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寻找儿子

时间: 2016-11-17

  一辆卡车行驶在一条拐弯很多的公路上,刚拐过一道弯,只见前面有一辆搭了棚子的三轮车。司机赶紧按喇叭,不料那三轮车拐了几下反倒骑到了路中间。卡车赶紧刹车,但两车距离太近了,卡车还是碰到了三轮车后才停下。
  
  卡车司机叫卢浩,三十多岁。他以为遇上“碰瓷”的了,气冲冲地跳下车,准备“先发制人”。走到近前才发现骑三轮车的是个五六十岁的男人,正急急忙忙地打开三轮车后面棚子的门,拉出一位和他岁数差不多的女人。卢浩见他们和自己的父母岁数差不多,才改了口气说道:“怎么骑到路中间了,多危险呀!”
  
  那男人赶紧冲卢浩点头赔笑,说自己听到喇叭声心一慌才拐错了弯。卢浩的心软下来,帮他们扶起那辆三轮车,问他们有没有伤到哪里。两位老人连连说没事。
  
  卢浩听他们的口音像自己老家的,就问他们是哪儿的人,结果真的离他老家不到200里。卢浩跟他们聊起来,问他们要去哪里?大妈说他们要去找儿子。
  
  卢浩听了感到奇怪,两位老人就你一句我一句说了找儿子的事。
  
  这男人姓杨,三年前他们唯一的儿子杨永旺离开家后便音信皆无。杨大妈担心儿子,整天以泪洗面,直到不久前村里一位外出打工的村民回来告诉他们,他在广东东莞遇到杨永旺了,他也在那里打工。杨大爷老两口听到儿子的下落,他们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想到当初儿子是负气离家的,一定是没消气才一直不回家也不给家里来信,杨大爷决定去广东看看儿子。不料他这想法一出口,老伴也非要跟他一起去,她太想念儿子了。
  
  杨大爷打听到他们这里到东莞每个人要五六百元车费,两个人就是一千多,来回就要近三千,他们靠种地的收入一年也赚不了这么多钱。老两口既想看儿子又心疼钱,杨大爷就买了一辆三轮车,带老伴骑着出门去看儿子。虽说路很远,但即使走上一两个月,也等于省下了几千元钱。
  
  于是杨大爷就骑上三轮车带着老伴上了路,一路打听着往南边骑。已经走了十多天,不料今天在路上碰车。
  
  了解到这些,卢浩简直惊呆了。算起来杨大爷老家到东莞有五六千里远,他们竟然要蹬三轮车走那么远的路程!这样辛苦只是为了去看儿子,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呀!看到杨大爷老两口,卢浩不禁想到自己的父母,他每次跑长途离家几天,回家时妈妈都要在路口守候等他回家。卢浩的心被触动了,他决定帮他们一把,于是对两位老人说自己的车正好要到东莞附近地方去送货,可以顺路带他们去那里。
  
  杨大爷和老伴听了对卢浩感激不尽。卢浩很快把那辆三轮车搬到自己车上捆牢,让老两口坐到驾驶室后排。油门一踩比他们靠脚蹬三轮车不知要快多少倍,算起来要蹬二十几天的路程,卡车两天就到了。
  
  卢浩看过杨大爷儿子打工的地址,索性帮人帮到底,直接开车找到那个工厂门口。他把三轮车卸下来正要开车走,杨大爷拉住他,说要让儿子出来好好谢谢他这个好心人。卢浩心想,帮他们找到儿子才算自己不白忙活一场,就下了车去传达室打听是不是有杨永旺这个人。说来还挺顺利,保安告诉他厂里有这个人。
  
  卢浩请保安把杨永旺喊出来,不一会儿,从车间出来一个人。杨大妈认出他正是自己儿子,快步迎上去。不料杨永旺一见他们,愣了一下转身就往回走。
  
  “大旺!”杨大妈叫了一声,抹起了眼泪,“我跟你爸这么大老远来找你,你都不认我们吗?”
  
  “你们还来找我干什么?就当我死了吧!”杨永旺头也没回,甩出硬邦邦的一句话。
  
  杨大妈伤心得蹲在地上泣不成声,杨大爷上来拉起她:“哭什么!他不认你这个妈,你就当没养活过这么个儿子!”
  
  卢浩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这对老人出门几千里来找儿子,这个儿子怎能这样对待他们!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忍不住上前想拦下他,把两位老人骑三轮车来找儿子的艰辛告诉杨永旺。
  
  杨永旺见一个陌生人拍他肩膀让他停下,扭头瞪了一眼,嘟囔了一句:“多管闲事!”卢浩顿时火往上冒一拳击向杨永旺:“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连亲爹娘都不认了,我替他们教训教训你这个混账!”
  
  杨永旺没防备,被卢浩一拳打倒坐到地上。他不知卢浩是什么人,见他人高马大,不敢贸然还手。
  
  杨大妈见儿子被打,赶紧冲到两人中间,推了卢浩一把,像护住鸡仔的老母鸡一样冲他怒目而视。
  
  卢浩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人家再吵再闹也是一家人,自己只是个局外人。想到这里他苦笑了一下,转身离开准备开车。
  
  杨大爷冲杨大妈道:“你真不知好歹,人家帮你你还跟人家翻脸。快走,别在这儿丢人了!”说完追上来对卢浩连声赔不是。
  
  杨大妈抹着眼泪,把一直挎在胳膊上的一个布包袱塞给杨永旺。杨永旺拿起包袱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回了车间。
  
  杨大爷杨大妈赶上卢浩,对他讲起了儿子见到他们不高兴的原因。原来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杨永旺的婚姻一直不顺利,定了几次亲都因为家里穷没结成婚。后来好不容易有个女孩肯嫁给他,但结婚所需的钱又成了问题。他们靠种地收入低又没有存款,也借不到钱。为了筹钱办婚事,杨永旺铤而走险,趁天黑干起了去公路上扒货车偷货的勾当。不料第一次就被抓住了,判了6个月的刑。这下亲事当然又黄了,杨大爷嫌丢人,也不让老伴去探视儿子。结果杨永旺出了监狱没有回家就走了,从此音讯皆无。
  
  “儿子还在记恨我们,都怪咱们当爹妈的没能耐呀!”杨大妈哭着说。
  
  卢浩了解到这些,不禁唏嘘不已。他只好劝这对老夫妇,虽说儿子对他们没好脸色,但总算是见到了,知道他没出事就放心了,不如就此回家吧。卢浩表示卡车卸了货还可以捎他们一起回去。
  
  但两位老人却表示不想再麻烦卢浩了,就骑三轮车回家,一路上也当散散心。卢浩听他们说的也有道理,就和老人道别开车走了。
  
  再说杨永旺回到住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自从一气之下离开家乡,他就下决心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再“衣锦还乡”。在这里打工几年,他没日没夜地苦干,不仅得到了老板和工友们的一致认可,还赢得了一位姑娘的芳心。
  
  这位叫齐雪梅的姑娘也是外来打工的,杨永旺怕别人知道自己曾犯过罪的事,一直说自己父母双亡。齐雪梅也从小没了父母,和他“同病相怜”,互相照顾,日久生情成了恋人。
  
  杨永旺万万没料到父母竟然千里迢迢来找他,他怕因此被齐雪梅知道自己的“底细”,所以他硬着心肠不理父母,好让他们赶紧离开这里。
  
  齐雪梅下班后来找杨永旺,看到床上放着一个布包,问那是什么。杨永旺含含糊糊地说是一个老乡送给他的一件衣服。齐雪梅打开包,见里面是一件棉衣。她笑着说在这里根本用不着穿棉衣呀,她正要收起棉衣,突然从衣服里掉出一个用手绢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沓钞票!
  
  “这是怎么回事?”齐雪梅问。杨永旺一下子愣住了,好一会儿才接过那沓钱,数了数正好5000元。
  
  “这是谁的?还是赶快给人家送回去吧!”齐雪梅说。
  
  杨永旺一言不发。爸爸妈妈跑几千里路来这里给他送钱,却被他粗暴地赶走了。他的心像被堵住一样难受。
  
  见杨永旺脸色不对,齐雪梅问他怎么了?这钱到底是谁的赶紧还回去,不要贪图不义之财。
  
  “这不是不义之财,这是我爸爸妈妈的钱!”杨永旺再也忍不住了,把自己其实有父母,今天来这里找他的事告诉了齐雪梅。
  
  “你怎么能这样,连自己的爸妈都不肯认,还赶走他们,你还是个人吗?”齐雪梅气愤地斥责他。“我是怕……”杨永旺低下了头。
  
  “你快去找回爸爸妈妈,我不想看到你是个狼心狗肺的不孝之子!”齐雪梅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杨永旺拿着那沓钱,泪水不禁流下来。爸爸妈妈虽然没有能力挣很多钱帮他成家立业,但他们心中始终把儿子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而他却只为自己着想,怨恨父母在自己坐牢时不来看望。他这时才醒悟到,不管有钱没钱,父母永远都是疼爱孩子的。
  
  杨永旺跑到火车站,想找回被他赶走的爸爸妈妈,但他找遍了售票窗口和候车大厅,连他们的影子也没有看到。
  
  天黑了,精疲力尽的杨永旺失魂落魄地往回走。从小到大和爸妈在一起的场景像放电影一样从他脑海中闪过。虽然家里日子不宽裕,但他们总是想方设法让儿子吃饱穿暖,他在外调皮惹了事,爸爸气得要打他,妈妈总是百般护着,还要赔上笑脸拿上东西去跟人家赔礼道歉……现在爸爸妈妈找来他不肯认,还赶走了他们,齐雪梅也不能原谅他的冷酷无情,杨永旺感到自己是那么孤单。这时候他才怀念起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虽然清苦却充满温情,这样的感觉是用多少钱也买不来的,而且只有在失去后才知道它的珍贵。
  
  找不到爸爸妈妈,齐雪梅又不理他,杨永旺心情十分苦闷。这天晚上他一个人在小酒馆自斟自饮,不知不觉喝醉了,趴到桌子上睡着了。醒来后天亮了,他发觉睡在自己的宿舍中。他想起昨晚的情景,心想一定是齐雪梅把自己送回来的,看来她心里还是惦念自己的。杨永旺就去找到齐雪梅表示感谢,但齐雪梅说根本不是她把杨永旺送回来的,她说自己不会去可怜一个冷血动物。杨永旺见她不是在开玩笑,心情又沉了下去。到底是谁把自己送回来的呢,杨永旺猜不出来,就去那家小酒馆问。酒馆服务员告诉他,是两个拾破烂的把醉倒的他扶出去的,还帮他付了账。
  
  杨永旺更奇怪了,自己并不认识什么拾破烂的人啊。他正在纳闷,服务员指着窗外告诉他,就是街旁正在翻垃圾箱的那两个人。
  
  杨永旺赶紧出了酒馆走过去,见了那两人的背影他的心不由得发紧:看背影这两人多像爸爸妈妈呀!他走过去,听到那两人边翻垃圾边说话。“叫你走你不听,偏偏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受罪。儿子心里没你,你干吗还惦记着他?”杨永旺听出这是爸爸的声音,旁边的正是妈妈,只听妈妈说:“在这儿好歹能看见儿子,走了不知道到死还能不能见到儿子。他一个人离家这么远,我这当妈的能放得下心吗……”
  
  听到这里,杨永旺不禁泪如雨下,他叫了一声:“爸,妈——”
  
  杨大爷杨大妈听到声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两人转过身来,看到站在面前的真是儿子杨永旺,两人激动得浑身发颤。
  
  “爸妈,我对不起你们!”杨永旺流着泪,“扑通”一声跪倒在父母面前。两位老人忙过来拉起儿子,一家人紧紧地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