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哈韩”惹事

时间: 2016-06-09

  梁望平的女朋友今天要来,母亲邢静雅一早就忙开了。离约定的下午3时还差半个多小时,梁望平就到楼下去等候了。
  
  不一会儿,梁望平带着一个女孩来了。邢静雅一看,姑娘穿着打扮甚至那种酷酷的表情都有点韩国味。这几年,随着韩国电视剧在我国的热播,邢静雅也喜欢上了“韩味儿”,所以,对这位未来的儿媳妇非常满意。
  
  不等梁望平介绍,那女孩对邢静雅甜甜地喊了声:“妈妈。”接着就说:“妈妈,我姓韩,叫梦含。”说着,她进了卫生间。
  
  就在这个时候,梁望平的手机响了,一接电话,他脸色都变了,一边说着:“我马上来。”一边拉开门,对母亲说了声:“妈,我出去一趟,你招待她一下。”
  
  等到邢静雅反应过来想问儿子出了什么事,梁望平已经下楼了。邢静雅想,一定是单位里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否则他不会把首次上门的女朋友丢在家中不管。毛脚儿媳第一次到来是件大事,千万不能有半点马虎。见韩梦含从卫生间出来,她连忙把她拉到客厅里坐下,倒茶、递水果忙个不停。
  
  大概梁望平不辞而别的缘故吧,韩梦含沙发还没有坐热就急着要走。这下邢静雅发愁了,如果自己招待不周,儿子女朋友吹掉,这还不是母亲的责任?所以说什么也不让她走。
  
  这一来,韩梦含也急了,只好说:“妈妈,单位里有一项非常要紧的事情,过几天我再来看您。”
  
  话说到了这个分上,邢静雅也不能强留了,她拿出昨天就准备好给未来儿媳的5000元见面红包,递了过去。
  
  韩梦含不肯收,邢静雅知道这是不好意思装装样子的,就拿过她的坤包,拉开拉链,把红包塞进去,然后重新拉上了拉链。
  
  韩梦含推托了一下,说了声:“妈妈再见。”就急急忙忙地告辞了。
  
  见儿子的女朋友收下了婆婆的见面钱,邢静雅这才如释重负,一百个放心了。
  
  过了不到一小时,梁望平又带着一位姑娘回来了。他们一起走到邢静雅身边,梁望平指着这位女孩说:“妈,这是我的女朋友李敏菡。本来下午3时准时到的,可是在来的路上,出租车撞到了绿化带上,她碰伤了皮肤,打电话给我,所以我才匆忙出门陪她去医院的。经医生检查没什么事,包扎好后我们就回来了。”
  
  那女孩落落大方地对邢静雅说:“伯母,您好。”
  
  儿子的介绍,毛脚儿媳的问候,好似晴天响了个霹雳,邢静雅呆呆地站在那里,心想,我做婆婆的见面钱都给了,儿子怎么又带来一个女朋友呢?当着这女孩的面又不便问,她只得含糊其词地应付着。
  
  母亲精明能干,今天怎么啦,说话张冠李戴、支支吾吾,梁望平自然要问个明白。哪里想到,他越问,邢静雅越是说不清楚,真是尴尬极了。
  
  本来,当得知毛脚儿媳遇到车祸后,不管怎样,未来的婆婆应该关心地问一问伤势,可她却一句也没有提起,还和儿子东拉西扯地说一些漫无边际的话,这反常现象引起了李敏菡的怀疑。李敏菡是一家化工研究所的技术员,凭嗅觉就能辨别出各种各样的香水,这时她闻到了沙发上有一种韩国品牌的香水味,这种香水又是那些“哈韩”女孩专用的。梁望平和他母亲的对话,李敏菡虽然听不明白,但联想到新鲜的香水味,也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就直截了当地对梁望平说:“在这之前,是不是已有个女孩来过了?”
  
  韩梦含到自己的家来,梁望平自然不愿在李敏菡面前透露,一听她的猜测,他大吃一惊,当即摇头否认。
  
  李敏菡接着说:“不要瞒了,是你家沙发上的香水味告的密。”
  
  铁证如山,要赖也赖不掉了,既然李敏菡已经猜到,还是走“坦白从宽”的路好。梁望平刚想解释事情的经过,可李敏菡哪里还肯听。女孩子最不能容忍的就是男朋友对自己不专一,脚踏两只船。她气呼呼地夺门而去,等梁望平追到楼下,她已拦了辆的士走了。回到楼上,梁望平对母亲大发脾气。
  
  邢静雅白白丢了钞票还要受儿子的责怪,心里自然不舒服,就反责道:“你下楼去接女朋友,带来一个女孩,接了电话又不说明白就匆匆走了,我自然把她当作你的女朋友了。你不找找自己的过错,却反过来责备我。”
  
  梁望平没好气地说:“她哪里是我的女朋友,是我高中的同学。中午因不洁食物吃坏了肚子,凑巧我在楼下等候,找不到厕所的她见了我就像遇到了救星,就让我带她到家里来方便了。”
  
  这下,邢静雅感到奇怪,就说:“既然不是你的女朋友,为什么‘妈妈’、‘妈妈’的叫得这么亲热?”
  
  韩梦含一进屋就叫“妈妈”,自己也听到的,她为什么叫同学的母亲“妈妈”呢?梁望平猛地想到,现在有的人就是专门向熟人行骗,韩梦含高中毕业后就没有联系了,难道她成了骗子,借口要方便好进入别人家?现在不但5000元钱打了水漂,连女朋友也要吹了。当然,在事情弄清之前,还不能断定韩梦含是骗子,看来当务之急是找到她。这以后,上下班的路上,梁望平总是有意注视着过往行人,休息日也常到街上转转,还向原来的高中同学打听韩梦含的信息。可是,茫茫人海,哪里找得到她的身影,梁望平快失去寻找的信心了。
  
  半个多月的一个星期天,梁望平睡懒觉刚刚起床,就听到了门铃声,开门一看,竟是韩梦含。
  
  进门后,韩梦含从坤包中拿出那只装有5000元的红包,红着脸递给邢静雅后说:“妈妈,实在不好意思,那天我推托不了,只得暂且收下,拖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才还给你。”
  
  听了韩梦含的解释后,邢静雅母子才明白过来。原来,那天韩梦含解决了内急的难题后,急着要去办一件事,可邢静雅缠住不放要给她红包。她猜想一定是梁望平的妈妈把自己当成儿子的女朋友了,可梁望平出门了,一时也解释不清,只得先收下再说,准备明天晚上再来还他们。哪里想到,单位里要她去广州出差,并为她买好了当晚的火车票。这一去就是两个多星期,她又没有梁望平的联系电话。她昨天晚上一回来,今天就赶来了。当得知梁望平的女朋友为这件事发生了误会后,韩梦含也深深地感到内疚。
  
  梁望平不解地问:“我们只是同学关系,你为什么叫我母亲为‘妈妈’呢?”
  
  韩梦含笑了笑说:“不瞒你说,我是个‘哈韩族’,酷爱韩国的音乐、电视、服饰、习俗等流行娱乐文化。在韩国,到别人家做客时,为了表示尊敬,称呼对方的父母就叫爸爸、妈妈。所以,我到别人家去,也都是这样称呼的。”
  
  原来如此,真使梁望平哭笑不得。
  
  为了让李敏菡和梁望平重归于好,韩梦含马上和梁望平去找李敏菡了。
  
  真相大白,李敏菡才冰释前嫌。韩梦含叹了口气说:“唉,都是‘哈韩’惹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