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老公的男人圈

时间: 2017-03-20

  一
  
  宋晓静发现老公张家颂搞起了网恋。冬天工作比较闲,张家颂成天窝在家里上网,飞快地敲着键盘,连吃饭都顾不上。宋晓静想猫到后面看他的聊天内容,可他立刻把网页最小化,还反感地轰她。
  
  匆忙一瞅间,宋晓静看那让张家颂痴迷的网友头像,是个烫着卷发的时尚女郎。张家颂还背着她打起了私密电话,宋晓静隐约听到张家颂在说“见面”之类的话。
  
  张家颂出现婚外情了!可是他绝口不承认,宋晓静套不出话来,她知道逼急了没准真把张家颂推给第三者。
  
  怎么办呢?现在宋晓静最急切地想知道那个“第三者”到底何方神圣,敌暗我明这可怎么能行?
  
  这晚,张家颂没有回家,说是有个活动要参加,宋晓静很是狐疑,她打电话过去,是关机。宋晓静急得嘴上都长泡了,张家颂肯定是会网友去了。
  
  宋晓静在屋内坐立不安,她安慰自己:没准是张家颂跟麻友夜战去了。她一个电话打到张家颂的麻友崔强那:“张家颂在你那吗?”崔强哦哦啊啊地,声音大得夸张:“啊?他啊,他在,你叫他接电话吗?他刚上厕所去了,哦,是下面买烟去了,回头我叫他给你打过去。”
  
  崔强的腔调浸满“此地无银三百两”,过一会再打过去,他已经关机了,等张家颂“买烟”回来打给她,那是门都没有。
  
  宋晓静又给张家颂的同事小何打过去,小何支支吾吾地:“张哥啊,他今天加班,对,刚才还在办公室呢,现在好像不在,正回去的路上吧。”
  
  他们真有默契啊,不用打招呼就能帮朋友骗人,看来平日里干过不少见不得人的丑事,相互掩护已成习惯了。
  
  宋晓静气得手脚发冷,张家颂的两个哥们同时如此诡异,他必定没干好事。
  
  等张家颂披着星星回来,回来第一件事是脱鞋,第二件事是开手机,宋晓静坐在沙发上冷笑道:“今晚干吗去了?”
  
  “跟个老友聚聚,哦,是男的,男同学。”张家颂的神情上也爬满欺骗。这时,他的电话爆响,张家颂听完依依哦哦,刚放下手机,电话又来了一个。不用猜也知道是崔强和小何的报警电话。
  
  宋晓静审视着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是先加了会班,然后到小崔那打了会麻将,玩晚了。”
  
  宋晓静一个沙发枕砸了过去……
  
  二
  
  宋晓静拉着儿子搬了出去,回了娘家。明明是出去搞艳遇,张家颂却伙同朋友来蒙她。
  
  张家颂指天发誓:“我真没搞情人。”
  
  宋晓静当然不信,他以为搞外遇像拉屎一样擦干屁股就行?她要两人分开一段时间,考虑清楚以后再说。
  
  宋晓静才搬出去,崔强和小何的游说电话就打来了,他们怕张家颂事情没处理好,一早就打电话来询问关照。
  
  崔强和小何絮絮叨叨一个劲替张家颂解释,说他昨晚就是打麻将、加班了,没干别的,还说张家颂如何如何是个好男人,他们越说破绽越多,越证明昨晚张家颂压根不是在他们那。
  
  宋晓静耳朵起茧,这男人要是鸡婆操心起来,也不得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张家颂的人缘还是不错的,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两个热心的哥们越搅和越乱呢?
  
  宋晓静回到娘家三天后,突然接到个陌生电话,居然是张家颂的顶头上司梁经理。梁经理和颜悦色地说:“周末我们要搞个联谊活动,可以带家属来,我邀请你一定要来参加哟,张家颂是我们的好小伙……”
  
  张家颂人缘不但好,看来工作能力也不错啊,不然怎么会惊动梁经理亲自邀请,分明是想撮合他们嘛。他家那点破事怎么会漏了底?一定是小何这大嘴巴。
  
  梁经理不是宋晓静的上司,可好歹一把年纪了,屈尊降贵来请你,宋晓静不知该不该去,难道让她在人前强装笑颜?可气的是,别人都帮着忙乎了,偏偏张家颂死撑着不肯发个短信来,这个台阶怎么下?
  
  住在娘家,5岁的儿子不愿意了,半哭不哭地要找爸爸,平时看张家颂也没怎么带他哄他,怎么一分开孩子就这般惦记呢?可恼那当爹的却没个电话来关心关心儿子。
  
  张家颂没把电话打给宋晓静,倒是打给了宋老爹,宋老爹对犯了错的女婿礼貌周到、客客气气:“挺好,他们挺好,我看你有时间还是过来劝劝吧,小夫妻哪有不闹别扭的?我家晓静就是脾气怪,叫我们从小宠坏了……”
  
  宋晓静真恨,自己的爹到底还是不是她爹啊?不帮她出口气不说,还长他人的志气。
  
  三
  
  宋晓静唯一感到安慰的是:她好歹有个同盟军,就是弟弟宋晓北。宋晓北早就扔话出去:张家颂要是敢动他姐一手指头,他就把他脖子拧下来。
  
  对于张家颂网恋失踪事件,宋晓北也表示赞同姐姐的观点:他肯定没干好事,不然他那帮哥们干吗帮着圆谎?
  
  可张家颂为什么死活不说实话?宋晓北一拍大腿:“我去问,我们以男人的方式挑明了说,如果他真背叛了你,我打他一颗门牙回来给你,你离不离婚随你,要是他另有隐情,也得回个明白话。”
  
  宋晓北二十出头,正是肝火最盛的年纪,认定拳头能解决一切。宋晓静真怕他会干出出格的事,宋晓北却一拍胸脯:“姐,你放心,我有分寸。”
  
  宋晓北一阵风跑了出去,儿子抱着妈妈的腿怯怯地说:“舅舅会不会打爸爸?”
  
  宋晓静有些后悔了,她的两个至亲谁受了伤她都不好受,可是宋晓北的电话没带身上,给张家颂通个电话要他小心吗?她又没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