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送顶官帽给你戴

时间: 2016-07-16

  马二宝在灵官乡中学传达室上班,两年前因公负伤失去半条胳膊。仗着这点资本,他以学校功臣自居,工作吊儿郎当。你要是批评他,他就把那只空荡荡的袖筒朝你一甩:“你算老几?”弄得你干瞪眼。
  
  在新学期第一次全体教职工大会上,马二宝临近散会才大摇大摆地走进会场。散会后,新调来的刘校长单独把马二宝留了下来。马二宝以为刘校长会给他来个下马威,于是就晃动那半条胳膊,随时准备发难。谁知刘校长只字不提他开会迟到的事,而是微笑地打量着他,最后目光停留在他那半条胳膊上。
  
  马二宝被刘校长看得很不自在,不满地说:“你看着我干什么?”
  
  刘校长没接他的话茬,而是轻声细语地问:“马二宝,你想当官吗?”
  
  马二宝以为听错了,舌头打结地问:“你、你说什么?”
  
  “我问你,你想当官吗?”刘校长重复道。
  
  这次马二宝听清楚了,他的呼吸立即急促起来,那张马脸随之换成了一张笑脸:“想,想,我做梦都在想啊!”
  
  刘校长赞许道:“这就对了,人往高处走嘛!”
  
  马二宝迫不及待地问:“刘校长,你准备让我当个什么样的官?”
  
  “综治办主任,专门负责学校的治安工作,怎么样?”
  
  马二宝嘴都笑歪了:“我干!刘校长,你真是慧眼识英雄啊!不是吹,我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我往校门口一站,哪个王八蛋敢来学校捣乱?”说到这里,马二宝突然停住了话头,挠着头皮问:“刘校长,我一无文凭,二与你又无亲无故,你怎么会让我当官呢?”
  
  刘校长拍了拍马二宝那半条胳膊道:“你为学校把半条胳膊都搭进去了,如果不给你个一官半职,公道何在?”
  
  马二宝一听,感动得眼泪都出来了:“刘校长啊,你对我恩同再造,往后,我听你的!”
  
  就这样,马二宝摇身一变,由一个小传达成了一个大主任。
  
  还别说,这官帽虽小,可就是灵。马二宝走马上任后,整个儿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正儿八经地开始了工作。他一会儿对几个在花园里追打的男生训话,一会儿把几个来学校捡垃圾的老太婆往校门外撵,忙得不亦乐乎。
  
  当天晚上,马二宝做了个美梦,梦见自己从主任当到了校长,又从校长升到了局长、县长……谁知梦还没做完,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马主任,不好了!学校那口铜钟昨晚被人偷走了!”
  
  敲门说话的是学校打钟的文师傅。马二宝一听,犹如晴天霹雳!这口铜钟已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它一直好端端地挂在教学大楼前的那株古树上,怎么自己一当官,就被人偷走了呢?他顾不得多想,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朝教学大楼跑去。
  
  当马二宝气喘吁吁地跑到那棵挂铜钟的古树下时,刘校长已在那儿恭候他多时了。只见他板着个脸,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古树上那根系铜钟的铁丝说:“马主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向桀骜不驯的马二宝此时见到刘校长,就像老鼠见猫似的,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只是哆嗦着嘴唇说:“刘、刘校长,钟、钟不见了……”
  
  刘校长两眼一瞪,训斥道:“马二宝,你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堂堂的综治办主任,竟连一口钟都看不住!你知道这口钟的价值吗?告诉你,它是我们学校的镇校之宝!我要扣你的奖金,撤你的职!”
  
  刘校长这劈头盖脸一通训,把个马二宝给训蒙了。他就像一只温驯的小羊羔,任凭刘校长数落,只知道反复念叨这几个字:“我失职,我检讨……”
  
  刘校长见马二宝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不忍心深究:“今天的事就算了,再出差错,绝不轻饶!”说罢手一甩走了。
  
  马二宝见刘校长并没有撸掉他的官帽,庆幸地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之后又重抖主任的威风,决心来个将功补过。上午把两个在校门口逗留的小青年赶得远远的,下午又逮住了一个要去网吧玩的初二男生。为防再出差错,晚上他就像个夜游神似的瞪大眼睛在校园里巡逻,直到深夜才回屋睡觉。
  
  谁知第二天一早,门又被人擂得“咚咚”响:“马主任,马主任,教学楼顶上的喇叭不知去向了,刘校长正在办公室暴跳如雷呢!”
  
  马二宝听到这一消息,脑袋立刻“嗡”地大了。昨晚熬夜,他睡过了头,这会儿还躺在被窝里。他急忙穿上衣服,脸色煞白地往校长室跑。刘校长远远看见他,就指着他的鼻子大发雷霆:“昨天丢钟,今天丢喇叭,我看用不了一周,整个学校的设备都会让你丢光!”
  
  马二宝完全傻了,他僵硬着身子站在门口,进不敢进,退不敢退,想说什么,却连嘴巴也不会张。
  
  “说话呀!哑巴啦?”刘校长余怒未消。
  
  马二宝全无半点反应。
  
  刘校长见状,叹了口气说:“马二宝呀马二宝,为了把你提到主任的位置上,我顶住了多大压力呀!可你太让我失望了!好啦,前面的事我就不提了,今天下午学校将会购置20台电脑,每台电脑价值几千元,你可得给我看好了,如果丢了一台,新账老账……”
  
  刘校长话没说完,马二宝就像突然间从噩梦中醒过来似的,惊恐得一只手乱摇道:“你别往下说了,这综治办主任,你打死我也不干了!”
  
  刘校长一脸严肃:“你说什么?你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撂挑子,这当官岂是儿戏?”
  
  马二宝打着哭腔说:“我受够了!刘校长,求求你把我头上这顶官帽收回去,再干下去,我怕真的会把学校的设备全丢光啊!”
  
  刘校长缓了缓语气说:“这官你不当了,我让你干啥好呀?”
  
  马二宝忙说:“你就行个方便,让我干老本行吧。”
  
  刘校长踱到马二宝面前,话里有话地说:“好吧,看在你这半条胳膊的份上,我就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连个传达都干不好,就给我卷铺盖走人!”
  
  马二宝如释重负,点头如捣蒜:“是、是……”
  
  望着马二宝离去的背影,刘校长掩住嘴巴,差点笑出声来。他使出的“欲擒故纵”一招见效了。
  
  马二宝自撸掉官帽后,从此洗心革面,有板有眼地干起了老行当,再不甩空袖筒耍横了。在第二次教职工大会上,刘校长对马二宝大加表扬:“马二宝同志能上能下,工作进步显著,我们都要向他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