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认“贼”作父

时间: 2016-06-08

  女县长刘成梅刚进家门,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娘家大哥打来的,说是想给母亲找个老伴,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刘成梅一听是这事,脸上马上乐开了花,连忙说:“好呀,好呀!”当得知还是母亲提出的时候,她更是像把一块石头从心里放下一样轻松。
  
  刘成梅娘家在乡下,有一个哥哥和两个弟弟,她是家里唯一一个通过上大学跳出农门进入仕途的人。在她六岁那年,父亲因保护集体财产,追赶小偷,不慎坠潭溺死,母亲含辛茹苦把四个孩子拉扯大。刘成梅大学毕业后分在县城工作,她一直想把母亲接到身边,可母亲总是以各种借口推托。她也想给母亲找个老伴以安度晚年,每次把想法一说,就被母亲拒绝,今天母亲能主动提出来,实在令刘成梅既惊讶又兴奋。
  
  可当刘成梅得知母亲转变的原因后,灿烂的笑容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恼怒和不理解,母亲相中的竟是当年父亲追赶的那个小偷。
  
  这怎么能行!母亲如果真的嫁给一个贼,自己以后怎样面对同事和下属?再说父亲就是因这个人而死,母亲怎会喜欢上他呢?真是老糊涂了,可兄弟们难道也糊涂了?不行,得马上回去看看,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刘成梅想到这里,急忙走出家门,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40公里外的娘家。
  
  一进娘家门,刘成梅就看到母亲和那个人坐在堂屋说话,见她拉着脸进来,那个人赶紧起身,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刘成梅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在这干吗?”那个人窘迫地回头对刘成梅母亲说了声:“我先走了。”就逃似的离开了。
  
  母亲招呼刘成梅坐下。刘成梅不敢说母亲什么,却对正在做饭的大哥发起脾气,大哥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一声不吭。等妹妹火气发得差不多了,他才慢慢点上一支烟,对妹妹说:“你先别急,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听完后,你再发火不迟。”接着大哥讲述了一段令妹妹震撼的往事。
  
  1975年,豫南发大水,农田被淹,几乎颗粒无收。难民们穿的是从全国各地捐来的衣服,吃的是中央调拨的赈灾粮,就这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那时连树皮都被人吃光了。有一天,上面调拨的粮食就放在大队部里,这个大队有一户人家已经好几天没吃过稠的,男人望着四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和妻子瘦弱的身躯,心疼得像刀割一样难受,于是他决定铤而走险去大队部偷一些粮食。他叫上本大队关系最铁的一个玩伴,向大队部走去,女人也没有其他办法,无奈地看着他们离去。
  
  十几分钟后,女人听到大街上人声嘈杂,隐约听到有人在喊:“抓小偷,有人偷粮食啦!”女人吓得一激灵,丢下孩子冲到街上,一会儿又听人喊:“快救人,有人掉到潭里啦!”女人又急忙往村东口的黑龙潭跑去,刚到潭边就看到民兵营长带着几个民兵押着一个浑身是水的人,那人正是丈夫的玩伴,女人又惊又怕,加上饥饿,一头栽在地上昏了过去。
  
  当女人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家里,屋里聚满了人,妇女主任告诉她,她男人为了抓小偷,不顾个人安危,勇敢地跳下深不见底的黑龙潭,不幸牺牲。女人痛不欲生……
  
  原来,男人的玩伴刚被抓住,就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他坦白说是自己一个人去大队部偷粮食的,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人发现,赶紧往村外跑,由于慌不择路,掉到黑龙潭里,说另一个跳到潭里的人就是发现并追赶他的人。就这样,男人成了英雄,女人也因此获得政府和集体多方面的照顾,而小偷因为盗窃集体财产,还出了人命,被判了刑,他的老婆也带着孩子远嫁他乡。
  
  十五年后,小偷出狱回到家乡,但他很快就离开了,听说去寻找妻儿。一年前,他又回来了,仍然孤身一人。
  
  刘成梅听到这里,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故事中的小偷就是母亲要嫁的那个人。男人和女人就是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那个人不仅一个人扛了罪,还给自己父亲带来了荣耀,为她的家送来了生的希望,他是这个家的大恩人呀。
  
  在大哥的陪伴下,刘成梅找到那个人的家,走到那个人的面前,满怀愧疚地叫了一声:“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