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黄狗斑斑的故事

时间: 2017-04-30

  一
  
  斑斑是我家的一只宠物狗,不是昂贵的品种,是一只土狗。
  
  那天,儿子从姥姥家回来,红着眼圈对我说:“爸爸,斑斑快不行了。”
  
  斑斑因为挑食,经常自己跑出去找东西吃,在垃圾坑里误吃了剧毒鼠药,中毒了。
  
  “找过医生了,说没救,姥姥家哭成一团了。”儿子接着说。
  
  我正在吃晚饭,忙把碗一丢,拔腿就往岳母家跑。
  
  斑斑是儿子从武汉带回来的。他在大街上闲逛,街边有个乡下人在卖狗,用一件破袄子包着三只小狗,小家伙们愣头愣脑,刚离开娘的怀抱,胆小如鼠。因为不是良种狗,尽管乡下人动了心思,将三只小狗都进行了”包装”(后来才知道是用颜料将狗的毛色染漂亮了),而且标价极便宜,40元一只。但是仍然没人买,连瞧一瞧的人也不多。
  
  “卖狗,卖狗啦,很乖很漂亮的宠物狗。”卖狗人吆喝着,用一根火腿肠逗着狗。
  
  儿子只有十五岁,还不懂事,也不知当今的“宠物”是什么概念,认定可爱的动物就是宠物。他站在卖狗人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一只肉团团的小花狗。这只狗身上的毛黄黑相间,小小脑袋上竟然有三种颜色,耳朵和嘴上的毛是白的,脸上毛是棕色的,眼圈的毛不可思议地变成了黄色。
  
  儿子就花40元买下这只小花狗,还给小狗取了个名字,叫斑斑。
  
  从那以后,斑斑就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我不坐班,基本在家里办公,有时间照料狗并给它做吃的。小家伙吃不了多少,每顿有点火腿肠、一点酸奶就可以了。吃饱喝足,就很快活,我写作的时候,它就在我脚下钻来钻去,偶尔轻轻咬一下我的脚后跟,显示它对主人的友情。长大一点,会叫了,爱闹了,个人卫生就成了问题。我家住五楼,斑斑不可能出去拉屎拉尿,进卫生间又怕小家伙掉坑洞里去,只好任斑斑将屎尿随地拉,我随时收拾。时间长了,家里就有气味,妻子就有了烦恼。
  
  妻子对我说:“有个不讲卫生的大人也就算了,又养了一只不讲卫生的狗,这家还像个家不?”
  
  无奈之际,我把斑斑送到了岳母家。
  
  岳母家离我家就隔一条街,家住在一楼,更利于狗的生活。斑斑在岳母家,我是非常放心的。老人极有爱心,也很会生活,斑斑肯定比跟着我幸福。我有空,就跑到岳母家去跟斑斑玩。大半年后,斑斑成了“少年”狗,身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再不是肉团团的样子,有身架了,修长了。最大的变化,它身上的斑点没有了,彻底成了一条极普通的黄狗。我们这才发现上卖狗人的当了,漂亮的斑斑原来不是花的,只不过是一只普通狗。长大后的斑斑尖嘴猴腮,叫声粗野,简直是一只丑狗了。更麻烦的是,它严重挑食,一般的狗食不吃,宁愿饿着,也不按主人的意思进食。
  
  为了给斑斑做吃的,岳母越来越辛苦,比照料一个孩子还麻烦。
  
  这不,不吃狗食,到外面乱找东西吃,吃出麻烦来了。
  
  二
  
  我推开岳母家的门,斑斑没有像往日那样跑出来摇头晃脑地欢迎我。它静静地卧在客厅中间一只破纸箱里,呈昏迷状。岳母含泪守在旁边,几个小姨侄也站在旁边抽泣着。
  
  “刚抽搐过了,很可怕,每小时要抽搐一次。”岳母用衣角擦着泪,告诉我说。
  
  “快想办法抢救啊。”我跺着脚喊着。
  
  岳母说能想的办法都想过了,鼠药厉害,救不活。
  
  “别折磨它了,让它安静地离去。”岳母抚摸着斑斑,哭出声来。
  
  我蹲在破纸箱边,也用手摸了一下斑斑的身子。还有体温,耳朵还不时颤动一下。
  
  ”小狗千万要挺住啊,你比老鼠强大呢。”我对斑斑说。斑斑听到我的声音,突然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无神地望着我。
  
  儿子在家里吃完饭,也赶来了。吃饭的间隙,他一直在电脑上忙活,在网上求助,让网友帮他救狗。热心的网友纷纷进言,说中了毒的狗,只要没翻白眼,没脱水,就能救活。有经验的网友提供了抢救办法:用稀释的洗衣粉水喂给狗喝,让它呕吐,然后再喂一点葡萄糖,应该能救活。
  
  儿子赶到姥姥家,就是让我们用网友提供的办法救狗的。
  
  我马上调配洗衣粉水,又吩咐儿子到附近医务室买葡萄糖。我抱着斑斑,用一只茶杯慢慢给斑斑喂水。斑斑牙关紧闭,根本不听人使唤,怎么也不能让它张嘴。儿子从医务室回来,递给我两支葡萄糖。我有了灵感,马上让他再到医务室,买了个肌肉注射器。
  
  我拔掉注射器的针头,将洗衣粉水抽入注射器,用没有针头的注射器将洗衣粉水从斑斑的牙缝里推进去。
  
  “爸爸,在动,斑斑在喝。”儿子轻轻抚摸着斑斑的喉咙,高兴地喊道。
  
  喂过洗衣粉水后,我将斑斑重新放进破纸箱里躺下。不一会,斑斑又开始抽搐,伴着抽搐,开始呕吐。抽搐非常剧烈,斑斑从纸箱里一直抽到了地上。
  
  望着斑斑痛苦的样子,我的心情近乎绝望。
  
  抽搐之后,斑斑再一次陷入昏迷。
  
  已经是夜里九点了。我决定将斑斑抱回家去,如果它无法生还,让它死在老主人家里。儿子也希望将狗抱回家,他说:“抱回去后,放我床前,我来照顾它。”