘,你怎么能迷信呢?什么命硬不硬的,我早就说过,不带上娘,任谁我也不嫁!”瞎母伤心地哭了:“儿啊,是我拖累了你,你不出嫁,娘死也不闭上眼睛啊!听娘的话,啊?”可不管娘怎么劝说,秀芳就是不答应。娘一咬牙,掏出身上的一把剪刀就向自己的胸口戳去,秀芳大惊,一把夺过剪刀,抱着娘大哭起来。无奈之下,她只好勉强答应了母亲的要求。好在吴家离娘屋不远,她可以经常回家看娘。
  
  吴文才眉开眼笑,定下了婚期,开始张罗婚事。
  
  这天下午,那个白头发的算命先生悄悄来到了吴家。吴文才一见,皱起了眉头:“你又来干啥?”老头儿笑了:“你还得给我钱呀!”吴文才说:“我不是已经给你钱了吗?”老头儿不高兴了:“你才给了我200块呀!我们不是说好了,事成之后,你得给我1000块!”吴文才恼了:“谁说给你1000块了?你想来讹我呀?”老头儿冷笑了:“你想赖账了是不是?那好,我马上去秀芳家,对她说明情况,你也别想娶这个媳妇!”吴文才气得咬牙切齿,真想狠狠揍那老头儿一顿,可又怕他真坏了自己的好事,只好忍痛又付给了他800块钱酬金。原来,吴文才早就看上了年轻漂亮的秀芳,可他厌恶死了那个瞎老婆子,不想让秀芳把她带进家门,于是事先与这个外乡的算命先生设好了圈套,编造了一套秀芳“克夫”、必须找一个命硬的男人的谎言,唬住了疼爱女儿的瞎母,骗成了这门婚事。村人们知道这事后,都有些替秀芳惋惜。
  
  可人们万万没想到,这天吴文才进城去置办结婚用品,回来时搭乘一辆农用四轮车,在途中竟出了车祸,“轰隆”一声栽下了悬崖,当场毙命!
  
  这还了得,还未过门就连着克死了两个未婚夫!秀芳“克夫”的恶名更被传得沸沸扬扬,瞎母急得一病不起。秀芳强忍悲痛求亲告友借钱为母亲看病,可母亲的病却越来越严重,但秀芳始终没有放弃治病救母的一线希望。
  
  这天晚上,秀芳又给母亲喂药,母亲却闭紧嘴巴,再也不肯喝药了,她不愿再拖累女儿。秀芳哀求:“娘,你就把这药喝下去吧,医生说了,你这病不要紧的!”母亲摇头:“儿啊,你就别管我了,我知道,我这病是好不了了……”无论秀芳怎样哀求,母亲就是不张口,急得秀芳毫无办法。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秀芳开门一看,大吃一惊:门外竟站着陈林!
  
  秀芳差点儿昏倒:“你、你、你是人是鬼?”
  
  陈林一把扶住了她:“秀芳,你怎么了?我是陈林哪!”
  
  秀芳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把陈林让进了屋。
  
  听见说话声,老母亲一撑身子坐了起来:“你是陈林吗?真的是陈林吗?”
  
  通过好一阵交谈,母女俩终于听明白了,说陈林死了,那是有人捣鬼:去年,陈林去了南方,因一时没找到工作,他也不好意思给秀芳写信。半年后,他到一家建筑公司上班,因为踏实肯干,又会一手漂亮的灰工活,就被老板任命为灰工班的班长,他这才给秀芳家里写了信。可不知为什么,他一连写了几封信也没收到回信。他想,一定是这儿太偏僻了,信在半道上出了岔子,没想到居然传回了他在工地上摔死的消息!……现在,那个公司的一项工程结束了,他也挣了一笔钱,这才找老板请了假赶了回来。
  
  其实,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说陈林摔死了也是吴文才使的坏:有一天下午,吴文才从镇上回来,有个人找他打听秀芳的家在哪里住,他一看,是个新来的乡邮员,忙问他什么事?乡邮员拿出一封信,说是寄给刘秀芳的。那时他已经在打秀芳的鬼主意了,当时鬼心眼一动,说我帮你交给她。等乡邮员一转身,他就把信拆开看了。回村后就散布陈林摔死的谣言,又买通算命先生设下圈套,让瞎眼的老母听信了秀芳“克夫”的鬼话,这才发生了前面一连串的事情……
  
  陈林没有死,还用他带回的那笔钱翻修了秀芳家的旧房,医好了母亲的病,和秀芳成了亲。秀芳“克夫”的谣言不攻自破,山里人都感慨地说:“封建迷信害死人哟!什么克夫不克夫的,你看看人家秀芳,活得多滋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